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波:在分析传统和诠释学传统之间

——冯·赖特的学术贡献

2017-09-30 16:30 来源:《湘潭师范学院学报》 作者:陈波

  Analysis Between the Tradition and the Exploration ——G.H.von Wright's Academic Contribution

CHEN Bo (Dcpartment of Philosophy,Beijing University,Beijing 100871,China)

 

  内容提要:冯·赖特的学术研究范围十分宽广,具体涉及归纳逻辑、哲学逻辑、伦理学和行动理论、心智哲学、文化哲学和维特根斯坦研究等众多领域,并且大都卓有建树。其学术研究的特点是融通分析哲学和欧洲大陆哲学,是当今世界上处于分析传统和诠释学传统之间的杰出哲学家。

  G.H.von Wright covers widely the research of inductive logic and achieves a lot in his academic research,that is,philosophical logic,ethics and action theory,philosophy of mind,cultural philosophy and study of Wittgenstein.The research features of von Wright are that he brings together analysis philosophy and European continent philosophy,and he is the well-known philosopher of analysis between the tradition and exploration.

  关键词:冯·赖特/维特根斯坦/归纳逻辑/哲学逻辑/心智哲学/von Wright/Wittgenstein/inductive philosophy/philosophical logic/philosophy of mind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教育部资助项目(2000ZDXM720002)

 

  冯·赖特(Gerog Henrik von Wright,1916-)是世界知名的芬兰逻辑学家和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在剑桥大学的教授职位继任者,其三位遗嘱执行人之一,后任赫尔辛基大学教授,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芬兰科学院教授、院长等职。其研究领域涉及归纳逻辑、哲学逻辑、伦理学和一般价值和规范理论、行动理论、人文科学方法论、文化哲学、心智哲学、维特根斯坦研究等。先后用英语、德语、芬兰语、瑞典语等语种出版专著和论文集近30种,其中有些著作又被译为法语、俄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日语等语种出版,其学术研究的特点是融通分析哲学和欧洲大陆哲学。他是哲学逻辑和维特根斯坦研究方面公认的国际权威,但其思想却具有浓厚的人文主义意味,特别是中晚期更是明显偏向人文主义的研究。正如哈贝马斯所评价的,他是一位“处于分析传统和诠释学传统之间的人物”。他的研究成果产生了广泛的国际性影响,并给他带来很高的国际性声誉:先后被授予14个博士或名誉博士学位,是15个国家、地区或跨国科学院的院士,并曾任国际哲学学院主席,国际科学史和科学哲学联合会逻辑、方法论和科学哲学分会会长。1989年,美国《在世哲学家文库》出版了《冯·赖特哲学》卷,此书编者指出:“本丛书的冯·赖特哲学卷不需要任何辩护。在过去几十年中,冯·赖特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哲学家关注的中心。”

  下面对冯·赖特的全部学术工作作一简要概述和评论。

  一 归纳逻辑

  冯·赖特最早投身于归纳逻辑的研究。初试身手,便表现不凡,受到了当时的归纳逻辑权威、英国剑桥大学道德科学系主任布劳德(C.D.Broad)教授的赏识。冯·赖特在这方面主要研究了下述四个问题:归纳问题及其各种辩护方案,归纳概率演算及其解释,确证理论和确证悖论,排除归纳法的条件化重建等。

  归纳问题及其辩护 冯·赖特区分了有关归纳的三个问题:(1)逻辑问题,即归纳过程的推理机制;(2)心理学问题,即归纳推理的起源以及在现象的流变中发现一般性规律的心理条件;(3)哲学问题,即为归纳推理的有效性和合理性提供辩护。他本人主要研究了第三个问题,考察了关于这个问题的各种已有解决方案,如康德的先验综合判断,以彭加勒为代表的约定论,对于归纳的发明论辩护和演绎主义辩护,培根、穆勒传统中的归纳逻辑,对于归纳逻辑的概率论研究,对于归纳的实用主义辩护等。总起来看,冯·赖特对于归纳辩护问题提供了否定性答案,认为对归纳既不能提供先验辩护,也不能提供后验辩护。其论证如下:令A表示归纳过程中采用的各种先验假设,B表示经验证据,C表示归纳结论;若假设能够为C提供有效辩护,则可逻辑地推出C。而从A∧B→C可逻辑地推出A→(~B∨C)。由于A是先验命题,因而是必然的,根据模态逻辑,从必然命题逻辑地推出必然命题,因而~B∨C是必然的,这等值于B∧~C是不可能的,这又推出“或者B是不可能的,或者C是必然的,或者B逻辑地推出C”。这三种选择都是荒谬的,因为经验证据B不会是不可能的,归纳结论C不会是必然的,从经验证据B也不可能逻辑地推出C。因此,A不是先验必然命题,于是它也是经验概括。而用经验概括去证实也是经验概括的归纳结论,不是导致恶性循环就是导致无穷倒退。因此,既不能先验地也不能后验地证明归纳过程的有效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