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龙:王宪钧教授对中国数理逻辑发展的贡献

——纪念王宪钧教授诞辰90周年

2017-10-19 16:23 来源:《逻辑研究文集》 作者:张家龙

  王宪钧(1910年~1993年)是中国著名数理逻辑学家。祖籍山东福山,出生于江苏南京。1933年清华大学哲学系毕业。1933年~1935年为清华大学研究生,师从金岳霖先生。1936年~19 38年在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从事研究工作,在维也纳大学时是哥德尔的“集 合论公理体系”这门课程惟一正式注册的学生。1938年回国后历任西南联大哲学系讲师、教 授 ,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代理系主任。1952年后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逻辑教研室主任、 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1979年后历任中国逻辑学会副会长、名誉会长,北京市逻辑学会 会长,北京市哲学学会常务理事。1993年11月19日病逝于北京医院,享年83岁。

 

  宪钧师是我最尊敬的老师,“未名湖水深千尺,不及恩师育我情”,今年是他诞辰90周年 ,谨撰此文以表对他的深深怀念之情。

  宪钧师自1938年回国任教后,一直在西南联大、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开设数理逻辑课程。 大家知道,金岳霖先生最早把罗素的逻辑系统引进中国的大学讲坛,开辟了中国逻辑教学和 研究的现代化道路。宪钧师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前进,将希尔伯特和阿克曼的《理论逻辑基础 》最早引进中国的大学课堂。宪钧师的学生、国际知名学者王浩教授在《哥德尔》一书的中 译本序言中说:“宪钧师早年的一项大功绩是把业已成熟的数理逻辑引进了中国的大学课堂 ,这种逻辑大大超过了怀德海和罗素的《数学原理》,正转入希尔伯特学派、司寇伦、哥德 尔 造就的新轨道。”(注:王浩著,康宏逵译.哥德尔.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7.6页)

  宪钧师在1978年第一次全国逻辑讨论会上作了《数理逻辑和形式逻辑》的专题报告,他在 报告中简要地讲述了数理逻辑发展的历史,指出:“数理逻辑是演绎法在20世纪的新发展, 它本身就是演绎逻辑。因之从事演绎法研究的人,似乎不只是吸收数理逻辑成果的问题,而 是要关心它,理解这门学科,研究这门学科,推动这门学科的发展和普及这门学科,使数理 逻辑和形式逻辑能够为四个现代化贡献力量。”(注:逻辑学文集.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79.23页)接着,宪钧师在1979年第二次全国逻辑讨 论会上作了《逻辑课程的现代化》的专题报告,指出:“普通逻辑是课程的名称,不是学科 名称,其中包括演绎法和归纳法。”“目前高校普通逻辑课没有反映现代演绎法的发展,其 内容可以说是比较旧的。”“普通逻辑课应该吸收一些新的内容,要现代化;但我们并不是 说,形式逻辑或演绎法这门学科要现代化。因为演绎法到目前为止的研究成果就是现代的演 绎法,而现代的演绎法理论就是数理逻辑或符号逻辑。数理逻辑或符号逻辑纠正了传统逻辑 之不足,突破了后者的局限性,并取得了飞跃的成果。这是演绎方法这门科学的客观发展情 况,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事实。同时,数理逻辑并不只是数学的逻辑,数理逻辑或符 号逻辑也包括了一般思维和其他学科所运用的演绎规律,这也是客观事实。因之,我们现在 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对待这样的事实,我们不要由于它使用了大量符号和一些数学方法而置 之不顾,而是要将其中具有普遍性的且又重要的结果引入普通逻辑课程中来。”宪钧师紧接 着论述了普通逻辑课的目的,批评了把普通逻辑课单纯作为工具课、只是为了提高思维的逻 辑性增进说话和作文的表达能力这种“立竿见影”的观点,精辟地论述了普通逻辑课是基础 课、先修课或导论课,普通逻辑课的目的和作用应该是多方面的,不应该把它看成只是为了 提高一般的思维能力和表达能力,其他方面的作用也同样重要:①作为导论课,它应该把形 式逻辑现代的发展介绍给学生,作为学生选择专业方向的参考;②为进一步研究和学习逻辑 学、心理学、方法论、认识论、语言学、法学、人工智能、计算机科学等学科提供一些必要 的预备知识。宪钧师还提出了切实可行的方案,他说:“对于不同的院系,内容可以不尽相 同,难易也有区别。我们可以把课程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讲传统逻辑,后一部分讲现代形 式逻辑。但无论如何,改革和提高是必要的,吸收现代成果是必要的。”(注:全国逻辑讨论会论文选集(1979).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1~6页)

