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社会形态论”与“四种生产方式论”再研究

——以《资本论》及手稿为中心

2017-10-30 15:34 来源:《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作者:郗戈

  作者简介:郗戈(1981-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三种社会形态论”与“四种生产方式论”的再研究对于重新理解“五种社会形态论”,进而对于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的当代发展具有重要理论意义,对于科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不能仅仅基于《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三种社会形态论”表述,局限于交换关系层面来理解其内涵,而是应该基于《资本论》从生产关系层面重新理解其深刻内涵。同时,也不能仅仅从历史进程的先后次序性角度把“四种生产方式论”简单化,而是应当从历史规律的深刻视角来把握其复杂内涵。“三种社会形态论”与“四种生产方式论”之间的统一性实质上是普遍规律与多元道路、历史规律与主体活动的统一性。正确把握“三种社会形态论”与“四种生产方式论”的统一性与差异性,对于推进历史唯物主义的当代发展、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科学认识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关 键 词:马克思/三种社会形态论/四种生产方式论/五种社会形态论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资本论》历史唯物主义思想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2XNJ013)的阶段性成果。

 

  国内外学界关于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的研究历程已有一个世纪之久,然而仍然存在不少分歧和争议,特别是关于“三种社会形态论”与“五种社会形态论”的关系问题,仍然是争论焦点。《资本论》手稿中的“四种生产方式论”构成了上述两种理论的中介环节,因而也一再成为讨论热点。这些争议和讨论不仅仅是一种纯学理的探究,还涉及我们如何去看待当代中国的时代定位、社会性质和发展趋向这样的现实问题。本文立足于国内外学界现有研究基础,力图重新理解“三种社会形态论”“四种生产方式论”及其相互关系,为“三种社会形态论”与“五种社会形态论”关系问题的探讨提供新的视角。

  一、从生产关系视角重新理解“三种社会形态论”

  对于“三种社会形态论”,目前学界主要关注的是《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的表述。这一理论是以集中的、显性的表述形式出现的,可以称之为“显性的三种社会形态论”。其特征是,以货币交换关系、物化关系的历史发展为基本视角看待人类社会及其主体(即现实的人)的发展史,以个人与社会关系、人的社会结合方式以及人的发展程度为标准划分“三种社会形态”。具体来看,《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货币”章先从货币交换关系的普遍发展引出物化关系的普遍发展,并将此标明为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不同于前现代社会和未来社会的关键特征。所谓物化,就是指人与人的社会联系颠倒地表现为物与物的社会关系(货币与商品的关系、交换价值),由此,个人间互相的全面依赖就表现为毫不相干、利益冲突的独立个人。而后,“货币”章才集中揭示了社会发展的三种形式、三个阶段。第一种社会形态通常简称为“人的依赖关系社会”,即“人的依赖关系(起初完全是自然发生的),是最初的社会形式,在这种形式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小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所谓“人的依赖关系”具体是指自然发生的或历史发生的个人相互之间的统治从属关系(血缘的、地缘的、家长制的、古代的或是封建的)。第二种社会形态简称为“物的依赖性社会”,即“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式,在这种形式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要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所谓“物的依赖性”是指个人对异己的物化关系(交换关系和生产关系)的依赖和从属。所谓“人的独立性”是指,个人由于普遍发展的物化关系而从人身依附关系中解放出来而获得的相对“独立性”。第三种社会形态简称为“自由个性社会”,即“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的生产能力成为从属于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个阶段”。马克思还特别指出了三种形态之间的关系:“第二个阶段为第三个阶段创造条件。因此,家长制的,古代的(以及封建的)状态随着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没落下去,现代社会则随着这些东西同步发展起来。”①显然,划分三种社会形态的主要线索是人的发展方式与发展程度,而划分的历史基础则是交换价值、货币关系的发展程度。进一步看,三种社会形态中还贯穿着个别劳动与社会劳动的矛盾关系的发展:第一形态是个人劳动直接隶属于地缘共同体无法全面社会化的阶段,第二形态是个人劳动通过普遍商品交换的中介而间接社会化的阶段,而第三形态是扬弃了劳动时间价值化这一中介机制,使得个人劳动可以直接社会化的阶段。由此,三种社会形态就可以理解为,自然经济、商品经济和产品经济(或时间经济)三种经济形态的发展阶段。然而,也有论者认为,“三种社会形态论”是依据货币交换关系区分的,没有达到生产关系的深度,因而没有建立在生产关系分析基础上的“五种社会形态论”深刻。那么,“三种社会形态论”真的只是局限于交换关系层面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