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墨子与亚里斯多德逻辑学的差别及其意义

2017-09-30 16:19 来源:《哈尔滨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作者:李春泰

 

  一、引言

  在讨论墨子与亚里斯多德自然哲学时,[1]我们不难发现造成两者差别的重要原因是他们有着不同的逻辑学。这里,我用“逻辑学”而不用“逻辑”意在强调意识,而不是存在自身,否则我会说他们有着不同的逻辑。事实上,“逻辑”一词在当代常被当作“规律”的同义词,它意味着某种强制性的力量使一些特定的关系必然出现。逻辑学作为一门学科,其重要的任务就在于揭示出正确思维所必须遵循的规律。

  值得注意的是,人们所说的规律,在思维中与客观存在中是有很大区别的,在前者中的“规律”是可以违反的,即思维事实上可以不按“规律”进行并导致所谓错误;在后者中的“规律”是不能被违反的,如牛顿或爱因斯坦所提出的规律都是大自然必须遵循的,不可能有什么越轨之行为。基于这种考虑,我把逻辑学中的“规律”law统称作“规则”rule,这不仅仅是为了使在不同领域中起作用的因素相区别,而且在本世纪所出现的逻辑研究的进展也要求我们重新认识逻辑学中的“规律”。如有限主义(Finitism)、人类学主义(Arthropologism)、直观主义(In-tuitionism)[2]都明确主张有限并因而在不同程度上取消了排中律,按其传统这确实有点肆意妄为,但是以直观主义为基础发展起来的递归论却是计算机的重要工具。

  逻辑的理念不会僵持不变的,本文既不想以西方逻辑为标准去说明中国的逻辑之不足,也不想以中国逻辑为尺度去衡量西方逻辑之短处,因为这种比较体系本身是以错位为前提的,很难导致正确的结论。希腊逻辑学是适应其时代特有文化的产物,同样地中国名辩之学是适应其产生环境的制品,本文希望能借此考察认识各自的特点并明确这种差异的意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