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振宇:“气”作为哲学概念如何可能

2017-09-30 20:35 来源:《中国文化研究》 作者:曾振宇

  内容提要:哲学与文化形态的歧异主要基于思想范畴的不同。气是中国思想史主干范畴之一,气在甲骨文中已出现,至迟在西周晚期已升华为哲学概念。王充气论标志着中国古典气论已臻于系统化阶段,气论彰显出的泛生命性、泛伦理性、经验性和前逻辑性四大哲学特质,实际上代表着中国古典哲学范畴的一般性质。张载“一物两体”等哲学命题的出现,标志着古典气论哲学思辩性的空前增强。严复运用西方逻辑学知识对中国古典气论进行了“全盘西化”的改造,古典气论中的四大哲学缺欠终于得到了具有哲学意义的超越。但是,气一直未升华为西方哲学意义上的“纯粹概念”,气范畴从未获得“绝对的纯粹形式”。“哲学概念在中国”普遍意义上的哲学概念在中国传统学术中寻找不到,“中国哲学概念”的正当性问题是一个值得学术界关注的哲学问题。

  关键词:气/哲学概念/前逻辑性/经验性/泛生命性/泛伦理性

 

  自近代“西学”远播中土以来,“中国哲学”的正当性问题一直成为历代中国学人关注的敏感而又迫切的学术问题。从胡适、冯友兰直至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关于这一问题的论辩仍在进行。如果我们沿着这一致思路向继续思考下去,“中国哲学概念”的成立是否可能?何以可能?这将是摆在中国学人面前的又一道难题。黑格尔说:“既然文化上的区别一般地基于思想范畴的区别,则哲学上的区别更是基于思想范畴的区别。”(注: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商务印书馆1995年版,第一卷第47页。)既然如此,“哲学概念在中国”普遍意义上的哲学概念如果在中国传统学术中不存在,那么,气、道、理、天、心等名词应作何种哲学评判?“中国哲学概念”的正当性何在?

  气是中国思想史主干范畴之一,并贯穿于中国古代与近代思想史始终。甲骨文中已出现气字,至迟在西周晚期,气已衍变而为哲学基本概念。《管子》中的“精气”近似于西方泰勒斯的“水”范畴,哲学始基范畴开始出现。王充气论的问世,标志着气已蜕变为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世界本原,以气为基础的宇宙论已初具雏形。本文在对气论发展演变的逻辑线索进行梳理的基础上,致力于讨论一个哲学问题:气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哲学概念如何可能?广而论之,“中国哲学概念”正当性何在?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王充气论的哲学特质

  王充哲学的最大特点是具有叛逆精神。对于所有传统之信仰、社会流行之观念和历代典籍之记载,他都要重新加以审视与评估。正因为王充思想具有这一特点,黄侃把王充对一切虚妄的批判,评价为“久行荆棘,忽得康衢。”(注:黄侃:《汉唐学论》,载《中大季刊》一卷四号,1927年。)在中国气论思想史上,王充是一非常重要的代表人物。其气论在理论上已趋成熟,在体系上已臻完善。王充气论中蕴涵的四大特质,全面地彰显出中国气论的一般哲学性质。

  1.王充气论的哲学特质之一:泛生命性

  元气是宇宙有机本原,是一活泼泼的充满生命活力的终极性根据。正因为具有这一哲学特质,才能形而上地诠释生命之起源、精神意识之缘起。元气本原的这种“泛心论”特质,是一值得学界深思的哲学问题。

  ①“阳气主为精神”。王充因循庄子、董仲舒等人的思维路向,从气本论角度论证精神意识之起源。人禀阴阳二气而生,“阴气主为骨肉,阳气主为精神。”(注:王充《论衡》之《订鬼》。)骨肉躯体由阴气化生,精神意识由阳气化生。换言之,阳气中先验性地蕴含了精神意识之因子。阴阳兼备,则人之形神具备。精神出智慧,骨肉出筋力。王充哲学中的“精神”,与现代哲学中的精神、意识概念已十分接近。在思维方式上,王充与庄子、董仲舒等人观点趋同,都不是从生命科学意义上,而是从哲学本原意义上来论证精神意识之起源。但需指出的是,王充否认人死后精神仍然可以另一种形式(如鬼神)存在,死亡意味着形与神的同时消解。“形体腐于水中,精气消于泥涂”。形、神同时生,同时亡,这一观点再一次从一侧面彰显出王充独立特行的学术风格。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