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人类的自我发现之旅

2017-10-23 00:00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付迎亚

  

  人类有个千古之问:我是谁,来自哪里,要到哪里去?这一终极问题自人类诞生起便被不停追问,从苏格拉底到屈原《天问》,再到各时代的人们。实际这些追问等同于这样一个问题:茫茫宇宙中我们人类是孤独的吗?卡尔·萨根的《宇宙》则挣脱出地球桎梏,从宇宙角度回顾这颗淡蓝点上的智慧生命。

  人类对宇宙的好奇似乎与生俱来。很久以前便有女娲补天、嫦娥奔月的传说。卡拉哈里沙漠中的布须曼人把银河称为“夜空的脊梁”。西方狩猎部族的人则将星星想象为天上的篝火。人类先祖还修建了很多设施测量季节变化。柬埔寨吴哥窟、英格兰巨石阵、埃及阿布辛贝神庙都有测量日月运行的类似设施。

  为什么世界各地人们对宇宙都有如此浓厚兴趣?仅仅因为对那些亮点好奇?萨根在《宇宙》中如此解释:“因为我们要猎捕羚羊和水牛,而它们随季节而迁徙;水果和坚果只在特定时间成熟可以摘取,其他时间则不能。当有了农业后,我们必须按照季节种植和收获农作物。游牧部落则每年要在固定时间集会。读懂天空日历的能力其实攸关生死。”

  进一步研究结果更加令人兴奋。生物进化研究渐次表明,宏伟壮丽的宇宙不仅能让人类理解,而且人类实在就是宇宙一部分。生命起源和演化与恒星起源和演化有着密切联系。构成生命的元素来源于大爆炸产生的星尘,生命起源和突变源自宇宙射线,而地球生命则几乎完全依赖太阳光芒。

  人类对外星人的想象从未停止,对火星人的想象尤为狂热。洛厄尔建立一座大型天文台,终其一生寻找支持火星生命存在的证据。《星球大战》中的火星人震慑几百万对战争过敏的美国人。孩提时代的萨根曾无数次站在旷野,伸开双臂,恳求火星人把他传送到火星。

  在将探测器送出地球轨道后,人类就没停止过搜寻地外生命。对些微有生命存在可能迹象的发现,都会使人类备受鼓舞。究其原因,对探索地外生命的热衷,也是对“我们是谁”这一问题的追问。囿于自身限制,人类对生命的想象终难逃脱与地球生物相似之处,诸如皮肤、耳目、触角等。然而想想生活在同一行星上的地球生物,尚且拥有如此多样性,在迥然不同的星球上,又将产生如何完全不同的生物?对某种地外生命所作的研究,无论对象多么不起眼,都将极大改变生物学。生物学家将第一次理解其他可能的生命形式。人类对自身认知必将因此受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