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士聪:正义与自由

——历史视域下的马克思社会正义观

2017-10-13 09:20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 作者:陈士聪

  【摘要】 马克思社会正义观批判了资本主义的社会正义观。资本主义正义观本质上是一种“分配正义”,即不触及生产方式而谈平等与自由的分配观。资本主义正义观只关注“某种人”的自由。马克思认为必须消除资本剥削,消除资本逻辑导致的人的“异化”,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才能真正实现全人类的解放以及“人本身”的自由。马克思的社会正义观以实现“人本身”的自由为根本目的,是历史性的“生产正义”,而不是“分配正义”。我们必须明晰:马克思的正义观超越了资本主义正义观的范畴,亦即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分配正义”。

  【关键词】 生产正义;分配正义;历史性;马克思

  【作者简介】 陈士聪,东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部讲师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

  本文由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实现中国梦研究”(14ZDA009)资助。

 

  社会正义问题是一项人们永恒追问的关于社会价值以及理想的问题,不少政治哲学学者终其一生都在思考社会正义问题。尤其对当今中国而言,探讨马克思与正义的内在逻辑对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对于理解社会正义具有重要意义。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要研究社会正义必须要研究马克思的正义思想。然而,西方世界在重视马克思社会正义思想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质疑与批判:有学者指出马克思并没有批判资本主义的社会正义观,甚至马克思肯定了资本主义社会正义观的正当性;还有学者认为马克思根本没有社会正义观,又或者把马克思的社会正义观定义为“空想”。这些是我们必须要回应的问题,本文针对西方学者对马克思社会正义观的批判,从马克思社会正义观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正义观的批判出发,总结两种正义观的异同,在此基础上探究马克思社会正义观的本质,以及人们对马克思社会正义观产生质疑的原因。简而言之,资本主义的社会正义观是一种“分配正义”,其观点并没有触及生产关系的“剥削”本质,只关心“某种人”的自由。马克思在批判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基础上,提出建立共产主义的社会正义思想,消灭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实现全人类的解放与“人本身”的自由。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建立共产主义、实现人类真正的平等、自由与解放的思想即陈士聪正义与自由——历史视域下的马克思社会正义观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马克思的社会正义观。马克思社会正义观以实现“人本身”的自由为根本目的,是历史性的“生产正义”。忽视了马克思正义观的历史性与根本目的就会把马克思的正义观置于资本主义正义观的话语体系中,就会把分配正义的价值判断作为马克思生产正义的评判标准。

  一、“分配正义”与“某种人”的自由

  基于马克思的视角,不关注物质生产方式只关注利益分配的正义观,都是“分配正义”。“分配正义”尤其体现于资本主义社会中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正义观的批判定位在分配上是很多英美学者的做法,例如齐雅德·胡萨米,参见李惠斌、李义天编:《马克思与正义理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44页。。以“资本逻辑”为运行机制的资本主义社会,把一切社会利益都置于资本的面前进行计量与比较,以资本与利益为标准是资本主义正义观的基本特征。这种正义观必然导致人的“异化”。

  马克思在《德国社会主义工人纲领》中专门就资本主义的社会正义观展开批判。在《纲领》中,马克思指出拉萨尔等人试图以“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为基础,建立一种社会正义观。拉萨尔认为:“劳动是一切财富和一切文化的源泉,而因为有益的劳动只有在社会中和通过社会才是可能的,所以劳动所得应该不折不扣和按照平等的权利属于社会一切成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98页。拉萨尔忽视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实际,认为劳动即一切财富和一切文化的源泉,并且一切劳动所得属于社会的一切成员。针对拉萨尔把劳动看作是“一切财富和一切文化的源泉”的观点,马克思指出劳动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仅仅指“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形式”。在生产资料的占有为私有的条件下,无产阶级的个人除了自己的劳动之外,不会占有任何其他财产。无产者个人为了生存必须占有劳动,并且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后才能进行劳动,而对劳动的占有使得他受到生产资料的限制而变为“奴隶”。因此,资本主义社会中是少数人占有了大多数的生产资料,社会总产品并不属于社会一切成员,而只是属于占有生产资料的少数资产者。所谓的“不折不扣的属于社会一切成员”只是一个虚幻的想象。马克思对此尖锐批判道:“不应当泛泛地谈论劳动和社会,而应当在这里清楚地证明,在现今的资本主义社会中怎样最终创造了物质的和其他的条件,使工人能够并且不得不铲除这个历史祸害。”《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00页。拉萨尔等人的观点不过是对当时的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维护,他所谓的“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等术语是对资本主义私有财产的合理化证明。表面看来拉萨尔是在谈公平正义,实质上平等、自由等权利是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承认与尊重。

  在不触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前提下去谈自由、平等的做法都是对资本主义剥削本质的维护,都没有跳出资本主义阶级法权思想的话语体系。就这一点而言,罗尔斯开启的“政治哲学”思考仍然是一种资本主义阶级法权思想的话语体系,仍然没有跳出拉萨尔的窠臼。从拉萨尔到罗尔斯的社会正义观在两个方面具有共同之处:

  第一,无论是拉萨尔还是罗尔斯都隐藏着承认既有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正当性的特点。拉萨尔是打着“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的幌子为资本主义私有制进行辩护,“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的提法掩盖了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而罗尔斯等人所讨论的平等、自由等权利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价值诉求本质上是同一的。并且,罗尔斯所谓的正义是一种承认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前提的“分配正义”,他在《正义论》中说:“正义的首要问题是社会的基本结构,或更准确地说,是社会主要制度分配权利和义务,决定由社会产生的利益之划分方式。”[美]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第4页。这里的社会无疑是资本主义社会,是在探讨资本主义社会如何分配可以让“最小受惠者”获得最大利益的正义观。罗尔斯所追求的自由与平等的正义观与资本主义社会的主流价值取向——自由、平等的价值观并无二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