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福:主词与谓词的辩证

 ——马克思哲学的逻辑基础探察

2017-09-30 17:06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徐长福

The Dialectics of Subject and Predicate:Exploring the Logical Foundation of Marx's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徐长福,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哲学系暨实践哲学研究中心。

  内容提要:主词和谓词在逻辑上是构成判断的最基本要素,而在本体论和认识论上对它们如何定位,则成为产生不同哲学派别的逻辑端绪。西方哲学的每一次重大变革无不肇始于对主谓关系的重新理解,就此而言,一部西方哲学史仿佛就是主词与谓词的辩证历程。马克思的哲学变革也不例外,他正是通过批判黑格尔和青年黑格尔派的主谓颠倒,并建立起自己的主谓辩证法,才为他的哲学和整个思想打下逻辑基础的。可是,自从马克思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以来,170年间,他的这一思想几乎湮没无闻。后世的马克思主义都以恩格斯和列宁的辩证逻辑作为逻辑基础。不过,他们二人都未曾论述过主谓关系这种原本的逻辑问题。因此,将马克思的主谓辩证法发掘出来,对于重新理解马克思本人的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主词/谓词/逻辑/主谓辩证法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3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的语言转向研究”(编号13AZX003)和2013年广东省高层次人才项目“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西(方)实践哲学的比较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京)2017年第20175期

 

  一、主谓辩证法:马克思哲学的逻辑基础

  本文所谓马克思哲学,是指由马克思著作文本所直接表述出来的那些哲学思想。作为一个整体,它一方面有别于恩格斯的哲学,尽管它们之间因有两人若干合著文本而存在难以分割的交集;另一方面有别于后世各种冠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之名的诠释性体系。不管人们在这些划分上有多少分歧,马克思本人的哲学始终是任何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源,这是不应该有疑问的。

  关于这个意义的马克思哲学,从文本到义理,中外学界已研究得很全面、很细致了,取得的成果也极为丰硕。但令人惊讶的是,在马克思早期著作中,却有一个持续出现近四年的话题以及相关思想被学界集体忽略了,那就是关于主词与谓词的关系(以下简称“主谓关系”)问题。马克思对该问题的正式探讨开始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写于1843年3月中至9月底,首次发表于1927年),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写于1844年5月底、6月初至8月,首次全文发表于1932年)、《神圣家族》(跟恩格斯合著,章节分开署名,写于1844年9月至11月,发表于1845年)和《德意志意识形态》(跟恩格斯合著,写于1845年至1846年,首次全文发表于1932年)中都有展开的论述。所有这些探讨和论述不论从篇幅上看还是从时间跨度上看都是十分显著的,按理不该不被注意到。

  马克思关于主谓关系的思想可以根据“主词”和“谓词”这对关键词简称为“主谓辩证法”,这是他的哲学的逻辑基础。这一基础直接支撑着马克思的方法体系,特别是他的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方法体系。马克思在50岁时曾告诉狄慈根(也译狄芝根):他要写《辩证法》,把辩证法的真正规律从黑格尔的神秘形式中解放出来。(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第535页)由于该著作并没有写出来,因而马克思的辩证法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不得而知。本文所要表达的观点是:不论马克思的辩证法包含哪些具体内容,它首先是指马克思的方法体系,而主谓辩证法则是该体系的逻辑基础,进而是马克思的整个哲学的逻辑基础。

  不仅如此,马克思的主谓辩证法也是他的哲学跟西方哲学史上的主流哲学在基础理论上相衔接的地方。在西方哲学史上,亚里士多德最早把主词和谓词的关系跟实体与偶性的关系、个别与一般的关系以及感性与理性的关系平行和对应起来,并且总是从主词和谓词的关系去理解其他各种关系,从而赋予了他的哲学体系以清楚的逻辑基础。自那以后,西方哲学的每次重大变革无不从逻辑基础开始,培根的归纳逻辑之于经验主义哲学、康德的先验逻辑之于批判哲学、黑格尔的思辨逻辑之于辩证法体系、胡塞尔的逻辑研究之于现象学、弗雷格和罗素的数理逻辑之于分析哲学都是如此。而逻辑基础的变革首先碰到的就是主谓关系问题。从哲学史的一般情况来看,作为跟前述人物可以比肩的哲学大家,马克思探讨过主谓关系问题是毫不奇怪的,相反,如果他对哲学传统进行了那么重大的改造却在主谓关系上无所作为,反倒是奇怪的事情。

  然而,事实上,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自从马克思不再谈论这一话题以来,也就是170年来,主谓关系几乎没有被实质性地触及过。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正是在这个时期,特别是19世纪末以来,西方哲学围绕主谓关系在语言逻辑层面发生了最深刻的革命,导致了语言的转向。这种情况下,基于完备的马克思的著作文本,重新探察马克思哲学的逻辑基础,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