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仁富: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基的传统文化内涵探析

2017-10-11 15:57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 作者:邱仁富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全球化视域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机制研究”(13CKS051)、上海市“曙光计划”项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基研究”(16SG55)的阶段性成果。|

  【摘要】 为了更好地用中华传统文化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从两个角度对传统文化进行梳理,一是明确传统文化的哪些内容可以用来现代性转化,哪些内容需要创新性发展;二是探寻中国传统文化的哪些内容可以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基。中国传统文化包含国家统一、为政以德、追求富强、民为邦本的价值传统,可以成为国家层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化资源;包含关于平等、公正、公与私、义与利的丰富价值思想,可以成为社会层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资源;包含个人修养、为人处世、报效国家等多方面的价值观念,可以成为个人层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资源。

  【关键词】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统文化;国家之德;社会之德;个人之德

  【作者简介】 邱仁富,上海大学价值与社会研究中心副教授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

  

  

  目前学界普遍赞同中华传统文化是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根基,然而,要讲清楚中华传统文化何以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基,就要厘清传统文化中哪些内容可以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化资源,哪些内容不能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化资源,这是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化根基的核心和关键。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面临如何梳理中华传统文化的问题。中华传统文化是在中华民族的不同历史时期形成和积淀下来的,其中既有精华,也有糟粕,必须经过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才能融入当代中国社会的价值体系。基于什么样的思路来挖掘中华传统文化,使之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基,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一

  中华传统文化内容博大精深,资料浩瀚无边,而且经过长期的演变,具有多样的形态。因而从中华传统文化、尤其是传统价值观中挖掘其能够成为社会主义价值观根基的内容是一件邱仁富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基的传统文化内涵探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富有挑战性的事情。为了弄清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文化根基的主要内容,需要有合理的梳理思路。笔者尝试从以下两个方面对传统文化进行梳理,一个方面是对待传统文化需要有的态度,另一个方面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层次性要求。

   1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

  如何对待传统文化及其价值观念,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主要有三种观点:一是全面批判和否定传统文化;二是全面吸收、接受传统文化;三是既要批判,又要吸收,在辩证分析中汲取中华传统文化的营养。这些观点是在中外文化的交流和碰撞中形成的。这些年来,学术界不断对以上三种文化态度进行反思和批判。

  毫无疑问,全球化已使中外文化的接触、交流成为事实。问题不仅在于如何看待西方文化,还在于如何在全球化背景下看待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李德顺总结了目前学术界持有的两种态度:

  一种是无视民族主体,以所谓“现代性”和全球化为理由的“终结论”:仅仅把中国近代以来落后挨打的遭遇归咎于传统文化,却看不到一直寻求民族振兴的力量来自何处,以为中国传统文化将止步于现代化和全球化;以为要融入现代世界的主流,就要把眼光向外,追随西方;对于西方,尽管看见那里的某些“果实”很美,却不知道这些果实出自怎样的文化之“树”,有怎样的生长条件和过程,却要直接“移植”过来,不管“水土”如何。这种把“非中”“西化”当作最终出路的思想,当然与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优势无缘,却无异于古人摈弃过的“东施效颦”“邯郸学步”。

  另一种则相反,是以现代性和全球化的“困境”为理由,力求反证中国传统道德和人治主义文化优越与完备的“终结论”:总是以复古心态理解文化复兴,无视历史上的挫折和教训,一厢情愿地美化过去的东西,仅仅把古人的道德理想和说教当作精华,热衷于无批判地重复和把玩。这种把“复古”当作导向的优越感,实际上意味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势终结于古人描述的道德理想和规范体系,此外更无先进的思想资源。因此它不仅“排外”,也“非今”(厚古薄今),看似坚守传统,却恰恰是阉割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整体优势,甚至还把历史已经证明了的劣势当成了优势。参见李德顺:《怎样理解我们的文化优势》,《北京日报》2013年10月28日。

  面对全球化,这两种“终结论”从本质上说都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分析问题的基本方法。盲目的文化自卑或文化自恋,对中华传统文化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中华传统文化发展要避免“止步于现代化和全球化”和“终结于古人描述的道德理想和规范体系”这两种现象,就要实事求是地分析全球化时代中华文化向何处去的问题。这是中华传统文化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文化根基的前提性条件。

  不管是前面论述的三种态度还是两种“终结论”,核心问题都在于如何站在时代的背景下对待传统文化。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区分作为历史积淀层面上的传统文化和作为现代社会发展层面上的传统文化这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主要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客观的描述,即文化史的阐释。不管是先进的文化思想还是落后的文化思想,都是在中华民族的特定历史阶段形成的。作为一种历史镜像,可以在博物馆、图书馆等场所给予保存,在特定的历史阶段亦可激活。第二个方面指的是作为现代社会发展层面上的传统文化,主要涉及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问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基只能从优秀传统文化中提炼,这不仅涉及文化史的阐释,还涉及当代社会文化的建设。在提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基的过程中,需要进一步梳理中华传统文化中哪些东西可以用来现代性转换,哪些东西需要创新性发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