  20年过去了,我国逻辑教学和研究的现代化事业已经开出绚丽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成果。 这和宪钧师的辛勤耕耘是分不开的。宪钧师为中国逻辑教学和研究的现代化事业所建树的丰 功伟绩是不可磨灭的。

  宪钧师是一位“传道、授业、解惑”的教育家,他诲人不倦,在50多年的教学生涯中培养 了一批从事现代逻辑研究的专家。他在培养学生时,一方面兢兢业业地授课;一方面采用讨 论班的方式让学生作报告,使学生能主动地掌握课程内容。他对学生严格要求,强调读外文 原著,强调做习题,进行严格的逻辑技巧训练。他思维清晰,讲课采用启发式的方法,画龙 点睛,条分缕析,听他讲课简直是一种享受。王浩教授说:“宪钧师讲课不图广博深奥,务 求把基本知识和技巧讲得非常透彻。”“我与宪钧师交往超过半个世纪。和他相处总有如沐 春风的感觉,说不出的亲切,说不出的温暖。他为人正直,识大体,戒浮夸,平等对待一切 人,和气而不放弃原则,凡事必定仔细权衡轻重。他这些长处让人羡慕,但并非轻易可以学 到的。宪钧师做学问至为诚实谦虚,真正做到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尤其难能可 贵的是他的思想和语言极其清晰,可以说绝无仅有;凡接触过他的人无不有一种清新和纯洁 之感。他讲课和讨论的明白彻底也是常人难企及的;听听他发表意见,你就会明白怎样才叫 ‘理解’了一个科学道理。”(注:王浩著,康宏逵译.哥德尔(中译本序).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7.7~8页)王浩教授的这些描述恰当地概括了宪钧师的为人为学,完全 表达了宪钧师的学生们的心声。

  宪钧师是一位严谨的学者,他是我国数理逻辑史研究的拓荒者。他的《数理逻辑发展简述 》是一部言简意赅的、肖尔兹《简明逻辑史》式的数理逻辑简史。宪钧师在这部简史中清晰 地勾画出数理逻辑理论、观念、方法和学说发展的线索与发展趋势。宪钧师的简史论述的时 间从17世纪中叶到20世纪30年代,论述的数理逻辑学家从莱布尼茨到哥德尔,论述的内容从 经典逻辑演算的萌芽到集合论、证明论、递归论等分支的早期工作。宪钧师在论述的过程中 提出了许多精辟独到的见解,例如:①把数理逻辑的发展分为“初始”、“奠基”和“发展 ”三大阶段,抓住了数理逻辑发展的纲;②对康托尔的实无穷理论作出了科学的评价;③对 实质公理学和形式公理学的本质作出了科学的说明;④对弗雷格和罗素的逻辑作了全面的分 析;⑤在论述直觉主义和形式主义时,认为这两个名词很不妥当,对它们作了新的分析和说 明,区分了构造主义、直觉主义和构造倾向,认为希尔伯特的理论不是形式主义;⑥对哥德 尔的客观主义和超穷思想作出了科学的评价。此外,宪钧师从历史角度提出了数学基础中的 一些重要哲学问题并作出了正确的分析。总之,宪钧师的这部数理逻辑简史开创了我国数理 逻辑史研究的新方向,奠定了我国数理逻辑史研究的基础,是我国逻辑学者了解数理逻辑的 发展、正确理解数理逻辑的本质、进入现代逻辑领域的入门向导。

  宪钧师离开我们快7年了,但是他对中国数理逻辑发展的贡献是永垂不朽的,他的治学精神 和崇高风范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