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祥福/宋建平:当代科学认识论的新视野

2017-10-19 14:56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郑祥福 宋建平

  20世纪50年代兴起的历史主义科学哲学瓦解了逻辑实证主义和证伪主义,但因历史主义强 调科学理论的建构性和主观性,而逐步形成了相对主义和非理性主义为主导的科学哲学,从 而导致了科学在文化中的权威性地位的丧失。所以,自60年代开始,以W.塞拉斯和普特南为 代表的科学实在论应运而生,他们对科学哲学历史主义学派的错误观点进行了批判,认为, 科学理论的术语是有指称的,其指称的对象是客观存在的,成熟的科学理论比之以往的科学 理论具有更多的真理性等实在论观点。70年代末以来,美国科学哲学界出现了劳丹、范·弗 拉森等人为代表的反实在论,对科学实在论的观点予以批判,以致使科学实在论频频修正自 己的理论。科学实在论和反实在论的争论主要限于科学哲学的认识论领域,他们所关注的是 科学理论的结构、科学理论的本质、科学理理的发展等问题。然而,在四五十年的争论中, 由于所研究的方法限于科学逻辑和科学社会学方面,以致使研究不断形上化。

  在科学哲学的历史上,传统观点试图通过逻辑和数学的方法来发现和保证科学理论的真理 性,例如亨普尔、耐格尔、波普尔等均属持此传统的科学哲学家。库恩则从实际的科学哲学 规范的建立和变化出发,说明了发现真理与科学实践并无多大的联系,发现真理主要是一个 社会学问题,而非哲学的问题。与此不同的是,科学实在论通过科学理论预见的成功来说明 理论的真理性,避开了逻辑与数学的形式化探讨。因此,直至今天,认为认知的和心理的因 素在科学哲学中不起多大作用的观点仍然占居主导地位。

  阿里森·哥尼克(Alison Gopnik)试图以新的研究方式来替代以往的研究,他于1996年提出 了一种类比的科学哲学观,即以认知心理学对人类个体认知发展的研究来替代以往的科学哲 学的研究。

  一、从科学活动的社会学、逻辑学观到自然主义观

  哥尼克认为,科学家对自然界的认识是以认知为基础的,科学家必须应用某种认知能力来 产生新理论、形成关于客观世界的真理,科学家的头脑与其他人的头脑一样,具有相同的结 构。他认为,科学就是关于表象和规则的抽象体系,科学活动中的仪器是根据人们的表象设 计出来的。“在一特定时间内,人们具有某种表象以及根据这些表象来操作的规则”,“通 常在认知科学中,我们认为那些仪器是根据对世界的表象以及操作的规则来设计的”(注: A.Gopnik:Words,Thoughts and Theories,MIT1997,P.15.)。对于科学理论的体系,社会学家对逻辑学家说的是,这些抽象的真理的结构究竟是如何和科 学家们实际上所研究的事实相关的?而逻辑学家则问到,科学家所做的那些事情是如何导致 真理的?两者之间似乎很难沟通。然而,科学的认知观却在逻辑的科学观和社会学的科学观 之间建构了一座桥梁。抽象的逻辑的科学观描绘了科学认知的成就,关心理论与实际的图象 关系、同构关系,而不关注抽象的逻辑结构,不关心人类的活动或科学家的活动是如何进行 的,科学家们是如何转达他们的思想的。对于成年人来说,其日常生活中究竟有多少认知活 动是逻辑的活动,这是一个有趣的经验问题,或许根本就没有。因为人们大多数时间都在从 事温饱和再生产活动。然而,恰恰是这样的再生产和解决温饱的活动,才能保证少数科学家 有大部分时间继续发现周围世界的奥秘。

  自然主义的认识论则强调人的认知能力的进化过程,它高度重视人类认知能力的自然进化 ,是随着自然进化而不断提高的。科学活动也是进化的,是不断进步的。例如,如果我们把 今天的汽车工业与16世纪人解决行走困难问题相比,我们就可以得到其发展的轨迹,这些发 展的轨迹是连续的。园艺学对植物的人工栽培,与植物自然生长的关系也是非常密切的,是 相类似的。时空分割律是人对自然界认识的基础,在此基础上,我们形成了关于空间的科学 即几何学与物理学等,因为适应自然的能力是人与生俱来的,其它知识是在此基础上衍生出 来的。自然主义认识论认为,认知的进化是与个体相关的,是与认知的素朴解释相关的。人 的认知能力是一个进化的过程,随着进化的持续,人类完全有能力把握世界。

  哥尼克推崇自然主义认识论对科学活动的理解。人类的知识既有真理,也有错误,因为知 识是基于社会生活之上的。因此,科学家的科学观与儿童的认知之间有着相似性,有着共同 的进化机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