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技术“价值分裂”的四大根源

2017-09-12 16:54 来源:《科学学研究》 作者:邱惠丽 宋子良

  On four main roots of the value-divorce of technology

  内容提要:技术在现代社会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本文针对技术既行善又作恶这一可称之为“价值分裂”的现象,从多个角度进行了剖析和说明,论述了导致技术“价值分裂”的四大根源,进一步揭示了技术的本质。

  Technology plays an important part in modern society.In view of the phenomenon that technology acts as a two-edge sword in practice which also called the value-divorce of technology,this article analyses and illustrates the phenomenon from many aspects.Four main roots that have lead to the value-divorce of technology are discussed in this paper.At the same time,the article further discloses the nature of technology.

  关 键 词:技术/价值分裂/根源/technology/the value-divorce/root

 

  众所周知,技术给人类带来了福音,同时又带来的灾难。原子核技术给人类提供了能源,却又带来了战争;在人们尽情享受汽车带来的便利时,汽车尾气却造成了环境污染。目前正处于发展阶段的基因技术是为了治疗疾病的,但谁又能保证它不会导致人种的改变呢?面对技术一而再、再而三惊世骇俗的表现,人们不禁会问:用于造福人类的技术为什么又会带来与人类本意相反的结果呢?技术这辆“红十字车”为什么会成为“犯罪”的工具呢?技术本身已经负荷了人类价值,那为什么会出现同一技术既可以被用来行善又可以被用来作恶这样一类可称之为“价值分裂”的现象呢?本文试着对技术“价值分裂”的根源进行了分析。

  1 根源之一:技术所具有的客观性

  所谓技术的客观性主要是指:技术是对一定的自然规律进行运用的结果;一项技术一经产生将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地客观存在着。“技术价值”从字面上看好像仅由技术决定,似乎技术是价值的主宰。然而这种理解是不正确的,因为价值是一个关系范畴,是客体与主体之间相互作用的表现。技术所有的客观性使技术只能作为思维的对象而存在,因此技术在技术价值中只能处于客体地位,技术价值就是技术与主体之间的一种相互关系。技术的这种客体地位就决定了技术在行使其价值功能时的被动性。它不能依靠自身力量来实现其价值,也不能依靠同它一样只具有客观性的其它物体来实现,而只能靠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人来实现。因此技术价值只能相对于人的益处和害处而言,技术脱离主体就不存在任何价值。这就是说技术价值的善恶与技术的价值主体密切相关。这是技术迈向“价值分裂”的第一步。

  其次,由于技术是对一定的自然规律进行运用的结果,所以技术并非某一个人、某一集团、某一时代的专利,而是可以被不同的人、不同的集团、不同时代的人掌握并使用。虽然技术本身已经负荷了人的预期性目的,也就是说技术已经具有了潜在价值,但由于不同的人、不同集团、不同时代人的思维取向不同,使得技术在具体应用的过程中会出现应用价值与潜在价值不吻合,导致技术应用结果的难以预测性,技术因此也就可以按不同人、不同集团的意愿来行善或做恶,从而造成了技术的“价值分裂”。

  第三,由于一项技术一经产生将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地客观存在着,从而使得一项技术对世界的作用具有永久性,也就是说即使技术展现的是恶的价值,也无法改变其行为,更无法终止其行为,只能任其作用于这个世界。如核技术虽然已经被用于战争,但没有哪一个人或哪一个组织能够命令“原子时代的历史过程刹车”。[1]这样就使技术陷入“价值分裂”而不能自拔。

  2 根源之二:技术的非自然性

  虽然技术是以自然物质的存在为基础的,但技术却是在人的预期性目的的指导下创造出来的,因此对技术应用的结果——技术产品,有着与天然自然截然不同的属性,天然自然具有自然性,而技术产品则具有非自然性。天然自然作为各个自然要素有机联系的自然系统,存在着“自发性作用”的规律,它可以通过系统内部的自我调节来保持系统的稳定;在天然自然中,生物和非生物之间通过不断的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而形成相互作用、互相依存的统一整体,从而能够保持系统内部的平衡;天然自然系统中的平衡和稳定在没有外界物体干扰的情况下,可保持一种长久的可循环状态。

  技术产品并非直接来自天然自然,而是人类利用各种手段、工具及原材料进行生产的结果。这种人为的生产行为会带来许多副产品,如废气、废水、废渣等。此外,任何一种技术产品都有一定的使用期限,在技术产品超过它的使用期后也将变为废弃物品。目前,大部分生产者都不能做到对这些废水、废气、废弃物品的回收和处理。生产者根据私人利益最大的原则将这些废弃物品随意排放到空气、土壤、河流中。这些废弃物品本身含有天然自然所不能吸收的有毒物质,即使有些物质天然自然能够吸收,但由于其数量大大超出天然自然自我调节所能承受的极限,仍然会形成这些物质的堆积。日积月累,这些毒物和堆积物会对天然自然构成极大的威胁,并可能破坏天然自然的平衡。如:1930年12月1日至5日,比利时马斯河谷工业区排出的有毒气体在近地层积累,无法及时向外排放,造成大气中二氧化硫浓度高达25-100mg/m[3],致使一周内60多人死亡,很多家畜也未能幸免;再如:1953年到1956年,日本水俣市排放的含甲基汞的工业废水使河水受到污染,致使河鱼中毒,猫食后变疯往水里跳,人食鱼亦中毒,中毒者达283人,死亡67人。诸如此类状况,雷彻尔·卡逊在《寂静的春天》一书中早就提出了警告,卡逊认为造成春天“寂静”的主要原因就是自然环境受到了可怕的污染,尤其是以化学药品带来的污染最为严重,它的出现使千百年来所形成的人与环境之间的和谐状态被打破了。这些触目惊心的事实正是因技术的非自然性所导致的技术的“价值分裂”。

  此外,人工自然系统虽然构成复杂,但结构单一,使其不再具有天然自然系统中那种复杂的、网状的能量和物质的流动途径,也不再具有天然自然系统生物圈内生物与非生物之间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的关系。在人工自然系统中能量和物质的流动途径呈线状,社会的各级组织与技术系统之间的形成单向依赖关系,且随着技术的发展,这种依赖关系日益加强。人工自然系统内部各要素之间的这种简单关系使得系统内部的调节能力降低,不利于保持整个系统的稳定。如果系统的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无法通过其它环节的调节加以抵消,只能顺着单向化的线性关系引起连锁反应,从而使系统处于瘫痪。最为典型的人工自然系统要数现代城市的出现。在城市系统中,电脑网络系统、电力输送网、自来水中央供应系统、交通通信系统及天然气输送管道等系统是现代城市的生命线。这些系统一旦出现问题,将关系到城市的“生命”,其中每一个系统出现故障都可能毁灭技术所创造的人工自然。这种人类不愿意看到的“价值分裂”却是技术产品所构建的人工自然系统必然会产生的,其深层原因正是技术的非自然性特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