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德中:启蒙方案、透明性与道德生活

2017-09-21 17:32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陈德中

  摘  要:现代哲学家提出,人类道德与政治生活(以及相应的规范)应该能够经受人类理性的检测,即需要满足一种“透明性条件”。这一要求本身承诺了一种理性主义的启蒙价值。该承诺的三种不同版本将实践规范的形成与“理性而自主的个人”联系到了一起。威廉姆斯系统地批评了这三种版本,提出了“启蒙的理智不可逆性”及“实践的优先性”命题,因而在理智层面上将一个“无须理由的世界”展露在了我们面前。沿着威廉姆斯的进路,我们主张,人类的道德与政治无法完全满足“透明性”要求,部分地接受“非透明性”并不荒谬。>>收起

  【作  者】陈德中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期  刊】《哲学研究》 2017年第5期109-117,共9页

  【关 键 词】启蒙方案 透明性条件 理智发动 实践优先 无须理由的世界

 

  一、作为启蒙价值的“透明性条件”

  近代以来两个大的道德哲学传统,即以康德为代表的义务论传统和以边沁、密尔为代表的功利主义传统,均强烈主张人类的道德生活与政治生活(以及相应的道德规范与政治规范)需要满足“透明性要求”或“公共性要求”。在当代,这一要求被罗尔斯表达为道德与政治生活需要满足的“公共性条件(publicity condition)”,而被科斯嘉等表达为“透明性条件(transparency condition)”。罗尔斯认为,“公共性”概念对于正义观念来说是一个约束条件,对于政治权力的运行来说也是一个约束条件。(cf.Rawls;另见罗尔斯)它承诺了政治对于其所治理之下的公民的开放性。一般认为,这一开放性要求体现的正是一种“透明性”。科斯嘉则提出,一个成功的“规范性” 问题的答案,需要满足“透明性条件”。(Korsgaard,1996,P.17)简而言之,它们都需要满足一种可公共接受的理性检测。

  两种表达在诉求目标上完全一致,即都认为现代道德与政治活动及规范必须满足可公共说明或可公共辩护这样一个基本要求。无法通过“公共性检测”或“透明性检测”的道德规范与政治规范被认为是无法接受的,或者说是不道德的。这是现代道德哲学的一个刚性主张,这一主张蕴涵了一种启蒙理想,即认为通过启蒙和理智发动,就能够达到人人都可实现的理性能动性。不过两者的基本含义和应用范围有所不同: “公共性” 是对人类道德生活和政治生活的积极要求, “透明性” 则是对相应领域的消极要求。“公共性”是说,人类道德生活与政治生活要求所有人公开地积极参与,并要求依据公共参与者的共同努力来构建相应的道德规则与政治规则。“透明性”则以一种消极审视的视角,主张公共生活即便不是所有人公开的积极参与的结果,起码也要满足最终所达成规则的理由可说明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