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菲霞:马克思研究的两种进路

——以赛亚·伯林和戴维·麦克莱伦的对比

2017-10-27 10: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凌菲霞

  在英国,以赛亚·伯林是为数不多的早在1939年便写就马克思传的学者。伯林虽是分析哲学出身,却认为抽象或者分析的观点需要依附其与历史及个人思想的各种关系才能存在。于是,伯林对历史哲学产生兴趣。在经历了英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大萧条后,他对马克思主义研究产生热情。戴维·麦克莱伦是伯林的博士生,他的马克思研究是由伯林促成的。伯林建议他的博士论文选题——青年黑格尔派和马克思——正符合他对宗教在思想发展中的作用的兴趣。麦克莱伦认为,马克思对鲍威尔和费尔巴哈等人进行批判继承的过程,是黑格尔的观点变得具体化、与教会无关的过程。由此,他接受了伯林的选题建议。麦克莱伦被马克思所吸引,还因为他一开始“认为马克思的思想有这样的特点:虽不解释一切,但有一种全面全方位地看待事物的方法,是一种普遍的理论”。

  伯林对马克思的“一元论”批判

  伯林的马克思研究始于他的“马克思传”,他将唯物史观归纳为“一个封闭的系统,系统里的所有东西都要遵循一种预设的模式”,并勾勒出马克思的一元历史观。由于认为马克思的观点与自己的自由多元观理念相差很远,便激发了他对马克思思想源泉、同马克思有相同观点的历代思想家进行研究的兴趣。在理性主义、启蒙主义、经验主义以及浪漫主义等思想史研究中,他反对解决一切问题的、无所不包的体系,反对以追求种类的自然科学之法统摄追求个别的历史人文学科,反对只以一种方案统一人类众多的理想目标等。概括来说,伯林反对被其归纳为一元论的观点,在研究中从认识论、方法论和价值观三个角度批判了马克思的一元历史观;支持维柯、赫尔德和哈曼的反理性主义、多元知识观以及浪漫主义的自由意志和多元价值观等。

  伯林思想史研究的主线很清晰,目的也很明确,就是“反对一元、主张多元”。围绕该主线和目的对思想家进行归类划分,何尝不是以科学种类之法治人文个别之丰富?思想家复杂多样、差异不一的思想被处理成只有一元与多元的区别,这种唯一的区别何尝不是伯林所界定的“无所不包的体系”?这也就是说,在研究思想家时,伯林一以贯之的是一元论视角与方法。伯林批判一元论,却实践一元方法论。而造成这种矛盾的根本原因是,丰富的思想并非他的研究重点所在,突出一元论的思想特点并加以反驳才是其最终目标。伯林这种研究进路的弊端是明显的。20世纪三四十年代,西方人眼中的马克思常被描绘成令人难以亲近的、蓄着胡子的家长或立法者形象,是预测未来的发号施令的冷酷思想家。这种错误的形象在伯林的马克思传里被放大了,即他将马克思社会学说描绘成无限、绝对且封闭的系统。同样,在伯林后续的马克思研究中,他更是集中地凸显马克思的一元论主张,从而忽视了马克思思想的变化发展及其多样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