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珏:新自由主义批判的两个路径

2017-09-13 09:37 来源:《东岳论丛》 作者:方珏

  Two Approaches to Neo-Liberalism Criticism

  作者简介:方珏(1979- ),女,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哲学系副教授。湖北 武汉 430073

  内容提要:新自由主义业已成为国内理论界的关键词之一,不同立场的学者常为之争论。通过对新自由主义的语源学考察,论文立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立场,在厘清新自由主义的人类学政治经济学批判路径与意识形态批判路径之后,认为超越新自由主义的可能因素在于:价值领域内,应强调平等原则是衡量一切真正自由社会的中心准则;所有制问题上,应扬弃私有制;政治领域内,应实现真正的民主制。

  关键词:新自由主义/人类学政治经济学批判/意识形态批判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英国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阶级理论研究”(12CZX005)的阶段性成果,并受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

  原发信息:《东岳论丛》第20175期

 

  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撒切尔主义(Thatcherism)的兴起,作为一种经济自由主义的复兴形式,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迅速在西方世界中占据了主流话语权。在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新自由主义也开始传播开来,尤其是随着新自由主义的思想领袖哈耶克的著作的大量出版,新自由主义的相关性研究也成了国内理论界的一个热点。可以说,新自由主义这一概念已经成为政治学、经济学、社会理论与哲学研究中的关键词之一,而理论界在这一问题上也始终存在着两大针锋相对的立场,要么为之辩护要么提出批评。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能够更加充分地质疑、反思与批判新自由主义的契机。

   一、新自由主义的语源学考察①

  毋庸置疑,当我们在讨论新自由主义问题之时,首先需要注意的是对这一外来概念进行厘清,因为英文中的New Liberalism和Neoliberalism均被译为“新自由主义”,而二者的内涵有着明显的差异。那么,何谓作为Neoliberalism的新自由主义?

  首先,从语词辨析的角度看,作为英文前缀的“neo”虽可被直译为“新”,但此“新”中更多含有“复制、模仿先前事物”之意,如西方哲学中的“新柏拉图主义”、“新康德主义”等的英文概念中都以“neo”加以修饰,以表对“柏拉图主义”、“康德主义”等的“复归与复兴”。在这一意义上,作为Neoliberalism的新自由主义可以说是对以洛克与亚当·斯密等为代表的古典自由主义的“回归与复兴”。

  其次,从语词定义的角度来看,以一种描述性方式来定义作为Neoliberalism的新自由主义,其主要指的是肇始于上世纪70年代且逐渐在80年代获得主导权的一种政治-经济哲学,即“一种政治经济实践的理论,即认为通过在一个制度框架内——此框架内的特点是稳固的个人财产权、自由市场、自由贸易——释放企业的自由和技能,能够最大程度地促进人的幸福。国家的角色是创造并维持一种适合于此类实践的制度框架”②。可见,这种新自由主义明确反对政府对经济的直接干涉,强调通过鼓励自由市场与自由贸易的方式取得社会进步,因此可被视为人们所理解的19世纪古典自由主义的现代版。

  进而,从理论的承继关系上看,作为Neoliberalism的新自由主义主要“回归与复兴”了古典自由主义中的“消极(否定)自由”概念。

  众所周知,经由洛克、孟德斯鸠、亚当·斯密等思想家所开创的西方古典自由主义思想首先阐述的公民自由,简言之是指社会中的每个个体有免于受到国家限制或约束的自由,在消极(否定)自由的意义上近似于以赛亚·柏林的“免于……的自由”。这一观念最早经由洛克提出,他认为,每个个体与生俱来拥有不容他人剥夺或侵害的三大权利,即“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进而为自由主义的两大基本原则——经济自由和信仰自由——奠定了基础;同时在洛克那里,国家(政府)的消极地位在逻辑上的确立恰恰是通过从自然状态中推导出社会契约理论而获得的。随后,亚当·斯密等古典经济学家们则通过倡导“自由放任主义”进一步发展了洛克的自由观,他们普遍推崇一个自由的经济社会,认为这个社会是由充分享有自由的理性经济人所构成,在其中自由市场对资源的合理有效地自动调节与配置将通过一只“看不见的手”来进行,由此使得社会资源各得其所,效率得以最大化;这样的一个社会并没有为国家(政府)留下太多空间。可见,自由放任主义将上述的消极(否定)自由原则贯彻到底,并将追求自身利益的利己主义与以平等为中心的利他主义很好地结合了起来。但是,看似自洽的古典自由主义理论却导致了诸多的社会问题,如:他们所大力倡导的消极(否定)自由根本无力解决大多数社会成员贫困的生存境遇;不健全规则下的自由放任直接导致的是贫富的两极分化和社会的危机与动荡。因而,古典自由主义便又遭到了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以及源自其内部、且以倡导积极(肯定)自由与福利国家为主旨的新自由主义(New Liberalism)③的批判。

  可是问题在于,尽管作为New Liberalism的新自由主义反对古典自由主义对自由的狭隘理解与消极解释,进而强调充分发展自身潜力的积极自由,并由此倡导“积极的”自由与责任型政府,主张国家对市场的干预与调控、对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和对社会正义的保障,然而它除了在一定程度上对自由资本主义所固有的负面效应有所纾解、并力图避免陷入苏俄社会主义由于实行指令性计划经济而产生的诸多弊端之外,在实践中却也蕴藏着极大的风险——它因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所引发的民主政治可能“通往奴役之路”抑或“走向极权主义”。与此同时,福利社会中拉平④的平等主义倾向不可避免地在一定程度上纵容甚至鼓励了懒惰,无法很好地处理效率与公平之间的关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