张国清:休谟、康德和现代哲学的日常话语转向

2017-09-12 14:51 来源:《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作者:张国清

 

  内容提要:休谟和康德是两个最有可能被人放置在一起进行相提并论的近代哲学家。休谟完成了 一次重大的近代哲学转向,从形而上学哲学转向日常生活话语,从神圣世界转向世俗世 界。休谟对形而上学的批判,对知识范围的限定,对康德产生了直接影响。康德哲学则 完成了另一次转向:从经验论转向先验论和批判哲学。康德试图证明先验知识的可能性 ,并进而证明形而上学知识的可能性。通过对休谟经验论和康德批判哲学关系的比较, 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英国哲学对整个现代欧洲大陆哲学的关键影响。当代哲学的语言学 转向可以在休谟哲学中找到明确的思想起源。

  关键词:休谟/康德/话语/转向/现代哲学

 

  在现代哲学的讨论中,“转折”、“转向”、“转型”成了一些频繁出现的哲学语词 。在近代哲学中,其实早就存在过数次重要的哲学转向。像培根、洛克、笛卡尔和康德 等人分别扮演了这些转折中的核心角色。但是在这些人物中间,休谟似乎常常被人有意 地抹去。实际上,休谟在近代完成了一次重大的哲学转向:从形而上学哲学转向日常生 活话语,从神圣世界转向世俗世界。但是休谟所揭示的真理经历了两个世纪之后才逐渐 被人们所认同。休谟是一位承上启下的转折性人物,休谟对形而上学的批判,对知识范 围的限定,对康德产生了直接影响。康德哲学则完成了一次从经验论向先验论的转向。 通过对休谟经验论和康德先验论的关系的比较,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英国哲学对于欧洲 大陆哲学的关键影响。在近代和现代西方哲学中,我们可以经常地发现休谟哲学和康德 哲学的影子。但是,我国哲学界大多从消极意义上去评判这些转折的思想史意义或价值 。因此,在今天实有必要重提这些话题,并进而有必要重新评价整个近代哲学史。

  一、休谟怀疑论与治疗性哲学的近代形态

  在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看来,笛卡尔“我思”原则的确立标志着近代哲学的真正开 始(注:黑格尔说:“勒内·笛卡尔事实上是近代哲学真正的创始人,因为近代哲学 是以思维为原则的……思维是一个新的基础……哲学在奔波了一千年之后,现在才回到 这个基础上面。”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四卷,第63页,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黑格尔赋予笛卡尔在近代哲学中的开创者地位以类似于苏格拉底在古希腊哲学中的 地位。这种观点在整个近代哲学界非常具有代表性。后现代主义者后哲学文化观的倡导 者理查·罗蒂对此也给予了认同:“从作为理性的心转向作为内心世界的心的笛卡尔转 变,如果说是摆脱了经院哲学枷锁的骄傲的个人主体的胜利,不如说是确定性寻求对智 慧寻求的胜利。”[1](p.43)显然,笛卡尔哲学引发的是一次哲学理性化和科学化的方 向。从笛卡尔之后,哲学家们探讨着一种严格的理性化、逻辑化、科学化的哲学。“科 学,而非生活,成为哲学的主题,而认识论则成为其中心部分。”[1](p.43)笛卡尔的 “我思”或主体性哲学构成了近代哲学的主题。

  相比之下,与这个近代哲学相对应的休谟哲学,即哲学的非科学化方向、日常生活化 方向,却长期受到了西方哲学家的消极性评价。如黑格尔说休谟经验论是“洛克主义的 完成”,“休谟接受了洛克的经验原则,而把它进一步贯彻到底。休谟抛弃了各种思想 规定的客观性,抛弃了它们的自在自为的存在”[2](p.209)。休谟的怀疑论“在历史上 所受到的重视,有过于它本身的价值。它的历史意义就在于:真正说来,康德哲学是以 它为出发点的”[2](pp.203-204)。列宁也说:“休谟把我的感觉之外是否有什么东西 存在的问题取消了。而这个不可知论的观点注定要动摇于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之间。” [3](p.54)

  我们从上面评论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休谟哲学在黑格尔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有 着不太高的评价。受其影响,在我国哲学界一直有着一种简单化地理解和对待休谟哲学 的倾向。由于休谟与康德之间的“因果关系”,我们对康德哲学也一直存在着不太公允 的评价。这导致我们对一些现代性哲学话语的古典形态存在着重大的误读,使得当代马 克思主义哲学在很大程度上仍然置于现代性哲学话语的对立面上。由于20世纪哲学同休 谟和康德的密切关系,由于日常语言哲学派的兴起而导致的对休谟和康德哲学的重新评 价。尤其是随着现代哲学中的语言学转向,我们看到,对哲学史中一些古典哲学家的思 想重新进行评价的时机已经成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