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怡梦:对多元分配的反思及超越

——从马克思主义视角审视沃尔泽的分配正义理论

2017-10-13 09:17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 作者:陈怡梦

  【摘要】 分配正义关涉到如何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对社会物品进行合理分配,这是正义理论研究中的重点。不同立场的思想家对如何实现分配正义有不同解释。社群主义的正义理论是在批判自由主义正义理论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其中,沃尔泽提倡多元主义的分配正义理论,以物品的社会意义为依据,以自由交换、应得和需要为原则,力图通过多元分配建构起复合平等的正义体系。马克思的正义理论超越了沃尔泽分配正义理论的研究方法和阶级立场的局限,采用历史主义的方法论,坚持社会和个体的有机统一,从物质生产关系入手,全面考察了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整个环节,最终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的非正义性。

  【关键词】 正义理论;共同体;多元分配;马克思主义;历史主义

  【作者简介】 陈怡梦,南开大学哲学院博士生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

 

  迈克尔·沃尔泽是当代著名政治家和思想家,也是社群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研究范围广泛,著述甚丰,涉及政治学、哲学、伦理学以及宗教学等多个领域,主要代表作有《正义诸领域:为多元主义与平等一辩》《正义与非正义战争》《阐释和社会批判》《论宽容》等。沃尔泽被广为人知的是其分配正义理论,他主张社会正义的形式是多元的,需要从不同共同体的历史传统和习俗出发,依据社会物品的意义及共同体成员对其达成的共识进行分配。与其他社群主义思想家一样,沃尔泽的正义理论也带有典型的社群主义的思想特点。

  一、从共同体出发的正义

  社群主义是在对自由主义理论的批判中发展壮大起来的,就正义理论而言,其最显著的标志在于对社群的重视以及共同体思想。与自由主义从自我和个人出发建构正义原则,先验地设立某种“无知之幕”,主张“权利优先于善”不同,社群主义从共同体出发,认为共同体是个人存在的先决条件,不能剥离了共同体的思想基础和文化传承去单独建构某种抽象的正义原则。共同体可以指个人赖以生长的家庭、社区乃至国家和国际社会,个人的选择不能离开其所存在的共同体。如桑德尔所说,人应当“把我们自己看作是某个家庭、共同体、国家或民族的一员,看作某一历史的承担者,看作某个革命的儿女,看作某个共和国的公民”\[美\]桑德尔:《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万俊人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1年,第200页。。这种正义观念强调从特定的传统和历史情境出发,不同的共同体内部存在不同的正义原则,正义既是衡量社会物品分配合理性的尺度,也是植根于社会成员日常行为规范之内的准则,并且会随着时代发展而发生改变。

