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理性的边界

2017-09-12 16:50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作者:周祝红

  Boundary of Scientific Ration

  ZHOU Zhu-hong (School of Humanities,Wuhan University,Wuhan 430072,Hubei,China) ZHOU Zhu-hong(1966-),female,Doctoral candidate,School of Humanities,Wuhan University,majoring in modern philosophy ofscience.

  作者简介:周祝红(1966-),女,湖北武汉人,武汉大学人文科学学院哲学系博士生,主要从事现代科学哲学研究。武汉大学人文科学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2

  内容提要:史蒂芬·霍金被认为是继爱因斯坦之后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他的“奇点证明”和“虚时间假说”是新的世纪之交物理学和宇宙学最重要的成就。奇点预言了时间的起点和终结,那是科学规律失去规定性的地方,而虚时间假说却又否定时空奇点,试图在量子不确定的前提下重新恢复科学预见性,这使得霍金的科学思想极富思辨特质。借助思辨哲学家海德格尔有关“世界”、“时间”、“存在”的思想对霍金思想的思辨特质敞开一种可能的理解或说理解的可能。

  Stephen Hawking is a unique and towering figure in modern physics.His brilliant work on Singularity Theorems and The Imaginary Time Proposal has already guaranteed his reputation among physics and cosmology in the new century.Singularity Theorems predicts that time has a beginning and an end,where the laws of physics bread down.However,Imaginary Time Proposal restores the predictability of science with the uncertainty associated with quantum theory.All of which enables Hawking's scientific ideas to be full of dialectical nature.This paper is going to open a possible understanding or possibility of understanding for the dialectical nature of Hawkingss thinking,by means of the Heidegger's ideas associated with "time","to be",and"the world".

  关 键 词:可能历史/虚时间/人择原理/Possible histories/Imaginary Time/The Anthropic Principle

  史蒂芬·霍金被公认为是继爱因斯坦之后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他最重要的工作是提出了第一个宇宙自足解(无边界假设)及“虚时间”假说。这个假说提出已近20年,但还未得到科学界的普遍承认,而思想自身也有待消化。奇妙的是思辨哲学家海德格尔的思想:使可能的可能性,虚无虚无化,时间时间化,为霍金的自然科学时间假说敞开了一种可能的理解,或说理解的可能。

 

  一、宇宙拥有所有可能的历史

  虚时间是为赋予对时空结构本身的“历史求和”方法以数学意义而定义的,对“历史求和”思想本身意义的理解是理解虚时间的前提。“历史求和”或说“路径积分”是美国伟大物理学家费曼依据量子理论发展的一种新方法。他认为:不能把量子尺度的微观客体想象为一个单独粒子,从A到B经过惟一路径,而必须认为它经过时空中所有可能的路径,一个“粒子”走过某些路径或拥有某些历史比其它的一些更容易,或概率更高,这由每种路径的可能性所决定,可运用量子规则对所有可能性积分算出。

  霍金认为,描写整个宇宙历史的时空结构本身,等价于费曼的“粒子”轨迹。广义相对论方程允许所有不同曲度时空的可能存在,而某些时空结构的可能性比其它的更大,宇宙拥有所有可能的历史。对所有时空结构的历史求和可以预见,我们的宇宙是所有可能宇宙中可能性最大的一种。

  宇宙拥有所有可能的历史,我们的宇宙是最可能的,这极富思辨性的思想让人想到海德格尔对“存在”和“存在者”的区分。存在不是存在者,虽然存在总是存在者的存在。存在者是某种“什么”,是某物,而存在则是括去了存在者的剩余,是“无”。存在自身什么都不是,但它“存在着”、“生存着”,具体的某种存在者是存在的某种可能样式,而存在本身则是使存在者得以可能的根据,是使可能的可能性。若追问“什么也不是”的存在自身的根据是什么?回答是无,虚无。“存在存在着,凭借它作为无之无化。”

  当霍金说,宇宙拥有所有可能历史的时候,这里的“宇宙”已和通常意义上的,我们生存于其中有着地球、太阳系、银河系、河外星系的宇宙相区分了。“宇宙”区分出“我们的宇宙”就如同海德格尔对“存在”和“存在者”的区分一样。“宇宙”不是“我们的宇宙”,不是某个单个的“历史”,不是某种特定时空结构,但“宇宙”又确是“我们的宇宙”,它借着“我们的宇宙”展现自己。同时“宇宙”又是“我们的宇宙”之所以可能的前提,根据和可能性条件,这里的“可能性”必须在“存在之可能”的意义上理解,而非“逻辑的可能性”,通常逻辑的可能性只是可能,它低于现实性和必然性,而“存在之可能”是使……存在,让……存在,是使可能的可能性,“宇宙”使“我们的宇宙”存在,让“我们的宇宙”生成。

  要对“我们的宇宙”性质进行预见,在数学上就要通过对宇宙所有的历史进行历史求和。

  若进一步追问“宇宙”自身何以可能,如何启始,自身的根据是什么?霍金的回签是:“宇宙是自足的”,“宇宙创生于无”,“宇宙的边界条件就是没有边界”,“宇宙是真正的免费午餐”,换言之,宇宙自身为自身设立根据,宇宙自身的根据就是没有根据,它不需要任何外在的启始者,宇宙自身是无,虚无。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