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玉树:从激情走向理性

——全球化过程中的自然辩证法学科建设

2017-09-13 09:34 来源:《科学技术与辩证法》 作者:贾玉树

  作者简介:贾玉树(1963-),男,山西洪洞人,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理事,主要从事科学技术哲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械工程学院政治教研室,河北 石家庄 050003

  内容提要:本文以全球化作为背景从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对重建自然辩证法学科体系的若干原则问题以及自然辩证法的核心课程、学术规范、学术队伍和学术流派等问题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论述,对当前自然辩证法领域中存在的非哲学、反科学和无文化状况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关键词:自然辩证法/学科建设/核心课程/科学文化

  原发信息:《科学技术与辩证法》2002年第03期

 

  中国的自然辩证法事业诞生在革命战争的年代里,历经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岁月,经历过巨大的繁荣与辉煌。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全球化进程的加快,社会生活的理性化程度越来越高,自然辩证法也逐渐逝去它昔日的光环开始变得萧条和冷落。这既是一种严酷的挑战,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它迫使我们不得不冷静地思考自然辩证法作为一门学科本身的建设和发展问题,从而可以为这一学科在未来全球化和市场化的环境中迎来真正的学术繁荣和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自然辩证法的学科建设应当是中国自然辩证法事业从激情走向理性这一历史过程面向未来的逻辑体现。

  1 以四项原则重构学科体系

  第一,我们必须明确自然辩证法的哲学属性,从而可以使人们集中精力在哲学的抽象层面上进行学科建设,也就是说,我们应当把自然辩证法作为一门哲学学科来建设。自从自然辩证法来到这个世界,它就一直处在发散、膨胀和繁荣之中。这种发散,从学科建设的角度看,主要表现为它的学科生长点很多。自然辩证法既可以在哲学的层面上生长,也可以在科学的层面上生长,还可以在史学的层面上生长,甚至在社会学、经济学和管理学等社会科学层面上,也都能够找到它的生长点。因此,人多势众,到处伸手,表面似乎非常繁荣。然而,就在这种“繁荣”的背后,同时也内在地潜伏着深刻的危机。由于这些在不同生长点上成长起来的众多理论缺乏一些共同的思想基础、学术规范和学术共同体,彼此松散以至互不相关的自然辩证法学者就随时都有可能脱离自然辩证法群体,倘若从他们实际从事的学科专业来看,许多人在事实上早已远离自然辩证法另立门户了。中国的自然辩证法队伍是一个具有相当高综合素质的社会群体,然而在学术圈中,我们所到之处又总是倍受歧视,哲学家认为我们不懂哲学,科学家认为我们不懂科学,史学家认为我们不懂史学,社会学家则认为我们不懂社会学等,原因就是由于我们没有自己的学术家园,正如同历史上那些到处流浪的犹太人没有自己的民族国家一样。现在我们必须重申把自然辩证法收敛到哲学的百花园中,并运用哲学的抽象思维来建设自己的学术家园,原因一方面自然是由于自然辩证法本来就属于哲学,既然我们所拿的是哲学学位,理应学会哲学的理论思维;不过这里更为重要的一方面则是由于,只有从哲学的层面上提高我们的理论思维,才能使我们真正地统揽“自然”,更为全面、更加深入地理解和掌握自然辩证法,进而更好地服务于人与社会。

  第二,我们必须在现代科学的基础上建设自然辩证法,或者说我们必须以现代科学作为蓝本来建设自然辩证法。这是自然辩证法这一理论和学科的内在要求。现代西方科学哲学的发展揭示出了科学理论中的形而上学因素,从而为自然哲学的复兴提供了理论上的可能性,不过它只能说是现代哲学对实证主义僵硬理论框架的思想突破和超越,并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根据能够使它完全独立于现代科学的现实。哲学确实具有一种不同于科学的具体性和有限性的抽象性和无限性思维,然而它也绝不会是一种超脱时空的“神”的思维。作为一种现实的人的思维,任何时代的哲学都是在当时所积累起来的背景知识中建构起来的。现代科学既然已经积累了为历史上任何时候都不可比拟的广博知识,现代哲学也就不能不直接或间接地面对这些知识。它应当面向外延世界,沿着类似柯日布斯基所提供的抽象梯级,总结和概括近现代科学所取得的全部成果,理性地建构实在世界。不过在这里应当说明的是,以科学作为蓝本决不意味着我们只能让哲学跟在科学的后面亦步亦趋而阻挠它去超越科学,思辨的自然哲学既然被证明是可能的,那么超越科学也就是必然的。不过为了能够确保这种超越最终不至于走向玄学和神秘主义,强调以科学作为边界条件应当是必不可少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