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振华:沉思传统与实践转向

——以《确定性的追求》为中心的探索

2017-10-13 09:44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郁振华

  摘  要:着眼于知行哲学的研究,本文聚焦于杜威的《确定性的追求》,考察了20世纪西方哲学解构沉思传统,促进实践转向的思想努力。杜威认为,沉思传统有其人性根源、形上学预设和认识论后果。通过阐发实验探究的认识论,杜威将旁观者式的认识论、两个世界的形上学以及通过确定性的追求来寻求安全的取向,一一摧陷廓清。作为沉思传统的奠基人,亚里士多德哲学在古典三项之间建立起了等级秩序。实验探究的认识论超克了亚氏方案,其立足于实验探究来解说知识和价值的进路,蕴涵了一种重置古典三项的独特思路,即立足于提升转化了的poiesis/techne来解说theoria/episteme和praxis/phronesis。

  【作  者】[1,2]

  【作者单位】[1]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 [2]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

  【期  刊】《哲学研究》 2017年第7期107-115,共9页

  【关 键 词】知行哲学 沉思传统 古典三项 实践探究的认识论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编号15ZDB012)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基地重大项目(编号16JJD720005)的阶段性成果.

  一

  知识和行动或理论和实践的关系问题①,是一个古老而常新的哲学难题。自古以来,在世界范围内,不少学者对此作了深入思考,积累了大量理论成果,而在当代哲学、科学(特别是认知科学)发展的背景下,知行哲学又蕴蓄着新的可能性。如何立足当代,广泛而自由地汲取中西哲学的思想资源,融会认知科学的最新成果,来推进知行哲学的研究?这是我们需要直面的挑战。

  在西方哲学史上,存在着一个根深蒂固的理论至上的沉思传统。哈贝马斯在《后形上学之思》中将其表述为强理论概念或理论之于实践的经典优先性,并视之为形上学思维(从巴门尼德到黑格尔的西方主流哲学传统)的三大特征之一。沉思传统在支配西方哲学二千多年之后,从19世纪中叶以来受到了严重挑战,由此走向衰落。哈贝马斯认为,黑格尔之后,西方哲学进入了后形上学思维的境域之中。在后形上学思维中,传统的强理论概念被放弃,理论之于实践的经典优先性,被翻转为实践之于理论的优先性。来自不同传统的哲学家们都纷纷指出:我们的认知成果根植于前科学的实践,来源于我们与物、与人打交道的活动。(cf.Habermas,PP.3—9,28—51)从理论优先到实践优先,哲学上的这一重大转折可用“实践转向”(pragmatic turn)来加以刻画。03 当然,如何理解这一转向的理论实质,正是知行哲学需要探讨的课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