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技术行为、科学理性与人文精神

——哈贝马斯的意识形态理论批判

2017-10-31 14: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蔡曙山

  内容提要:本文运用言语行为理论和语用学方法,分析哈贝马斯的意识形态理论,指出其作为意 识形态的科学技术理论的三个主要缺陷:对科学与技术不加区分,看不到技术的行为特 征,因而看不到技术行为与科学理性有本质区别;对科学技术的语言基础和文化因素不 加分析,因而看不到技术行为应该服从理性的约束;对意识形态中现代技术作用的夸大 以及对科学理性和人文精神的忽视,看不到人文精神、科学理性、技术行为三者的一致 性,因而找不到技术行为的合理化途径。文章对哈氏作为意识形态的科学技术理论作了 认真清算,并提出科学理性原则和技术行为规范的新概念及在此基础之上建立的意识形 态理论新框架。

  关键词:意识形态/技术行为/科学理性/人文精神/言语行为理论

 

  作为当代西方学术界的领军人物,哈贝马斯在人文社会科学的几乎所有领域都是卓有 成就的大师。在意识形态领域方面,他的理论也是独树一帜。在《作为“意识形态”的 技术与科学》一书中,他将科学技术(哈贝马斯更多地是在技术科学或“技术的科学化 ”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的)放在意识形态的祭坛上,论证了科学技术作为意识形态的合 理性,强调科学技术作为意识形态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哈贝马斯的意识形态理论是这样构造的:他首先明确指出科学技术是一种目的理性活 动,目的理性活动的总原则按照技术规则进行,通过有条件的预测和绝对命令、技能和 资格评定,解决问题,或惩罚失败,从而实现生产力的提高和支配技术力量的扩大。以 此为核心,哈贝马斯进一步提出目的理性活动与制度框架相一致的原则,现代社会总是 挑选具有目的理性的技术人员作为政治领袖的选择原则,以语言为媒介的相互作用的行 为原则,以模式、规则、法律、制度为框架的契约原则,以目的理性活动和相互作用为 出发点重新构筑的“合理化”原则,规范交往双方相互行为的期待原则,由于破坏有效 的技术规划而导致的惩罚和制裁原则,使统治的合法性产生效力的宗教原则,以及在所 有这些原则下产生的个人服从的原则——这些原则构成了哈贝马斯的科学技术意识形态 理论框架。在哈贝马斯看来,科学技术作为推动生产力发展的工具理性活动,还具有另 一种功能,即为现存统治提供合法性基础的功能,用哈贝马斯的话来说即“第一位的生 产力——国家掌管着的科技进步本身——已经成了[统治的]合法性的基础。”①(注: 哈贝马斯:《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学林出版社,1999年,第69页。)这 造成了科学技术的超越地位,这种地位又通过法律、制度和惩戒而得到加强,并通过宗 教、道德而得到巩固。科学技术最终上升为一种以新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意识形态并获得 至高无上的地位。在它面前,个人永远只能处于服从的地位。这样,由人类理性所创造 的科学技术最终异化为人类理性的主宰。

  本文认为,哈贝马斯的意识形态理论存在三个主要的理论缺陷:一是对科学与技术不 加区分,看不到技术的行为特征,因而看不到技术行为与科学理性的区别;二是对科学 技术的语言基础和文化因素不加分析,因而看不到技术行为应该服从人文精神的指导和 科学理性的约束;三是对意识形态中现代技术作用的夸大以及对科学理性和人文精神的 忽视,看不到人文精神、科学理性、技术行为三者的一致性,因而找不到技术行为的合 理化途径。

  在技术行为失去规范和有可能被滥用的今天,有必要对以哈贝马斯为代表的科学技术 意识形态理论进行批判。本文拟就上述三个方面展开这一批判,通过这种批判,建立意 识形态理论的新框架,注入新的内容,并确立新的关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