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人:庄子的批判精神与后现代性

2017-09-30 16:48 来源:《文史哲》 作者:王树人

  内容提要:庄子破“待”追求“无待”的批判精神,曾被贬为阿Q主义和虚无主义。但庄子所解构的“待”,作为“礼乐文化”的异化,不仅实实在在,而且极为深刻,醒世千古。庄子解构性的批判具有“后现代性”,但又不能归结为“后现代性”。因为庄子并未从解构走向虚无主义,而有更高的追求。庄子所追求的“无待”,乃是精神上的理想境界。后现代主义是在“现代性”发生异化时出现的批判思潮。“后现代性”的合理限度,只在解构“现代性”异化和引导创新,超出这个限度,就必然导致虚无主义。

  关键词:批判/待/无待/现代性/后现代性

 

  一 解题

  说到庄子,其人其书,至今仍然充满谜团。就《庄子》一书而言,其文哪些属庄子本人所作,哪些为后人所作,仍然争论不清。本文所说“庄子的批判精神”,严格说起来,应是“庄子及其学派的批判精神”。因为,《庄子》一书,其文乃包括庄子及其继承者之文。至于说到“批判”,多年来在中国大陆学界,虽然近乎用滥了的“专名”,但对其本意,仍然相当模糊。特别是“文革”期间,“批判”被政治化后,“批判”就与“打倒”、“搞臭”、“清除”划了等号。如果追溯“批判”的本意,那么,我们知道,“批判”这个专名,是从西方哲学转译过来

  的。其突出的代表,就是康德哲学。康德哲学体系,由三大批判构成,即《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因此,康德哲学又被称为“批判哲学”。实质上,康德确实开辟了一个“批判的时代”,即由他肇始的德国古典哲学的时代。综观德国古典哲学的“批判”(kritik),可以看到,它与另一个专名“扬弃”(Aufheben),在意义上相近。就是说,“批判”不是消极的,相反,它是积极的。“批判”总是与创新、发展、建设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康德就是通过克服经验论和理性论两种片面性,而创造性地提出“先天综合判断”这个新的哲学命题。在康德这一命题中,“扬弃”地包括了经验论和理性论的积极成果,而不是在“批判”中把两者简单抛弃。同样,黑格尔在“批判”康德二元论时,也不是简单地抛弃之,而是在他的概念辩证法中,“扬弃”地包含着康德批判哲学的积极成果。

  值得注意的是,“批判”实际上是对以往传统思想的一种超越。而能实现这种超越的前提,则在于创新。这种创新表现为:能提出新概念、新境界、新思路、新学说、新体系。没有创新的“批判”,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批判,这种“批判”可能是在同一水准上的驳斥,即可能是在同一水准上以一种片面性与另一种片面性的对垒。只有在超越对象的创新高水准上,才能既看清看透批判对象的缺乏和不足,也不会漠视其积极的思想成果,从而才能以新的学说和理论真正克服之。

  对于本文题目所说的“后现代性”,首先要指出,它并不是一个时代专有的思想理论特性,尽管它可能成为一个时代的重大热点。例如,在今日西方社会,“后现代主义”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思潮。其次,“后现代性”与“现代性”是密切相关的。要理解“后现代性”,必须理解“现代性”。当“现代性”超出它的合理限度,“后现代性”的出现是必然的。同时,“后现代主义”对“现代性”的批判,也有其合理限度,超出这个限度,同样会陷入荒谬。本文将在后面对此做具体阐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