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常泓:论斯宾诺莎实体学说的内在性预设

2017-10-18 09:29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李华 常泓

   摘  要:如果我们要把握斯宾诺莎实体的层级结构与传统层级宇宙观的异同,以及它与后来的近代德国思想与现代的一些思想后裔(如尼采、德勒兹)之间的深层关联,就不能仅从前现代或当代的立场出发看待它,而要考虑到斯宾诺莎的原初思想情境,即为奠定内在性世界观而构造实体与样式相互支撑的功能结构体。我们首先探讨斯宾诺莎实体学说的关键,再通过实体与样式之间的关系澄清斯宾诺莎实体学说的内在性预设,最后以身心关系为例具体展示这种内在性预设的深刻影响。

  【作  者】李华[1] 常泓[2]

  【作者单位】[1]西安邮电大学人文社科学院 [2]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期  刊】《哲学研究》 2017年第7期

  【关 键 词】斯宾诺莎 实体 内在性 身心关系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后期资助项目(编号15FZX007)、陕西省社会科学基金后期资助项目(编号2014HQ09)的阶段性成果.

 

  正如马克思·韦伯(Max Weber)的新教研究和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对拉丁西方世界信仰变迁的系统考证所表明的那样,近代早期的宗教、政治、伦理都开启了一个大规模世俗化的过程。在这个自然神论与泛神论大彰的时代,斯宾诺莎的《政治神学论》的出版令宗教界惊骇莫名,大张挞伐,这当然不难理解,但问题在于,他的《伦理学》分明又赋予上帝极其崇高的地位,这似乎表明他依然在坚守传统的上帝形象。难道这两部著作相互抵消了吗?斯宾诺莎的上帝究竟是中世纪式的超越性人格神,还是在内在性①的基础上被重建起来的世界秩序的顶点?这个问题不仅仅涉及对斯宾诺莎的某一文本或问题的单纯考据,还间接涉及整个近代思想的定位。我们不妨将斯宾诺莎的实体学说(含实体一属性一样式的层级结构,下同)当作典型案例,借以透视近代思想中的绝对者究竟居于何种地位,以及近代人的世界构想有何结构性特征。斯宾诺莎的思想极具古风,他一方面强调形式的引导与奠基作用,另一方面又和近代众多思想家一道主张世界的内在性。古今许多线索在他那里纠缠在一起,殊难把握。本文在梳理从笛卡尔到斯宾诺莎的实体学说及其要点的基础上,再考察斯宾诺莎哲学所体现出的近代思想的一个根本特征,即理性的无限性与实体的内在性这二者之间相互支撑的基本格局,最后以身心关系为例展示这种内在性的结构。

  一、从笛卡尔到斯宾诺莎

  关于笛卡尔的“究竟是上帝优先还是我思优先”的问题,西方学界素来有“笛卡尔循环”之说。该说法认为笛卡尔先是通过普遍怀疑确立了“我思故我在”这一根本原则(《第一哲学沉思集》中的“第二沉思”),可是随后由于需要上帝保证外部世界的实在性,又将上帝从“后门” 放了进来(“第三沉思”),这其中看似有一种深刻的矛盾,但是正如笔者在别处已考证过的(参见李华),所谓“笛卡尔循环”其实算不上什么矛盾,因为它只是某种更深刻的、统一性的、貌似“矛盾” 的外在表现而已,这种统一性便是内在性世界本身。这就是说,只有在一个原则上能被人的理性彻底理解的世界中,我们才能有意义地探讨我思对于上帝的怀疑与再度接受,也才能有意义地探讨上帝对于身外之物的实在性的保障,至于内在性世界之外的因素,那就不再是笛卡尔以降的思想家所关心的事情了。(参见雷思温)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