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静蓉:晚期希腊哲学的伦理价值转换

2017-09-12 14:57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张静蓉

 

  晚期希腊哲学在哲学史上的地位,历来被人们看作是希腊哲学之后没有多少建树无足 轻重的一段学术低谷。但是,新的研究表明,晚期这个界定仅仅是一个时间概念,而不 能等同于学术理论上的低谷,或是希腊哲学达到顶峰之后的一个尾声。这一时期,时间 跨度很大,其间学派林立,代表人物众多,学术思想纷呈,应该予以足够的重视。本文 试图从这一时期伦理思想的变化揭示其所包含的深刻内容和学术价值。

  一

  著名哲学史家文德尔班对于晚期希腊哲学的特点作了这样的概括:“亚里士多德以后 整个时期哲学所继承的伦理学的主要特点更确切地体现在:在这个沿袭前人并无创造力 的时代,形成研究中心的完全是个人伦理学。”(第221页)个人与社会的关系问题,是 伦理学的一个基本命题,也是晚期希腊哲学家不容回避的伦理价值问题。

  古典希腊时期的伦理学侧重于社会,当然,这不是广义上的社会,而是具有特定意义 的城邦国家。这种伦理学要求公民必须为城邦的生存安危而承担应尽的义务。柏拉图和 亚里士多德认为,公民资格是人类品格的顶点。因此,他们着重强调,人的美好生活必 须通过参与国家的生活才能实现。在这个伦理架构中,“人是城邦的动物”(亚里士多 德)。个人只有作为一个政治动物,作为城邦或自治的城市国家中的一分子,才有生命 存在的价值。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在所有的科学中,政治科学是最高的主宰,个人的伦 理价值是从属于政治目标的,伦理中追求的最高的善,必须围绕着政治这一最高主宰和 最有权威的目的而展开。他把每个公民的善的价值根基建立在城邦政治的要求之上,把 忠诚、勇敢、献身于城邦看作是公民美德的标志。因此,可以说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是 一种城邦伦理学、公民伦理学。

  在古希腊,独立于社会的个人概念尚未出现,个人的本质是“在某一个共同体之中” 。在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中,作为个体的人的善取决于个人在城邦中的活动,因为人的 本质只能通过共同体来界定;而在政治学中,城邦的善又只能通过公民的善来实现,因 此,没有独立于城邦而言的个人意识,在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中,只是一种个人服从于社 会的单向度依存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城邦伦理所推崇的公民美德,是泯灭个性的道 德价值,它仅仅以单一的尺度去把握丰富的个人生命意义,为城邦而战,为公共群体而 生活,几乎成了至善的代名词。个人生命所具有的其他方面的价值,则被城邦共同体的 政治利益所遮蔽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