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纳问题:一个实用的解

2017-10-19 16:35 来源:《自然辩证法通讯》 作者:王军风

  内容提要:虽经200多年的辛劳,哲学家们寻求辩护归纳合理性的努力,比起休谟最初的论证来说, 实 质上并没有前进哪怕一步;因此有“归纳是科学的光荣,哲学的耻辱”之感叹。这并不奇怪 ,因为休谟实际上已提出了关于在人的认识领域中不可能得到辩护归纳合理性之根据的决定 性论证,而这一点一再被人们所忽略。本文跨过单纯的认识领域,沿着赖欣巴哈等人开辟的 实用主义方向,独立提出并系统地论证了一个归纳合理性的辩护框架。

  关键词:当下世界规则性/外推/维持人的有效生存

 

  一

  “归纳问题是一个永恒的问题。”这至少在如下意义上是真的:谈到归纳就不能不追溯到 人在永恒宇宙中的处境。现代天文学视野所及已达数十亿光年的范围,但在稀落地散布于浩 瀚太空中的灼热或冷暗的物质团上,再没有观察到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存在。我们通过精密的 观测和科学理论知道,我们的生存环境是由无数偶然因素汇集成的一种十分奇妙而脆弱的平 衡,从宇宙的观点来看,它实现的概率低得近乎荒谬。为什么宇宙不让我们的宝贝地球恢复 到在宇宙看来的正常状态,即那种无生命的荒漠?这对它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如果我们竟认 为宇宙不得不如此,那也不过是我们对宇宙的无道理的傲慢罢了。宇宙在活动时无需学习我 们的理论,正相反,我们的理论必须学习宇宙。我们最了不起的业绩影响所及,也仅限于我 们生活于其上的渺小行星及其附近空间非常有限的区域。从这个在宇宙看来极其反常的区域 中概括出来的我们最得意的观点,当在时空两个向度上外推到浩瀚的宇宙时,会有多少实在 的根据?换言之,我们有什么理由能够保证我们所熟悉、所习惯、所依赖的一切事物明天[1] 还在其固有的活动范围之内?

  我们人的这种根本生存处境乃是休谟归纳问题实质内容的本体论根据;不过该问题是以认 识论形式提出来的。休谟指出,人类理性的一切对象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观念的关系”, 对它们的正确认识产生具有确定性的解证(演绎)的知识,但这类知识的有效性不依赖经验; 另一类是“实际的事情”,即一切经验对象,关于它们的知识与解证的知识在本性上完全不 同,因为各种事实的反面总是可能的,并不包含着矛盾。关于实际事情的一切推论都建立在 因果关系之上,因果关系则以经验为基础,由经验而来的一切推论(即现在所谓的“归纳推 理”)又依据于“未来一定与过去相契合”这个假定。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自然齐一性假定 的根据何在?显然解证的或演绎的论证不可能对之进行证明,因为自然的进程是可能发生变 化的。而如果我们在这里诉诸于经验的推论,则明显地是在做循环论证,将待决的论题当作 论证的根据了。既然人类的一切推论(知识)要么是解证的,要么是经验的,一个不可避免的 结论便是,在人类认识领域内不可能发现经验推论或归纳推理之合理性的根据。([2],pp.2 6 -37,40-42)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