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会/王小伟:道德的规范性证明

——从康德到格沃思

2017-10-31 10:37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 作者:李建会 王小伟

  【摘要】 本文以康德哲学的绝对律令为背景,介绍了艾伦·格沃思的道德最高原则(principle of generic consistency,简称PGC)的证成。持道德基础论主义(foundationalism)的学者,如康德和格沃思,都认同道德是为行为提供了普遍有效的规范性标准,并认可道德有唯一最高原则。康德的道德哲学建立在三个前提之上:第一,康德预设了道德是普遍有效的,在此基础上通过先验分析法解释了绝对律令的可能;第二,康德的道德哲学建立在现象和物自体的区分之上;第三,康德对自然抱有特定的目的论理解,在此基础上认为人的本能和理性要求人对德福一致有根本诉求。格沃思的道德哲学并不做这三条预设,他从人人共享的施为能力着手,分析施为能力存在的必要条件。在此基础上,通过施为主体内在辩证慎思,解释了道德最高原则的可能。这一哲学思路虽然同康德道德哲学有相似之处,但因其放弃了康德的三条前提,所以在当代生活中更具有规范性说服力。

  【关键词】 格沃思;康德;绝对律令;普遍一致性原则(PGC)

  【来源】  《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2期(总第8期)

  【作者简介】 李建会,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协同创新中心教授;王小伟,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协同创新中心讲师

 

  一、背景

  道德哲学一项基本任务就是寻找到道德根基。道德基础论主义者认为道德有最高唯一的基本原则,该原则超越历史和具体的社会情境,可用来鉴别一切行为是否道德。美国哲学家艾伦·格沃思认为不同的哲学家,例如奥古斯汀、康德、祁克果、尼采等哲学家都试图寻找到道德最高原则,但他们的哲学却存在根本性的分歧。在知识领域,不同的哲学家可以分享对知识的共同的看法,但在具体知识的分析上则可能有不同观点。Gewirth,A,Reason and Morality,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0,p2.道德哲学的分歧则关于道德的根本最高原则,是对道德规范性来源有不同的看法。因此,不同的道德哲学之间在理论层面不可通约。那么,当这些道德原则互相冲突时,人们或将无所适从。在此背景下,格沃思将道德问题划分到三个基本领域:一是道德权威问题(authoritative question),即为什么遵守道德;二是分配问题(distributive question),即除了自己以外,谁的利益应该受到道德关注;三是内容问题(substantive question),即什么样的利益是道德利益。Gewirth,A,Reason and Morality,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0,p3.格沃思试图寻找一个理性证成的道德最高原则,该原则可以从理论上系统地回答以上三个问题,在实践上可以有效地解决不同道德原则冲突的困境。

  李建会王小伟道德的规范性证明——从康德到格沃思格沃思(Alan Gewirth)是美国道德哲学大家,芝加哥大学特聘教授,曾任北美哲学学会主席。1978年格沃思出版了 《理性与道德》(Reason and Morality)一书,提出了自称更具普遍性的道德最高原则PGC(普遍一致性原则,principle of generic consistency)。该书一经出版即在学界引起巨大反响,杜伦大学贝勒菲尔德(Deryck Beyleveld)教授出版专著《道德辩证必要性:为格沃斯辩护》一书系统回应了相关批评。Beyleveld,D,The Dialectical Necessity of Morality:An Analysis and Defense of Alan Gewirths Argument to the Principle of Generic Consistency,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2.遗憾的是,国内对格沃思哲学的译介很少。格沃思注意到,道德基础论尤其是康德道德哲学遭受到了巨大挑战,使得学界关于道德普遍有效的认同受损。于此背景下,他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建构起对道德普遍有效性的认同。本文将首先扼要地介绍康德道德哲学当代所面临的挑战,并在此基础上介绍格沃思的道德最高原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