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嘉鸿:如何理解《资本论》"重建个人所有制"问题

2017-09-26 14:13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马嘉鸿

  摘  要:本文考察、对比《资本论》第一卷的几个不同版本,并针对其中关于“重建个人所有制”这句话的译文所展开的争论,认为目前的中译文基本未偏离原意,不宜在文本上过分纠缠马克思要“重建”的具体形式,也无需借助于文本进行过度诠释。马克思的这段话是建立在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上所作的“否定之否定”的哲学表述。“重建个人所有制”指的是自由人联合体下,个人与社会联合起来的所有制,它既保证社会劳动者的个人所有,又超越资本主义私有制对社会生产力的束缚。因此,对于这段话的理解,我们不应仅局限于经济学的繁琐而纠缠不清的讨论方式,而应还原理论本身的意涵。至于实践中的难题,则应该交给实践去解决。

  【作  者】马嘉鸿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所

  【期  刊】《哲学研究》 2017年第5期

  【关 键 词】重建劳动者个人所有制 资本论 生产资料 分配制度

  一、问题的提出

  今年是《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长久以来,《资本论》第一卷中一段文字在中国话语下所引发的讨论和争议已经模糊了文本原初的意义。即“这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马克思,2004年,第874页)

  这里的“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 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这个问题上学者们一直有不同的理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它更是在我国思想界引发了热烈的争议。争论的问题似乎只是理论上的,背景却是极为现实的,它和当时的国有体制改革、股票体制改革等诸多新经济现象连在一起,不仅关系到改革深化方向和具体政策制定,而且关系到社会主义产权制度改革的实质。于是,一个如何理解马克思文本含义的“纯理论” 问题,具有了攸关政治现实的重大意义,后者也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对这一问题的理解。

  针对这句话,学者们的观点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第一种观点认为“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 的意思是:重建个人所有制公有制基础上的消费资料和生活资料的个人所有制(以下简称为“消费资料论者”)。(参见王成稼,2004年。黑体为引者所加,下同)论证依据之一是恩格斯在《反杜林论》里的解释:“靠剥夺剥夺者而建立起来的状态,被称为以土地和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为基础的个人所有制的恢复。对任何一个懂德语的人来说,这也就是说,社会所有制涉及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个人所有制涉及产品,那就是涉及消费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473页)论证依据之二是:经过“否定之否定”,如果重建的仍然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那就是无意义的同义反复,所以,在这里个人所有制应该指的是生活资料。第二种观点认为,重建的应是“人人有份” 的生产资料公有制(以下简称为“生产资料论者”)。针对“消费资料论者” 援引恩格斯的话, “生产资料论者” 反对说,这种对恩格斯的解释不符合马克思原意,不能断章取义地只看字面的意思,还应该找马克思诸多其他文本进行旁证。而且,按照否定之否定规律的内在要求,以什么主体开始,就应以什么主体结束,由于马克思把未来社会的所有制取代资本主义所有制看作是一个“否定之否定” 过程的终点,那么起点是为资本主义所有制所否定的小生产者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终点也应该是生产资料所有制,而不可能是消费资料所有制。不仅如此,从历史上看,消费品的个人所有制也“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所有制形态” (张兴茂,第75页)。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