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清:方以智“寓通几于质测”

2017-09-18 11: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陶清

  方以智是明清时期重要哲学家。近年来,方以智哲学思想研究呈方兴未艾之势,但由于原始研究资料的匮乏而未能总览全体而究其根本。笔者认为, 被研究者忽略乃至无视的“圆∴”和“主阳”正是方以智哲学思想的特质、理论范式和致思趋向。

  “圆∴”是方以智自创拟制的、以表征他理解和把握宇宙人生问题的理论范式。他说:“圆∴ 三点,举一明三,即是两端用中,一以贯之。盖千万不出于奇偶之二者,而奇一偶二,即参两之原也。”“∴”字音伊,是梵语中五十个字母之一,方以智借用这一梵文字母且运用易象数学方法,表征事物和现象运动变化的根本原因和普遍规律。“∴”字的上一点,表征统一体,即内涵有相对相关和相互作用着的两个方面同处于相对静止状态时的“本体”;“∴”字的下两点,表征一切事物和现象无不是由相对相关的两方面构成,并且由于相对相关两方面的相互作用而处于永恒的运动变化过程中。由于相对相关且相互作用着的两方面的矛盾运动,既决定了同处于相对静止状态的统一体必然分裂为相对相关的两个方面,又决定了相对相关两方面的相互作用必然形成新的统一体。因此,宇宙间的一切事物和现象包括人生的生死轮回也是一种恒久动变、循环往复的运动变化过程,即“圆∴”(“∴”处于运动状态就是“圆”);而且,由于“∴”动即“圆”、“圆”因“∴”而动,因此“圆”与“∴”同样构成相对相关且相互作用着的两方面。就此而言,“圆∴”是方以智理解和把握宇宙人生的理论范式。但需要指出的是,这还不是方以智创制“圆∴”范式的主要目的;在他看来,“宙轮宇中”即空间在时间中的永恒运动,既非“主宰之帝”即作为“造物主”的“上帝”所为,那么,人就应当在身处永恒的运动变化过程中适时捕捉和反身取征宇宙人生运动变化的征兆和契机,从而理解和把握宇宙人生自己运动的原因和规律,主宰自身的前途和命运。因此,在事物和现象运动变化的源始和端点,捕捉和取征循环往复恒久运动的契机和纽结,察觉和把握变易转化的征兆和枢机(即“征几”),才是方以智以“圆∴”理解和把握宇宙人生的真实目的。

  以“圆∴”理论思维范式理解和把握宇宙人生,可知矛盾双方的相互对立只是现象,统一才是事物和现象矛盾运动的本质,因为即使是极端相反的矛盾双方原本也都是处于同一本原的。本原的同一性,既决定了统一体必然分裂为矛盾着的两方面;又决定了矛盾着的两方面必然形成新的统一体,而不可能永远处于非此即彼的对立状态。哲学本体论意义上的“合二而一”乃至“一分为二”,在人的生活世界中必然呈现为作为普遍价值理念的“和”并形构统领人生实践的智慧和方法,这对于正确理解和合理处理人与自然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推动事物和现象运动变化的内在相互作用着的矛盾两方面的作用和地位不同,有主动被动、主要次要之别,其本质特征即“主阳”。这是方以智依据经验科学即“质测之学”,推测发生学意义上的宇宙初始运动状态和过程后所得出的结论。“主阳”不仅表明“真阳之元气”在“气”的运动变化过程中生成宇宙间万事万物的主动和主导地位和作用,也是宇宙间万事万物内在矛盾运动形成新的统一体的主要形式。因此,“主阳”是宇宙间万事万物运动变化的根本原因和普遍规律,是道德规范、伦理准则、社会秩序的依据和法则。

  用“圆∴”理论思维范式理解和把握宇宙人生的运动变化即“征几”;以“质测”即经验科学捕捉和揭示宇宙变化的契机和征兆即“主阳”;由作为宇宙间事物和现象运动变化的根本原因和普遍规律的“主阳”推而至于生活世界和人生实际即“通几”。在方以智看来,只有“通几不坏质测”、“质测即藏通几”,才能以实现和确证自然为类的人立法—人为自然立法—人为人立法而抵达“天人合一”的境界和归宿。

  以“主阳”为根本依据和普遍法则的“以前民用”、以“圆∴”为理论思维范式而“知来”“藏往”,不仅表明方以智力图以自然科学来建构哲学,而且也表明他试图以普遍法则为现实政治提供合法性依据。

  (作者单位: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