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逻辑角度解构“独语句”的魅力

2017-09-30 16:33 来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 作者:韦世林

  From a logical point of view to analyse the charm of the "one-word sentence"

  WEI Shi-lin (School of Literature And News Communication,Yunnan Normal University Kunming 650092,China)

 

  内容提要:独语句,是只用一个词(或短语)就独立成句的特殊句式。它那明快、利索、干脆、果断的特殊魅力来源于其逻辑结构。本文从逻辑学及语用学的角度剖析了独语句,首次揭示了独语句特殊结构及语用效果的逻辑奥秘,有助于提高人们对独语句深层次的认识水平和驾驭能力。

  The sentence composed by only one word is a specal sentence.We call it the "one-word sentence".For the first time this article gives analysis of the value of "one-word sentence"from a logical point of view.

  关键词:独语句/逻辑支点/逻辑魅力/"one-word sentence"/logical fulcrum/logical charm/value of Pragmatics

 

  独语句,是指自然语言中只用一个词(或短语)就独立成句的句式。独语句有着不可替代的干净利索、干脆果断甚至是斩钉截铁的独特语用效果。但人们使用它而顾不及探究它。笔者从逻辑学及语用学的角度剖析独语句,揭示独语句的逻辑支点和语用解释,以就教于逻辑学界和语言学界的方家。

  (一)

  独语句在逻辑层面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是自足完备的句子。

  就逻辑形式与语言单位的对应而言,一般是“语词”对应于“概念”;“句子”对应于“命题”;“句群”对应于“推理”。但汉语的语句弹性很大,其语形外貌、语义容量,都随语用的变化而变化。如“是”字句,就有时表达简单命题(性质命题或关系命题),有时表达复合命题的合取命题。独语句则是一种最奇特的变异,即从语形上看,简直是一个概念就独立支撑了一个独语句。汉语的独语句如:

  陈述型 (1)深夜。 (2)铃声。 (3)暴风雨。 (4)货舱里。 (5)小客厅。

  疑问型 (6)啊? (7)你? (8)怎么? (9)谁? (10)错啦? (11)都走?

  感叹型 (12)蛇! (13)车! (14)火! (15)放肆! (16)哎呀! (17)真香!

  祈使型 (18)恭贺新禧! (19)静! (20)随手关灯! (21)滚! (22)别打了! (23)闪开!

  判定型 (24)是(不)! (25)行(不行)! (26)去(不去)!

  (为使例子不多占篇幅并突出独语句表意的完备性,本文均采取上述概括设例,而不使用引文例。)

  上面的独语句,尽管没注明其语境,但读者仍可把握住各句的含义。这表明其语义之确定、完备。

  为什么独语句只以“一个语词”的面目出现,却能完成“一个完整句子”所承担的表述任务呢?

  从逻辑角度看,不能把独语句语形的“独语词”只看做语言层的“一个语词”,而应该看到是逻辑层的“一个概念”。“语词”是无能力对事物负责任的,因为语词“符号”与事物之间没有直接联系,概念则应该并且能够对事物负责,因为概念的“内涵”是事物本质属性的反映,概念的“外延”是事物范围的反映。一个“语词”,只有当它准确表达某个相应概念时,它才会通过“概念”这座隐形桥与客观事物连接。独语句中的“独语词”,其至少释放的是“实体概念”的逻辑信息,否则独语句就不会显得如此独立完备了。

  所谓“实体概念”,是指反映“事物本身”的一类概念。它与反映“事物性质或关系”的“属性概念”相对举。“属性概念”的依赖性大,因为任何事物的“性质”或“关系”,都要在事物的相互关联中才能体现。比如,对于“扩大”、“缩小”、“很冷”等属性概念,人们总需要联系“什么东西”或“什么地方”来领会。而“实体概念”的独立性强,它的含义不必依赖别的事物也可自明。比如,对于“人”、“狗”、“小轿车”、“红气球”等实体概念,人们可以直接明白其所指。汉语中的名词性词(短语),都表达实体概念,因为它们都直接指称事物本身,孤立的叹词、动词、形容词一般不表达实体概念。但是,“独语句”中的叹词、动词、形容词等非名词性词,在实际语用中却显示了实体概念的功能,具有了独立性。如叹词在“啊?”的惊疑,在“哎呀!”的惊叹,已经使情感物化、定格,给人实在感、实体感;动词在“走!”“滚!”中体现的是某命令的实在性、确定性,与实体感相通;形容词在“好热闹!”中表达了感受的实在性;短语在“恭贺新禧!”中表明“已经存在”有人恭贺或者被恭贺的实在性;“随手关灯!”表明的则是“应该存在”的实在状况,等等,都已不是表达属性概念而是表达了实体概念。由于独语句充分发挥了实体概念的功能,因此独语句也就必然具有相应的自足性。这一点很重要。

  从汉语角度看,独语句之所以“是个句子”,因为它有着表示完整句的语形标志,即句尾有句号,或惊叹号,或问号。请注意,独语句的句尾连表示分句的逗号或分号都不用,而必须使用表示完整句的或者“。”或者“!”或者“?”。这乍看很简单,似乎不值深究,其实独语句的“三分天下”,就有“一分”必须依赖其标点符号,一旦某个实体概念加上了完整句标点,它在逻辑层就已经上升为命题了。例如:

  (27)圆桌子 红灯笼 毒蛇 漂亮妈妈 火车

  上例的5个语词虽然都分别表达很正宗的实体概念,但大家绝不承认这是5个独语句,因为它们的末尾都没有表示完整句的标点符号。还要强调的是,即使在它们每个后面加上逗号或加上分号也不行。要想把它们提拔成独语句,只有一个办法:必须也只需在每个语词后面加上或者“。”或者“!”或者“?”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