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振宇:论张载气学的特点及其人文关怀

2017-09-30 10:17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曾振宇

  摘  要:张载认为,太虚至善,太虚是“至虚之实”,太虚之“实”,本质上是气。“神”是太虚内在的条理、规律。太虚本体是气与神的合一。阴阳之气创造了物质世界,太虚则论证阴阳之气创造物质世界何以可能。太虚也是一德性本体、价值本体。张载论证太虚至善,指向两大现实人文关怀:首先,由太虚至善推导出“天地之性”存在正当性。孟子思想对张载人性论有所影响,张载“君子有弗性”,源自孟子的“君子所性”。其次,仁是“事”之本体,人世间的制度与伦理,都必须以仁为体,才能获得存在的正当性。仁实际上成为人类文化与制度文明背后隐伏的道德基础、价值依托和人文精神。仁义精神的张扬,实质上是人作为主体性存在的挺立。本体主体化,儒家为天下立法,是张载德性本体论的内在旨趣与“本来面目”。>>收起

  【作  者】曾振宇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期  刊】《哲学研究》 2017年第5期

  【关 键 词】太虚 气 神 仁 气理合一

  【基金项目】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汉代哲学基本范畴研究”(编号13JJD720011)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在中国古代气学史上,张载是首屈一指的思想家。但是,学界在张载气学的诸多问题上,仍然存在较大分歧。譬如,太虚与神是什么关系?“虚者仁之原”究竟应如何理解,才能参透其内在的哲学底蕴?如果德性本体论是张载思想的一大特色,那么这一德性本体论的哲学蕴含与现实人文关怀又是什么?本文将就上述问题作出回答。

 

  一、“神即太虚之理”:太虚是神与气的合一

  “太虚无形,气之本体,其聚其散,变化之客形尔;至静无感,性之渊源”。(《张载集》,第7页)这一段话应当与《乾称篇》“太虚者,气之体”合观,才能领悟其中的真髓。太虚有别于具体存在,前者的特点是“无感无形”,后者的特点是“客感客形”。(见同上)刘僮云: “客者,本无而适至之称,以聚散、知识之在外者言。”(见林乐昌,第19页) “客感客形” 与“无感无形”,应从两个层面释读:首先,“无形”与“客形”,在于说明作为本体的太虚没有空间特性,或者说不可以空间“方所”来界说太虚本体。“体不偏滞,乃可谓无方无体。” (《张载集》,第65页)其次,“客感客形”说明天地之问的具体存在物有时间特性,但是,作为本体的太虚不可以用时间来界说。庄子曾经点明“道无终始,物有死生” (《庄子·秋水》),道与物截然相分,形上层面的“道”,不可以用“终始”来界说。程伊川的“天理”不仅无形,而且也无终始,甚至“天理”这一概念本身之“能指”与“所指”,也“只是道得如此,更难为名状”。(见《二程集》,第38页)张载思想体系中的“太虚” 与庄子的“道”、程伊川的“天理” 一样,也是超越“客感客形” 的至上存在。需特别指明的是,太虚之“实” 是气:“一物两体者,气也。”(《张载集》,第233页)“性通极于无,气其一物尔。”(同上,第934页) “无”就是“太虚”, “无”不同于阴阳二气, “无”是“谓气未聚,形未成,在天之神理” (王夫之,第329页), “无” 是未发之气与理的综合, 而“气其一物” 之“气” 属于阴阳之气,也就是已发之气。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