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哲学革命的逻辑进程及其思想内涵

2017-10-16 16:18 来源:《河海大学学报》 作者:吕世荣 聂海杰

  摘 要: 马克思哲学革命的中心要务是克服旧哲学“解释世界”的局限, 马克思由此终结“解释世界”的旧哲学建立起一门“改变世界”的新哲学。新哲学从三个方面超越了旧哲学:克服了其观念本体论, 打通了哲学通往现实的道路;祛除了其唯心史观迷误, 唯物主义地解答了“历史之谜”;扬弃了其先验的价值观立场, 将哲学改造成为人类社会解放的思想武器。

  作者简介:吕世荣, 河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河南大学马克思主义与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聂海杰, 博士,郑州轻工业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关键词: 马克思; 哲学革命; 解释世界; 改变世界; 无产阶级;

  原文出处:《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3期。

 

  自改革开放以来, 马克思的哲学革命一直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常青树”。马克思究竟如何变革旧哲学而创立一门新哲学?对此, 不少学者都作了深入研究。国内学术界提出了“两次转变说”和“双重逻辑说”。近几年来, 孙正聿、张一兵和吴晓明等教授又提出了许多深刻的观点。在充分借鉴前人成果的基础上, 笔者将进一步对马克思哲学革命进程进行研究。笔者认为, 马克思的哲学革命是一个整体。它不但有确定的问题域, 而且在问题的推动下, 马克思的思想发展呈现出多维综合的过程性特质。

  一、旧哲学基本理论建制的维度缺失

  探讨马克思的哲学革命, 首先得弄清它的对象和问题域。马克思针对的并非某个哲学流派, 而是全部旧哲学, 不仅包括唯心主义, 也包括“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1]499。但马克思的哲学革命又有着根本不同于以往的本质规定。以往的哲学革命普遍都不彻底, 都没有真正撼动西方哲学根基, 反而要“夯实地基”以“重建形而上学”。这种做法一直延续到现代。以海德格尔为例, 他虽然深刻指出了以往哲学“遗忘了存在”的问题, 但却仍然以“返回步伐”的方式为之奠基[2]。而马克思的哲学革命的出发点不是夯实西方哲学地基, 而是对其进行彻底前提批判;其目的不是重建形而上学, 而是要终结全部旧哲学。

  在马克思看来, 旧哲学的基本理论建制有着内在的维度缺失。就世界观而言, 唯心主义将先验的观念设定为本体, 消解了世界的客观实在性;旧唯物主义虽然肯定了自然界的本体优先性, 却摒弃了哲学对世界的能动反作用。问题进一步延伸到了历史观层面。所有哲学家们的历史观都带有唯心主义色彩。他们要么直接将历史归结为精神或意志的产物, 为它披上一层颠倒幻彩;要么则滞留于表象而无法抓住本质。世界观、历史观的局限在价值观层面突出地反映出来。随着现实世界被归结为抽象的观念本体, 割裂理论与实践就成为旧哲学的价值立场。“因为在现世中不能盼望有更美满的境况, 所以只好迁就现实, 以求苟安”[3]。这里显然浸透着为确保“前定的和谐”理性必须服从于不合理现实的倾向。质言之, 针对不合理的当下, 哲学家们只得以应有去解构现有。究其实质, “这种改变意识的要求, 就是……借助于另外的解释来承认它。”[1]516全部旧时代的哲学家们因此都无力打通哲学走向现实的道路, 不同程度地堕入先验的意识形态幻梦。

  由此可见, 旧哲学的基本理论建制蕴含着固有缺陷。“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 问题在于改变世界。”[1]502受自身理论建制束缚, 哲学家们陷入先验地构造世界的误区, 根本无法为实践地变革世界提供理论指导;他们所陷入的唯心史观迷误及其意识形态幻想, 是其不可避免的逻辑终局。正是如此, 只有对旧哲学实施彻底前提批判, 一门改变世界的新哲学才能建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