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河宁/孙树平:论责任范畴的伦理内蕴

2017-09-12 15:38 来源:《石油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胡河宁 孙树平

  内容提要:责任普遍存在于一切以人的社会行为为研究对象的人文社会科学之中。任何一种责任范畴的使用,都包含着伦理内蕴。责任范畴随着社会发展及道德主体社会化程度的提高而不断扩展变化。作为道德精神自律的社会表达和实现人类自身价值的手段,责任内涵的多样性和复杂性经常使道德主体产生责任选择上的矛盾和冲突。强化道德主体的责任意识,培养人们的高度责任感是非常重要的现实问题。

  关键词:责任/道德责任/责任意识

 

  责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伦理学范畴。在某种意义上,当我们把伦理学定义为通过社会舆论、人们内心信念的力量来调整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行为规范的总和时,责任范畴就是这些行为规范的灵魂。因为,要求人们按照社会道德规范行事,其实质就是要求人们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职业、家庭、自然的责任。理由很简单,如果一个行为主体与责任分离开来,我们就无法对他的思想和行为作出或善或恶的判定,那么,道德评价的问题也就不复存在。

  一、责任范畴的现实之源

  孟子在谈到人性问题时说,人之所以不同于禽兽就在于人能够做到仁、义、礼、智“四之端”。这四之端是人之为人生而有之的,并在以后的发展中形成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穆勒的功利主义伦理学从相反的方面表述了同样的思想:“功利主义的道德观确认人类有为别人福利而牺牲自己的最大福利的能力”。[1](P18)这些观点实质上是把人的道德能力看成是人天生的本能。把这些观点用在责任上面,就可以推理出人天生具有责任的结论。虽然孟子和穆勒的观点在根本上是错误的,但在这里却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问题,即人的道德能力究竟来自何处?或者说,责任范畴的现实根源到底是什么?

  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人没有天生的道德能力,也没有天生的责任观念。人的道德能力首先来自道德意识,而道德意识的产生又在于人们的经济地位和生产关系。恩格斯指出:“人们自觉地或不自觉地,归根到底总是从他们阶级地位所依据的实际关系中——从他们进行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关系中,吸取自己的道德观念。”[2][P133]这里,恩格斯非常清楚地阐明了人的道德意识与道德能力产生的社会经济动因。他还特别指出,处在社会底层的无产阶级更有着十分高尚的道德能力和崇高的历史责任感。无产阶级不解放全人类就不能最终解放自己,“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3](P262)

  责任是与最终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就是解释人的道德能力和责任意识的历史钥匙。从人类社会看,“德”“福”一致是责任具有道德动力的终极原因。我们并不否认在某些特殊情况下,非道德和不负责任的行为能够给一些人带来某种精神上的愉悦和利益上的满足,但这并不是伦理学意义上的幸福。如前所述,个人利益不能作为评价道德主体行为的社会依据,因为,由个体利益的满足而获得的快感充其量是动物需要的满足,而不是真正的人的幸福。幸福是一种高层次的理性的精神享受,以物欲作为自己追求对象的享乐主义是庸人的“幸福”和人性的丧失。东汉时期刘熙说:“德者,得也,得事宜也”。许慎则说:“德者,外得于人,内得于己”。利己及人,使天下人得益,将自己的幸福融汇于他人幸福之中,并由此而获得自己的价值满足,这就是责任伦理的社会基础。我国北宋政治家范仲淹的“届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等等,都是对崇高责任感的表述,其背后则是巨大精神力量的支撑。马克思在其著名的《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一文中这样说道:“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4](P7)这是对幸福的最深刻的阐述,也就是说在人的社会责任意识及其实现中去理解个人的幸福。

  由人类幸福而导致个人幸福的责任感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力量,这种力量对人的思想、行为的影响不是简单的物质利益能够简单相比的。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革命战争年代有那么多的仁人志士为着理想目标抛头颅、洒热血而在所不惜。人们的这种自我牺牲对于责任者来说不是一种痛苦,相反,是很幸福的事情。其幸福就在于这种牺牲本身已经获得了永恒的价值。这正是责任作为人的道德理性的最为宝贵的方面。

  责任的实现能为他人带来现实利益,责任的实现也就意味着实现了责任者的社会价值,从而,责任者在其责任的实现中获得某种精神上的巨大愉悦和满足。所以说责任者不能从自己身上获得自身价值的确认,要体现责任者的社会价值就必须从责任者之外即从社会关系之中建立某种参照给予解读,即从社会利益角度反观责任者并对之作出价值规定。总之,责任者社会价值的实现是责任范畴永恒的现实之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