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爱因斯坦对宗教与科学关系的辩证诠释及其引发的思考

2017-10-19 14:54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宋惠芳

  

 

  一、对宗教的新理解——真挚的宇宙宗教感情

  对宗教的理解与运用角度的不同,直接影响到对宗教与科学关系的把握。在宗教与科学关 系的争论中,无论哲学家、神学家还是自然科学家,他们大都以基督教来代表整个宗教,以 基督教对《圣经》的解释来展开宗教与科学之间的对立或分离的论证。对立论者罗素、分离 论者蒂利希、相关论者霍顿无一例外。与他们不同的是,爱因斯坦对宗教却有着自己独特的 理解,他从一种真挚的宇宙宗教感情出发,从而把宗教与科学的关系建立在一种崭新的宗教 理解上。

  爱因斯坦对宗教的理解是通过对宗教发展历程的考察来展开的。他认为,宗教经验的发展 大体可划分为三个阶段:恐惧宗教、道德宗教、宇宙宗教感情。

  恐惧宗教来源于原始人对饥饿、野兽、疾病和死亡等自然现象的恐惧。为消除这种来自于 自然力的恐惧,原始人就在自己心里造出一些多少同自己类似的虚幻的东西——有人性的鬼 神——作为自己崇拜的对象,由此形成了恐惧宗教。上帝的概念正是这种古老的神的概念的 升华。人类学家泰勒在到世界各地作了大量实地考察后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恐惧宗教又发展到道德宗教。道德宗教的出现与 人们“求得引导、慈爱和扶助的愿望”有直接关系,它使人类为上帝赋予了一定的道德观念 ,使上帝成为全知全能、善恶分明、以德服人的慈父形象,从而形成了“社会的或者道德的 上帝概念”。爱因斯坦把这种以“道德的上帝”为信仰对象的宗教称为道德宗教。

  爱因斯坦认为,这两种宗教有一共同特征,即“上帝概念的拟人化”。在他看来,这种拟 人化的上帝观本身存在着逻辑矛盾。他说:上帝“是全能的,那么每一件事,包括每一个人 的行动,每一个人的思想,以及每一个人的感情和志向也都应当是神的作品;怎么可能设想 在这样全能的神面前,还认为人们要对自己的行动和思想负责呢?在作出赏罚时,神会在一 定程度上对它自己作出评判。怎么能够把这样的事同神所具有的仁慈和公正结合起来呢?”( 《爱因斯坦文集》第3卷,第183页)就是说,如果上帝是全能的,人的所作所为都是上帝安 排的,那人类就不应当为自己的行为和思想负责,上帝也就不应该赏罚人类;而上帝又对人 类实施了赏罚,那又说明上帝是不公正的!显然,这种全智全能、公正廉明、惩恶扬善的上 帝 观念本身就存在着逻辑上的矛盾。不仅如此,拟人化的上帝观还与科学精神存在着严重的冲 突,因此,相信拟人化的上帝,“不仅是不足取的,而且也是可悲的。因为一种不能在光天 化日之下而只能在黑暗中(指科学知识尚未插足的一些领域——引者)站得住脚的教义,由于 它对人类进步有着数不清的害处,必然会失去它对人类的影响”。(《爱因斯坦文集》第3卷 ,第185页)

  应该说,爱因斯坦对传统宗教观的批判与否定是合理的,但他并没有就此否定了宗教信仰 。他认为,随着宗教经验本身的不断发展,人们对自然界和思维世界里所显示出的崇高秩序 的崇拜与信仰,必然使人类走向第三个宗教经验阶段——“宇宙宗教感情”。

  什么是“宇宙宗教感情”?爱因斯坦认为,“宇宙宗教感情”就是人类对经验世界显示出的 内 在和谐与秩序的坚定信仰与崇拜。不存在拟人化的上帝,这是宇宙宗教与前两种宗教最重要 的区别,也正是由于这一区别,使宇宙宗教感情出现出与传统宗教严格不同的特点:其一, 它的职能不再是传达上帝的旨意,而是向人们揭示“人类所向往的目标应当是什么”。(同 上,第173-174页)其二,这种信仰是无私的,它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使人类尽可能从自私 自利的要求、欲望和恐惧的奴役中解放出来”。(同上,第185页)其三,这种宇宙宗教 感情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它不需要像以前教会那样设置一系列的清规戒律,也不需要礼拜、 洗礼等繁琐的仪式……,总之,它不需要教条。其四,这种宗教起着旧宗教所无法起到的道 德教化作用。爱因斯坦在《伦理教育的需要》一文中明确指出:“在宗教清洗掉迷信成份之 后,它所留下来的就是培养道德行为的这种最重要的源泉。在这个意义上,宗教构成了教育 的一个重要部分……”(同上,第294页)固然,道德宗教也起着一定的道德教化作用,但由 于 道德宗教把道德教化寄托在上帝身上,从而扼杀了这种作用的发挥。

  对这种宇宙宗教感情,爱因斯坦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肯定态度。当纽约犹太教堂牧师赫伯 特·哥耳德斯坦电询爱因斯坦“你相信上帝吗?”时,爱因斯坦作了非常干脆的答复:“我 信仰斯宾诺莎的那个在存在事物的有秩序的和谐中显示出来的上帝,而不相信那个同人类的 命运和行为有牵连的上帝。”(《爱因斯坦文集》第1卷,第243页)他在与M.玻恩的通信中还 说:“在我们的科学期望中,我们已成为对立的两极。你信仰掷骰子的上帝,我却信仰客观 存在的世界中的完备定律和秩序。”(同上,第415页)

  爱因斯坦对宗教的这种理解,不仅超越了基督教的狭小领域,包容和概括了各种不同的宗 教学说,而且已经把宗教上升为一种起着道德教化作用的纯粹的精神信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