  社群主义作为一个流派,其内部不同思想家对正义的理解也各有侧重。迈克尔·桑德尔的正义观点集中体现在其对罗尔斯正义理论的批判中,桑德尔反驳了罗尔斯建立在“无知之幕”上的契约式正义,认为这种假设性的契约忽略了历史和现实因素,因而是虚幻的。正义原则应从特殊共同体或传统中人们共同信奉或广泛分享的那些价值中汲取道德力量,即共同体的价值规定着何为正义、何为不正义。针对自由主义自我优先于自我目的的观点,桑德尔认为,这种自我观是空洞的,自我是由各种目的构成,正是在追求各种目的的过程中自我才得以展现,剥离了各种目的,自我便无法存在,而各种目的正是在共同体文化传统和历史发展的基础上才得以形成,因此,只有将自我对目的的追求放在共同体背景下,才能够真正实现自由。阿拉斯加·麦金泰尔从考察历史出发,通过对正义演变历史的回溯,在德性的基础上构建了自己的正义理论。面对现代自由主义主导的正义理论及其在实践中产生的种种问题,麦金泰尔主张回到前现代,回到历史。他借鉴了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说,认为正义首先是一种个人美德,只有人们具备了正义这种美德,作为社会制度或规则的正义才能发挥作用。在麦金泰尔看来,美德需要跟实践联系起来,在共同体中的人们通过对美德的目的性追寻和实践维系着历史和传统的延续,而正义即是实践合理性的体现。在正义的分配中,陈怡梦对多元分配的反思及超越——从马克思主义视角审视沃尔泽的分配正义理论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麦金泰尔将应得看作重要标准,如何分配正义与每个人的固有身份以及他在道德上的表现息息相关。戴维·米勒的正义原则凸显了多元分配的特点,他在沃尔泽多元分配正义理论的基础上,着重强调了应当在不同的情境下确立不同分配标准的问题。米勒认为社会正义调节的是对利益的分配,并列出了一个包括金钱和商品、财产、工作和公职等在内的利益清单,对清单上有价值的物品进行分配所依赖的是社会制度的运作。在讨论正义分配的原则时,米勒假定了一个具有成员边界的社会,根据人们被联合起来的不同情形,他界定了三种人类的关系模式,即团结的社群、工具性联合体及公民身份,它们各有不同的分配原则,即按需分配,应得分配和平等分配。查尔斯·泰勒将自由主义把自我放在首位的做法称作是“原子主义”的,他主要针对的是以诺齐克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的“权利优先论”,即主张个人权利拥有绝对性和至上性。泰勒认为,这种极端个人主义的做法并不能真正实现自由,“完全的自由就是虚无……(这种自由)根本就缺乏确定的目的” \[加\]威尔·金里卡:《当代政治哲学》,刘莘译,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2004年,第406页。,不可能脱离特定的社会背景去追求自由。个体的自我认同也依赖于与其他社会成员的联系及“持续对话和斗争”中。作为社会成员,无论是个体目标的确定,还是对达成目标能力的发展都是在社会背景下建构起来的。

  以上论述的共同点在于各思想家都从社群和共同体的角度出发理解正义,强调在特定情境下正义的适用性。可以说,社群主义正义观是“善优先于权利”的正义观,正义与善相关,且不能独立于善而存在。正义是对社群中“共同的善”或利益的共识,个人应得的利益或权利是由这种共同善所界定的,是由人类历史和文化传承中推演出来的,是建立在共同体内部成员共享和理解基础上的,这是对自由主义正义理论的全面批判。在自由主义的正义语境中,个体被设定为具有先在选择能力的理性主体,通过理性缔结契约的方式构建正义原则与程序。在社群主义者看来,这种主动的、具有意志的主体是虚幻的、不成立的,因为个体不能够脱离社会而存在,作为社会的产物,每个个体的自我构成及认同都是在社会环境中同周围人发生关系的过程中展开的。不是个体选择了他想要过的生活,而是社会生活塑造了个体的身份和目标。与自由主义试图构建普遍主义的正义观念不同,社群主义的正义观念是具体主义和情境化的。正如麦金泰尔在通过对正义观念进行历史性考察后表明的那样,从来不存在一种普适性的、永恒的正义原则。自由主义的正义观念也是如此,它有其时代背景和适用范围,毋宁说它也是一种属于特定共同体的,适用于特定主体对象的价值理念。然而,社群主义的正义不应仅仅局限于由共同体的历史传统和共享价值所主导的善观念及其实践形式,它在更高层次上蕴含了主体在此基础上所能达到的发展自身能力或选择理想生活方式愿景。这种思想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他论述城邦时所说,“一切社会团体的建立,其目的总是为了完成某些善业——所有人类的每一种作为,在他们自己看来,其本意总是在求取某一善果”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颜一、秦典华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第3页。,无论是共同体的建立还是人们的种种行为,都是为了追求某种善,城邦则是至善的结合。简言之,社群主义的主要特征就是强调自我不能优先于价值和目的,将个人对善的追求“嵌入”到共同体共享的善观念中,并在群体中构建个人的价值理想和身份认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