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劲松:可重复性原则及其自然观假定

2017-09-12 16:53 来源:《自然辩证法研究》 作者:蒋劲松

  Pepeatability Principle and Its Dependence upon Supposition of Point of View of Nature

  JIANG Jing-song (Center of Science,Technology and Society in Tsinghua Univer-sity,Beijing 100084,China)

  作者简介:蒋劲松(1965-),江苏张家港人,哲学博士,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讲师,研究方向:后现代科学哲学及科学和宗教关系。清华大学 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北京 100084

  内容提要:本文从科学研究规则对自然观假定的依赖性出发,在对可重复性进行细致深入地研究后,指出可重复性原则并非不证自明的先验原则,其有效性依赖于背后的自然观假定。复杂性科学和后现代科学对可重复性成立的两个条件提出了挑战,揭示了可重复性原则及其自然观假定的相对性和局限性。文章最后揭示了在可重复性原则受限制的情况下如何确定事实的真实性。

  Based the thesis that scientific research rules depend upon suppositions of points of view of nature,after intense invest-igation on Repeatability Principle,the author claimed that Re-peatability Principle is not self-evident a priori Principle,the validity depends upon suppositions of point of view of na-ture.Complexity Science and Postmodern Science have raised ch-allenges to 2 conditions of Repeatability Principle,revealed the relativity of Repeatability Principle and its suppositions,at last the author discussed how can scientists determined the truth of facts beyond the Repeatability Principle.

  关键词:可重复性/科学研究规则/自然观/复杂性科学/后现代科学/repeatability principle/scientific research rules/points of view of nature/postmodern science/complexity science

 

  我们在“略论科学研究规则对自然观假定的依赖性”[1]一文中曾经论证了科学研究规则对自然观假定的依赖性,并具体揭示了主体间性和实验原则对于相关的自然观假定的依赖性,本文将继续探讨可重复性原则对相关自然观假定的依赖性。

  1 什么是可重复性?

  为了保证科学事实的可靠性,防止错误,科学研究强调任何科学事实的认定都必须要遵循可重复性原则。即只有在不同研究者、不同实验室、不同时间和地点都能重复验证的事实,才可以认定为科学事实。这一原则为科学知识的可靠性提供了筛选机制,在反对伪科学方面意义很大。

  按照这一标准,我们发现科学所认定的事实,或者说在科学研究中有意义的事实,只是客观事实或经验事实的一个很小的子集。所谓客观事实,是指在特定时空发生的过程,不管是否为人们所认识。而经验事实是指为人们所经验到的客观事件,不管是否具有可重复性。由于在科学研究活动中,必须是可重复的事实才能认定为科学的事实,这样,科学研究活动才确保了可靠性的同时,也极大地缩小了自己的经验基础。因为,那些由于种种原因难以重复的经验事实会被无情地排斥在科学的门外。

  当然,可重复性从来都只能是相对意义上的,不可能是绝对的。因为绝对意义上说,每一个事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都是不可重复的。但这样对可重复性提出批评似乎是在吹毛求疵,没有意义。其实,科学研究之所以非常重视现象的可重复性,其本质原因是想要通过可重复性来证明相关现象的真实性。所以,在科学研究中如何坚持可重复性的要求是很复杂的,它与我们试图从这一事实中得出什么样的结论,或者如何界定事实的关系很大。就我们现在的浅见,至少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形:①作为某一普遍规律证据的事实,需要高度的可重复性。例如,著名细胞生物学家贝时璋先生宣称虽观察过细胞重建现象,但一直未能予以重复,所以不能认为它是真实的。这一事实的意义在于,它对细胞来源的规律性认识有直接的影响,因此对于这类宣称的可重复性要求是较高的。②作为对某个单一特定事件的描述,不需要也根本不可能要求可重复性。如某一次特定的超新星爆发,就是这类例子。换言之,只有观察条件句(如当条件X被满足时可以观测到Y事件这样形式的语句)才应该满足可重复性要求,而当单纯的观察句(如在时刻T可以观察到Y事件)则不需要。③介乎两者之间的可能性事件,则必须在满足相关条件的情况下多次观察,通过统计计算才有可能证实。

  费耶阿本德认为,任何科学研究规则都不是先验的,都是依赖于自然观假定的。“只有在一个具有某种结构的世界中,我们所使用的标准和我们所推荐的规则才有意义。在一个不呈现该结构的领域中,它们便成为无用的,或开始成为无效的。”[2]我们发现,为了要认识自然世界,我们必须要进行科学研究活动;科学研究活动要遵循一定的规则,而科学研究的规则又必须建立在我们对自然世界基本状况的假定上;而自然观假定又是建立在科学知识基础上的。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在科学研究活动中存在着如图1所示的解释学循环[3]。

  图1 科学研究的解释学循环

  所以,可重复性原则并不是无条件成立的先验原则,它的有效性同样也是建立在相关的自然观假定基础上的。可重复性的要求要想是合理的,必须要满足下列两个条件:①假定自然规律本身是普遍的;②在不同的空间、时间,在初始条件相似的条件下,自然现象的表现是非常相似的。脱离了相关的自然观假定之后,可重复性原则就变成了神秘的、不可理解的事物。卡尔·波普尔曾指出:“我们的因果法则在空间(和时间)中具有普遍性或不变性,也就是断言存在一个结构性的规律——一个似乎从原则上很难以用因果关系解释的共存的规律性,因为它不能用任何因果法则或延续法则来解释。……世界的结构性同质似乎抗拒任何‘深层’的解释:它是一个迷。”[4]因此,应该如何坚持可重复性原则,以及可重复性原则应该受到什么样的限制,都应该根据科学研究的具体情况来决定。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