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与挑战:社会科学研究趋向的哲学反思

2017-10-10 10:34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樊凡

  摘  要:公共性是社会科学的灵魂。然而,当下社会科学研究表现出以下三种趋向:一是研究的小圈子化;二是远离公共世界;三是浓描“个人心志伦理”、淡化“公共责任伦理”。这三种趋向侵蚀了社会科学的公共性,剥夺了社会科学的务实性、审慎性和思想性,弱化了社会科学的道德、责任担当,使其日益成为“灵魂缺失的社会科学”。为了找回社会科学研究的灵魂,有必要使“小圈子化的社会科学”转型为“公共的社会科学”。

  【作  者】樊凡

  【作者单位】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人文社会发展学院

  【期  刊】《哲学研究》 2017年第6期

  【关 键 词】社会科学 治理需求 公共社会科学 责任

 

  公共性是社会科学的灵魂所在,然而,当下社会科学研究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表现出了“只见学术圈子,忽视公共性” 的趋向。虽然这种趋向越来越普遍和明显,却没有引起学界的重视,相关研究更是鲜见。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必要对社会科学为什么会出现“公共性匮乏” 的问题进行哲学层面上的解释,进而为重构社会科学研究的理想图景提供平台。

  一 、社会科学研究小圈子化的趋向

  要解释社会科学为什么会日益走向小圈子化(美其名日“构建学术共同体”),有必要回到社会科学的发展历程中去。今天人们所说的社会科学,例如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等,大多均形成于19世纪末期。l9世纪之前,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人,基本是一些业余的或半业余的爱好者,他们完全出于精神的需求或个人的情趣来面向大众写作,并不以科研谋生。然而,19世纪末期以后,各学科的产生和分化引起了社会科学的很大变化,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从此以后有了“学科化”和“学术化” 的东西(参见王沈森,第70页)以及由此而导致的对“业余化” 的拒斥。人们常常认为,专业化与学科分门别类化是知识按照其内在逻辑自我演绎的结果,其实不然,它是人为构建之物(参见阎光才,第64页)。由此,社会科学出现了学术的专业化与体制化趋向,那些曾被视为自由和闲逸的学问,被赋予工作乃至职业的色彩。到l9世纪末20世纪初,业余的学者和科学家被学术机构的成员取代,开始以供职于某所学院或大学来维持生计。(参见希尔斯,第2页)“20世纪中期以后,随着学术分工的日益细化,学术研究对象更加细化,研究领域更加专门化,学科分化更趋严重”(左玉河,第12页),社会科学研究者不仅要在“某个特定专业的框架中工作,而且一般要在一个特定的学科结构中进行教学”(吉本斯等,第l9页)。由此,对个人职业的发展来说,能否获得学术圈的承认、是否在学术圈拥有话语权和对话能力,成为更加重要的问题。有学者就此指出,“学者的生存有很多含义, ‘死亡’也有不同的含义。不过,真正活着只有一个意思,就是得到同行的认可和尊重”。(李连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