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功 林国敬:《尚书》德论蕴含天命信仰

2017-10-17 08: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培功 林国敬

  “德”对于“天”和王而言其作用表现为:人王通过“德”获得“天”的眷顾,秉承“天命”为天下王;“天”则以“天命”限制人王,二者相得益彰,引导人王崇德向善。因此,“德”的介入使得“天命”观带有明显的伦理化特征,“从而将对‘天命’的信仰,转变为统治者对自身行为的自觉”,在原有的宗教信仰中转出周初人文主义的跃动。

  殷人尊神,周人敬德,《尚书》“德”之思想价值昭示着夏、商以来从“神本”到“人本”的文化路径转变和周朝“弃武从文”的制度定位,也勾绘出周王朝治理天下的蓝图。《尚书》之“德”蕴含着浓郁的天命信仰。“德”的这一维度既赋予周王朝统治以合法性与正当性,又制约和规范着帝王行为,使“德”在宗教信仰中转化出理性精神。

  “德”字在甲骨文中作“”,相比现在的“德”字,无心字底。晁福林认为“甲骨文‘德’写作从行从横目之形,其所表示的意思是张望路途,人们看清了路而有所得”。罗振玉说:“德,得也,故卜辞中皆借为得字,视而有所得也,故从直。”因此,有学者便认为《说文解字》的“德,升也”是后来的意思。

  但无论是“升”,还是“张望路途”,都包含“有所得”的意思,前者向上有所得,后者向前有所得。可以说,“德”的原初含义潜在地包含了“得”之义,故历来学者大都训“德”为“得”。如《礼记·乐记》:“德者,得也。”《管子·心术上》云:“德者,道之舍,物得以生生……故德者,得也。”《庄子·天地》:“物得以生谓之德。”“德”的这一含义说明“德”需要在更高、更上或更前一级处获得它的意义,即向上或向前而有所得。如《中庸》:“大德者必受命。”“受命”而有得,这里的“命”便是“天命”,然后有大德,反之,不受命则无“大德”。朱熹《论语集注》:“德者,得也,得其道于心而不失之谓也。”这里的“所得”是高于人的“道”。无论是《中庸》还是朱熹的《论语集注》,其论“德”无不是从高位处设定一个超越者而使“德”有所得,以此成就其具体内涵。《尚书》之德的天命信仰便是从超越者上帝或天处有所得,而成其为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