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明:休谟问题的逻辑正解

2017-10-19 16:36 来源:《华南师范大学学报》 作者:熊明

  内容提要:休谟问题所应具有的形式当为:如何合理地辩护因果关系中涉及到的推理的必然性?从逻 辑的角度,它可解读为如下“因果推理问题”:如何合理地辩护任何一个因果推理都满足下 述必须性条件:从其前提能够必然地得出其结论?由此,通过肯定性地回答因果推理问题, 即证实因果推理在下述意义上是必然的:假使其前提都是假的,则其结论一定为假,我们实 现了从逻辑的角度正面解决休谟问题的目的。

  关键词:科学哲学/归纳逻辑/休谟问题/因果推理

 

  一、引论

  哲学问题常因模糊而留世。“休谟问题”即是其一。它导源于休谟在其《人性论》(以下简 称“《性论》”)中提出的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首次出现在下面常被引用的一段文字:

  对于进入因果观念中的那个必然联系的本质的问题,我们必须放弃直接的观察,而力图去 发现其他一些问题,加以考察,这种考察或许会提供一个线索,有助于澄清现在的问题。这 些问题共有两个,我将加以考察。

  第一,我们有什么理由说,每一个有开始的存在的东西也都有一个原因这件事是必然的呢?

  第二,我们为什么断言,那样一些的特定原因必然要有那样一些的特定结果呢?我们的因果 互推的那种推理[原译文为“推论”]的本性如何,我们对这种推理[原译文为“推论”]所怀 的信念的本性又是如何?(注:见[6],94。依据休谟之[2],我们就个别字词给出了不同于所引译本[6]的译文,并以“ 原译文”字样标明所引译本的译文,以下同。以“推理”而不以“推论”一词来解休谟原文 的“inference”,是因为前者所指为从推理前提到结论的得出过程,而后者特指推理的结 论。相比以下,“推理”显然更恰当一些。)

  休谟提出的两个问题分别涉及因果律和因果推理,它本身有一定的模糊性,哲学家因此能 够从各种角度介入此问题,从而给出不同的回答。事实上,休谟问题引起争议,不但因其解 决方案有异,而且也因对问题本身的理解有所分歧。一般说来,对“休谟问题”的理解,有 的以涉及因果律的那一问题为重,有的以涉及因果推理的那一问题为重,有的兼而有之。虽 然如此,由于休谟本人明显地以后一问题为主前一问题为辅,所以,以波普尔为代表,后世 哲学家多以涉及因果推理的那一问题为重。这一问题通常又被称为“归纳问题”,它主要又 以两种形式出现,可分别称之为“归纳问题1”和“归纳问题2”,如下所示:

  归纳问题1 能否合理地辩护任何一个归纳推理都满足下述必然性条件:从其前提真能够必 然地得出其结论真?

  归纳问题2 能否合理地辩护任何一个归纳推理都满足下述概然性条件:从其前提真能够概 然地得出其结论真?

  从逻辑的角度而言,大多数哲学家认为休谟问题即等同于归纳问题1或2(注:在这些哲学家中间,似乎只有施太格缪勒一人认定休谟问题就是归纳问题1。他认为“休 谟的归纳问题就是:有保持真实性的扩大知识推理吗?”转引自[15],88。在现代逻辑中, 例如,波普尔,Skirms,邓生庆,鞠实儿,陈晓平等等提供的“休谟问题”都具有上述归纳 问题2的形式。分别参见[4],7-8;[3],26;[11],43-44;[12],43;[8],174。其中波 普尔的情况稍微复杂些。他对休谟问题的陈述是正确的(见[4]第四页的“休谟的逻辑问题” ),但他的“重述”却具有归纳问题2的形式(见[4]第七至八页的“休谟归纳法逻辑问题”) ,并且当他对休谟问题进行解答时,他又把休谟问题转换为另外的问题进行回答。对此的详 细分析,又见[12],56-72。):只要解决归纳 问题1或2,也就从逻辑的角度解决了休谟问题;反之,如果不能解决归纳问题1或2,那么就 不能从逻辑的角度解决休谟问题。现在知道,归纳问题1或2的确不可能从逻辑上得到正面的 辩护。首先,在逻辑上,我们都知道保真性的推理只有演绎推理一类,把归纳推理看成是保 真性的显然是概念混淆,根本不可能指望在归纳推理的前提为真时,其结论一定为真这种情 形出现,更不用说去辩护它。因此,归纳问题1不可能从逻辑上得到正面的辩护。

  其次,从逻辑上而言,推理可分为从前提真必然得出结论真的演绎推理和从前提真概然得 出结论真的归纳推理两种,因此,要辩护归纳推理满足问题2中的概然性条件,我们要么借 助演绎推理来进行,但那样得不出归纳推理的概然性;要么借助归纳推理来进行,但是这个 被借助的归纳推理的概然性条件需要同样的辩护,这就导致一种无穷倒退,使得这一辩护永 无终止,而不可能完成。上述两种情况表明归纳问题2也不能得到正面的逻辑辩护。顺便说 一下,这个论证通常又被称为“休谟论证”(注:见[3],24。),因它最早源自于休谟所提出的一个形式上有 些类似的论证——在第三节,将会看到这个论证和休谟原来的论证并不相同。为区别起见, 本 文不再称此论证为“休谟论证”,而称之为“归纳论证”。

  正是基于不可能从逻辑的角度正面解决归纳问题这一事实,大部分哲学家(包括休谟本人) 都认为不可能从逻辑上(或从纯粹理性的角度)正面回答休谟问题,因而都倾向于把休谟问题 重述为另外的非逻辑问题而加以解决:从休谟提出的心理“习惯”解释到卡尔纳普等提出的 概 率解释和波普尔的证伪主义方案,没有一个是逻辑上的正面回答。然而,除非有证据表明休 谟问题确实在逻辑上等同于归纳问题1(或2),才能认为不可能从逻辑上给出休谟问题的正面 回答。在对休谟问题的各种处理中,人们也许太注重问题的解决,而缺少对问题本身应有的 谨慎,从而想当然地把休谟问题在逻辑的意义上等同于归纳问题。但是,这种想法远非初看 起来那样明显。它令人怀疑的地方不但涉及到休谟问题的历史原貌如何,而且也涉及到“从 逻辑的角度”如何解读休谟问题。在我看来,要合理地解决一个问题,必先正确地界定此问 题本身,否则就有南辕北辙之嫌。就休谟问题而言,我们必须仔细审视休谟问题本身,还原 它的历史真相,恰当地解读它,只有这样才能正确地解决这一问题。本文的工作就以考证休 谟问题为始,中间铺以对休谟问题的解读,最后才完成解决休谟问题之任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