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光:藏族哲学文献亟待整理与研究

2017-09-18 11: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元光

  全国各民族和谐相处、团结奋斗、共同发展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工作。加强藏族哲学文献的整理与研究,对增进各族人民的心灵沟通与相互理解,维护社会稳定无疑有积极意义。

  在藏族社会漫长的历史发展中,藏民族智慧的创造和世世代代的历史积淀,已形成丰富的哲学思想,但长期以来藏族文献资料整理与研究主要集中于宗教、历史与文学,哲学思想较少受到关注。2007年由西南民族大学主编的国内第一部藏族哲学文献资料集《藏传佛教哲学思想资料辑要》,第一次分门别类对藏传佛教哲学思想资料进行了选编。

  国外一些学者对藏传佛教哲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取得了令人关注的研究成果。如美国学者特曼翻译出版了宗喀巴的《辩了不了义善说藏论》(英译本《西藏中观哲学》)、雷兴(F. D. Lessing)与韦曼的《密学启蒙》、韦曼的《佛教怛特罗:印度—西藏密教释义》、布洛菲尔德的《西藏佛教密宗》、萨耶的《印度—西藏的佛教密宗》等;北美学术圈的藏族哲学研究十分活跃,研究方法多元,研究领域较为全面,涉及中观、唯识、因明等方面的哲学思想,涌现了贡特、韦曼、特曼、霍普金斯、洛佩兹等一批学者。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整个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文献整理与研究的兴起,藏族哲学文献整理与研究也越来越受重视,但总体上,仍存在四个主要问题:第一,现有的藏族文献整理大多是从历史、宗教、文学等视角展开。与之相比,从哲学层面发掘、翻译、整理藏族传统文献相对不足。第二,藏族哲学文献整理研究缺乏完整性和系统性。第三,已有的文献资料集较少对文献进行条分缕析的阐释,大多是将文献和盘托出,未作注释和说明。第四,大量内含于藏文甚至古藏文中的哲学文献尚未翻译整理。

  目前,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启的少数民族哲学研究正处于大发展时期,而藏族哲学文献整理(翻译)的落后制约其研究,与当今少数民族哲学研究的大势不协调。加强对藏族哲学文献的整理与研究有助于推动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思想特别是藏族哲学思想研究的进一步发展。

  《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加强对优秀传统文化思想价值的挖掘和阐发,维护民族文化基本元素,使优秀传统文化成为新时代鼓舞人民前进的精神力量”。加强对藏族哲学文献的整理与研究符合国家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战略的需要。

  藏族哲学是藏民族精神文化的精华,包括藏族原始神话哲学、苯教哲学、藏传佛教哲学、世俗伦理学、因明哲学等,是中华民族哲学思想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华民族哲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加强对藏族哲学文献的整理研究,有助于厘清藏民族的理论思维方式和发展逻辑。

  藏族丰富的哲学智慧既记录在各种文献及金石铭刻中,也蕴藏在民间口头传说中;即便是记载于文献及金石铭刻中的哲学思想,由于其以梵文、古藏文、藏文的形式出现,需要进行翻译才便于学者研究。同时藏族哲学思想分散于各种文献之中,被宗教神秘主义所掩盖,需要对其进行分析、研判、整理,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科学的史料体系。

  全国各民族和谐相处、团结奋斗、共同发展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工作。加强藏族哲学文献的整理与研究,对增进各族人民的心灵沟通与相互理解,维护社会稳定无疑有积极意义。

  (作者单位: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