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鹏:理论逻辑与问题意识:马克思的国家观革命

2017-09-22 10:07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张学鹏

  摘  要:黑格尔在批判地继承了契约主义与古典经济学思想的基础上,认为只有代表特殊利益的市民社会上升为代表普遍利益的政治国家才能克服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之间的矛盾。早期马克思停留在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二元分离的语境中,并借用费尔巴哈的思想提出了对黑格尔方案的批判,但仍没有找到解决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分裂的现实道路。新唯物主义的历史观所揭示的“政治国家复归于社会”的思想从根本上解决了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分裂的难题,实现了国家观的革命。

  【作  者】张学鹏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期  刊】《哲学动态》 2017年第4期

  【关 键 词】马克思国家观 黑格尔国家观 市民社会 政治国家

 

  一种既有的观点认为,从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与马克思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来着手分析马克思的国家观革命,马克思在市民社会与国家关系问题上实现了对黑格尔的颠倒;马克思认识到市民社会是国家的真正根基,这为唯物史观的建立打下了坚实基础。我们认为,若继续沿着这个思路去研究马克思的国家观革命,是对马克思国家理论的简单化处理,它严重遮蔽了马克思国家观革命的理论逻辑和问题意识。深人地研究国家观的历史嬗变与共同体发展的历史逻辑就会发现,马克思的国家观革命并不仅仅是通过批判黑格尔国家观所实现的对市民社会与国家关系的颠倒。严格说来,黑格尔并不构成马克思国家观革命的全部理论前提,应当承认马克思有着更深远的眼光和更宽阔的视野。马克思与黑格尔都看到了近代以来“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的分离”这一历史发展表现出来的必然性。面对共同的历史问题,黑格尔与马克思开出了各自的“药方”。马克思并不满意黑格尔的“国家决定市民社会” 的方案,因而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从根本上超越了黑格尔。那么,在马克思国家观革命的理论视野中,黑格尔国家观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黑格尔所坚持的“国家决定市民社会” 的解决方案的根本缺陷是什么?马克思是如何扬弃并超越黑格尔从而实现国家观革命的?这些问题的解答都需要更为深远的历史追问和更为开阔的历史视野。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