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华威:康德道德后果的困境与赫尔曼的康德式辩护

2017-10-05 23:46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 作者:毛华威

  【摘要】 康德道德学说所面临的道德后果困境主要有两点:第一,它只关注行为是否与道德法则一致,不关心行为的后果;第二,它所做出的道德评价与人们的日常判断相悖,仅仅把出于道德义务的行为界定为道德的。鉴于这些困境,赫尔曼提出基于职责的康德式辩护:一方道德职责能够使行为者对行为后果产生责任感,并对做出的行为负责;另一方面,道德职责即是对意志的约束,这意味着我们能够追究行为者的行为后果。

  【关键词】 康德;道德后果;赫尔曼;职责

  【作者简介】 毛华威,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博士生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

  本项目系吉林大学2016年基础基金科研项目“道德教育与思想品德修养研究”(415030010037)的阶段性成果。|

  

  在当代道德哲学的争论中,如何评价道德后果是一个关键问题。无论是义务论者,还是功利主义者抑或是康德式的道德拥护者都参与到对该问题的争论中。比如,科尔斯戈德(Christine M.Korsgaard)提出的“人性原则”、赫尔曼(Barbara Herman)所主张的“道德实践的判断”、谢弗勒(Samuel Scheffler)所提出的“拒绝后果主义”以及内格尔(Thomas Nagel)的道德“利他主义”等都是对如何评价道德后果的回应。然而,康德道德学说在当代道德著述中并没有得到充分的探索和发展。相反,却遭到很多学者的批评和责难。有些学者指责康德道德哲学带有严格义务论的倾向;另一些学者则对“绝对命令”提出诘难,批评者宣称,“绝对命令”如何作用仍然需要进一步的说明。但是,在赫尔曼看来,批评者的主张是值得商榷的。她立足于康德道德学说,提出基于道德职责的康德式辩护,旨在阐明:其一,在何种意义上康德的理论能够有效地回应批评者提出的责难;其二,在何种程度上康德的理论能够回答康德本人没有考虑周全的问题。首先,我们讨论康德关于道德后果的诠释及其面临的困境,其次分析赫尔曼基于康德道德学说提出的道德职责,最后探讨赫尔曼的康德式辩护。一

  如果说康德道德学说的典型特征是以意向(intention)为基础的实践学说,那么它评价道德的标准不是依据事情的后果,而是单纯的意向活动。然而,道德行为不只是关注行为者的意向是否与法则符合,更重要是对行为后果的关切。

  毛华威康德道德后果的困境与赫尔曼的康德式辩护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显然,后果论者不赞同康德评价道德的观点,“后果论把结果或事态(states of affairs)看作首要的价值和理论关注,而不是把行动看作首要的价值和伦理关注,并且它们从(期望)产生的事态的善行(goodness)中得出品格状态及行为的正当性(rightness)和正义。”\[英\]奥若拉·奥尼尔:《迈向正义与美德:实践推理的建构性解释》,应奇等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9年,第69页。根据康德的观点,评价道德单纯从行为的意向活动出发,必然会遇到这样的两难困境:要么,把康德道德哲学看作“一种以德性为基础的理论”\[美\]芭芭拉·赫尔曼:《道德判断的实践》,陈虎平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6年,第146页。,在评价道德行为时,依据行为者的意向或意愿来论断是否具有道德价值。这样一来,势必“危及康德式伦理学声称提出一种真正替代行为评价的后果主义理论选项的主张。”\[美\]芭芭拉·赫尔曼:《道德判断的实践》,陈虎平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6年,第146页。要么,仅仅把康德道德哲学看作评价道德行为的理论,但这种评价道德的理论又有违背人们的道德直觉之嫌。比如,它不把出于“善的”动机的行为界定为道德的,而仅仅把出于道德义务的行为界定为道德的,这一点有悖于人们的日常判断。如果说上述两难困境是存在的,那么康德是否意识到这种两难困境?针对道德后果康德又做出怎样的理论阐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