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雨辰: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三原则

2017-09-26 09: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雨辰

  由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是在研究和把握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内在逻辑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效应史,这就决定了能否准确把握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历史和理论逻辑,是科学开展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的前提和基础。

  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是指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历史、理论问题、理论和实践效应的研究。因此,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与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是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的领域。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的科学开展须坚持如下三个原则。

  准确把握内在逻辑

  由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是在研究和把握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内在逻辑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效应史,这就决定了能否准确把握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历史和理论逻辑,是科学开展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的前提和基础。

  我国这一领域的研究者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至今已有30余年,虽然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观点已较熟悉,但是还很难说真正把握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内在逻辑。

  所谓非历史主义的资料评介法主要包含两层含义:其一,脱离西方马克思主义所处的社会历史条件和哲学文化传统,不去追寻时代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提出了什么问题,理论家是如何回答这些问题的,以及在回答这些问题的过程中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又提出了什么样的理论问题,仅限于了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具体理论观点,而不能真正理解和把握其理论运思的内在逻辑。其二,非历史主义地看待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思想发展不同阶段的差异性,简单地把理论家在不同阶段的思想看作是同质的,无法从总体上把握理论家思想的特征与性质。实际上,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思想发展的不同阶段,其理论观点和价值取向存在很大差异,只有承认这种差异,找到支配其理论思维的“总问题”,方能真正把握理论家的理论发展和理论创造。

  探寻理论和实践效应

  揭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效应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的应有之义,也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术史研究区别于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史研究的地方。探寻适合西方人的道路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探索的价值追求和目的。通过对东西方不同的社会结构和哲学文化传统的分析,他们提出了一种不同于苏联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解释模式。在他们看来,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特点是立足于近代理性哲学的立场,把马克思主义哲学解释为一种知识论哲学,从而论证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这一历史规律的客观性和必然性,但是却存在着忽视人的主观能动性的机械决定论和经济决定论的倾向,由此把历史规律混同于自然规律,无法对抗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和市场经济物化意识对工人阶级主观精神世界的侵袭,造成了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危机和西方人的内心世界被资产阶级所支配的异化状况。

  基于以上认识,西方马克思主义强调发挥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批判价值职能,强调人及其实践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基础地位,主张立足于现代哲学的立场和精神重新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他们看来,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应当以理性主义的自然科学实证主义研究方法为基础,而应当以人及其实践为基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和功能不是像近代哲学那样去探讨世界的绝对本质和普遍规律,而是探寻人的自由和解放。他们进一步从人的自由和解放这一本体论视角,对当代西方社会展开哲学批判、社会批判、文化和意识形态批判,形成了诸多有创新性的理论论题,在西方思想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具体体现在:西方马克思主义阐述的辩证方法,被哈维、詹姆逊等晚期马克思主义借用和改造,并与他们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和文化批判有机结合起来,成为他们理论建构的方法论基础;葛兰西的“领导权”概念和阿尔都塞“多元决定”的概念,被后马克思主义借用和改造,形成了注重偶然性、差异、多元民主的新霸权理论;英国的伯明翰学派就是吸收了葛兰西的文化理论和阿尔都塞的结构决定论建构其文化研究的方法论;西方马克思主义对当代西方的意识形态理论研究,特别是后现代主义的意识形态理论的形成具有重要的影响。

  西方马克思主义对西方的新社会运动也产生重要的推动作用。在1968年法国的“五月风暴”学生运动中,马尔库塞被青年学生尊奉为精神领袖,萨特亲自参加学生运动,阿尔都塞虽然保持沉默,但他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反传统”解释却深深影响了西方青年。此外,西方的生态运动、女权运动、新工人运动等新社会运动都与西方左翼力量运用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密切相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