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边缘城市主义"到"新城市主义":价值理性的回归与启示

2017-09-12 16:55 来源:《科学技术与辩证法》 作者:吴林海 刘荣增

  内容提要:文章以美国在城市开发建设中1980年代的“边缘城市主义”到1990年代的“新城市主义”转变为出发点,从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角度探讨了其转变的哲学理念,揭示了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提倡人本思想的重要性。

  关键词:边缘城市主义/新城市主义/价值理性/启示

 

  近代欧洲资本主义文明的一切发展成果都是理性主义的产物,只有理性的行为和社会组织才能够产生理性的实证自然科学,也才能够产生理性的法律,以科层制为核心的社会管理体制和理性的社会劳动组织形式[1]。理性主义是近代哲学的起点,是近代科学(尤其是自然科学)形成和发展的基石,城市规划能够从传统的、注重直觉和理念的思想转变为对现代科学和现实的关注,其关键就在于在规划过程中对理性思想的发挥(如《雅典宪章》中所贯穿的理性主义思维模式)。因此,有人曾认为规划可以定义为理性活动产生的理性产品,理性和规划甚至是等同的[2]。但是,在19世纪下半期至20世纪上半期,欧洲社会思潮出现了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欧洲传统的理性主义遭遇了前所未遇的深刻危机,非理性主义思潮迅速兴起,表达了人们在物质文明迅速发展的同时要求关注个体命运和人类内心生活的强烈愿望。有人反而认为规划产生的最大过失在于理性[3]。追其根源,主要是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发生了背离,出现了“工具理性而价值非理性”或“形式理性而实质非理性”的局面。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美国城市的发展经历了由“边缘城市主义”向“新城市主义”的转变,从哲学理念上实现了由工具理性向价值理性的新一轮回归,充分展现了在经济高度发达、技术日益先进的今天,人们对可持续发展和以人为本思想的追求。

  一 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涵义

  关于理性的解释,各种哲学流派有不同的理解[4],但大多数哲学家均认同理性概念有两层涵义,不同的哲学流派给予了不同的名称,如康德哲学中的主观理性与客观理性;韦伯的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或形式理性与实质理性;伽达默尔的方法理性与实践理性;贝尔的价值理性与功能(目的)理性;法兰克福学派除了主观理性与客观理性这一称谓外,像哈贝马斯也将其称之为工具理性与交往理性。[5]

  所谓工具理性,亦称主观理性,它是以工具的、主观的意识来理解的理性。著名哲学家霍克海默是这样界定主观理性的:主观理性“本质上关心的是手段和目的,关心为实现那些多少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或显然自明的目的手段的适用性,但它却很少关心目的本身是否合理的问题。”[6]这就是说,主观理性是一种被限制于对工具而非目的的领域的理性,它追求知识、追求工具的效率和对各种行动方案的正确选择。

  所谓价值理性,又称客观理性,是一种更为本质的、综合的理性,在康德哲学中被直接称为“理性”。对于这种理性概念,霍克海默这样定义:客观理性指的是“一个包括人和他的目的在内的所有存在的综合系统或等级观念,人类生活的理性程度由其与这一整体的和谐所决定。正是它的客观结构,而不是人和他目的,是个体思想和行为的量尺。……在这里关键的是目的而不是手段”。[7]客观理性关心的是事物之“自在”而不是事物之“为我”,它要说明的是那些无条件的、绝对的规则而不是那些假设性的规则。因此,客观理性是一种涉及到终极关怀的理性。

  长期以来,对物质财富的追求更多地体现了人们对工具理性的追求,工具理性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外部世界的控制上,人类驾驭自然界的能力空前发展起来,工具理性在给人类带来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新的困惑,体现人类生存和发展需要的非功利性、非实用性、非工具性和非技术性方面的另一维度受到了忽视和排斥。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实证主义思潮的泛滥,工具理性得到了高度发挥。正义、平等、幸福、忍耐等所有先前几个世纪以来被认为是理性所固有的概念都失去了它的知识根源。价值理性由工具理性所遮盖,显得黯然失色。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