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亮:克尔凯郭尔的生存概念与唯心主义问题

——读阿多诺的《克尔凯郭尔:审美对象的建构》

2017-10-31 14:39 来源:《浙江学刊》 作者:张亮

  内容提要:本文是对阿多诺《克尔凯郭尔:审美对象的建构》一书的文本学解读。在阿多诺看来 ,被视为现代存在主义哲学源头的克尔凯郭尔的生存概念,并不是黑格尔唯心主义的解 毒剂,作为德国古典哲学的综合产物,它本质上是黑格尔唯心主义的内在化。阿多诺对 克尔凯郭尔的这种独特解读是建立在他对辩证法的独特理解基础之上的。

  关键词:克尔凯郭尔/生存/唯心主义/阿多诺/海德格尔/德国古典哲学

  

  存在哲学“反对那些由柏拉图、斯宾诺莎或黑格尔所代表的古典哲学思想”。①(注: 华尔:《存在哲学》,翁绍军译,三联书店,1987年,第14页。)因此,当克尔凯郭尔 在20世纪被重新发现的时候,最令人振奋的就是他反对黑格尔,其生存概念也就被历史 地塑造成了黑格尔理性主义的解毒剂。受存在主义的影响,英语学界长期以来很少正面 讨论克尔凯郭尔与黑格尔的关系问题,仿佛他们势如水火、不能具有传承关系似的。情 况只是到了80年代以后才有所改变,②(注:1980年,英语学界出版和翻译出版了正面 讨论克尔凯郭尔与黑格尔的关系的著作各一部,从而使这个被长期遮蔽的问题得到初步 解决,参见Mark C.Taylor,Journeys to Selfhood:Hegel and Kierkegaard,Universit y of California Press,1980,Niels Thulstrup,Kierkegaard's Relation to Hegel,t rans.,George Stengre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80.)日益摆脱存在主义桎梏 的人们逐渐清楚地认识到,只有“把黑格尔和克尔凯郭尔摆得更近,他们之间的差异才 能更清楚地浮现出来”。③(注:Taylor,Journeys to Selfhood:Hegel and Kierkegaa rd,p.21.)对于阿多诺来说,这从来就不是问题。在1933年出版的《克尔凯郭尔:审美 对象的建构》一书中,阿多诺首先从诗中为克尔凯郭尔争得哲学家的名分,并随即指出 他还是一个唯心主义哲学家之后,④(注:See Adorno,Kierkegaard:Construction of the Aesthetic,trans.,Robert Hullot-Kentor,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89 ,chapters1-3,并参见张亮:《克尔凯郭尔、内在性与唯心主义问题》,《福建论坛》 2002年第2期。)就把注意力的焦点放置在了他的生存概念上,指出“他反对康德,寻求 具体的本体论计划;反对黑格尔,寻求一个不屈服于现存并把它吸收到自身之中的本体 论计划。他因此修正了后康德的唯心主义过程:放弃了同一性的要求。……(然而他又) 与黑格尔的同一性保持一致,牺牲了康德的先验客观性。”⑤(注:Adorno,Constructi on of the Aesthetic,p.74.)总之,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并没有被消除,只不过以一种隐 蔽的、具有宗教神秘主义色彩的方式内在化于生存概念之中了。

  一、生存与真理,或克尔凯郭尔与海德格尔的差异

  在克尔凯郭尔的复兴中,为什么其生存概念成了“当下最突出的一个”?阿多诺认为, 这与克尔凯郭尔生存哲学本身的旨趣没有关系,因为它与“官方基督教”的斗争已不再 具有迫切性;与卡尔·巴特的辩证神学对克尔凯郭尔的继承也没有关系,①(注:关于 巴特的辩证神学与克尔凯郭尔的关系,可以参见利文斯顿:《现代基督教思想》下卷, 何光沪等译,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648—670页。)因为前者从来都没有使后者 超出基督教的内部争论,成为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只是在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发表 之后,他的生存概念及其对真理问题的系统阐述才变得非常令人注目,“作为‘生存的 意义’问题,本体论问题今天更多地是从克尔凯郭尔那里被读取出来的”,②(注:Ado rno,Construction of the Aesthetic,pp.68、69.)尽管海德格尔本人在《存在与时间 》中总是试图弱化这一点。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对克尔凯郭尔的生存概念的分析中,阿 多诺更多地是强调它与海德格尔的差异:③(注:阿多诺这里的评论主要是针对《存在 与时间》(陈嘉映等译,三联书店,1987年)第三节“存在问题在存在论上的优先地位” 做出的。)“在克尔凯郭尔那里,生存不可以被理解为‘生存方式’,即使它向本身‘ 敞开’也不行。他并不关切那‘必须在生存的生存论分析中被找寻到的’‘基础本体论 ’。对克尔凯郭尔来说,生存的‘意义’问题不是生存恰如其分地是什么的意义问题, 而是什么给予生存——自身中的无意义——以一个意义的问题。”④(注:Adorno,Cons truction of the Aesthetic,pp.68、69.)——阿多诺当然不是要把克尔凯郭尔与海德 格尔对立起来,他不过是想指证当代存在主义哲学的荒谬性(paradoxy):唯心主义的起 源被不加区分地视为了唯心主义的解毒剂!

  阿多诺从三个方面讨论了克尔凯郭尔和海德格尔的差异。首先是生存概念与本体论的 关系问题。⑤(注:我们注意到了当前国内学界围绕着“Being”和“ontology”所展开 的热烈讨论。在本文中,我们之所以把ontology一般性地译成本体论而非存在论,并不 是因为我们已自认为对此问题有了一个终极解答,而仅仅是为了正确地传达阿多诺本人 的意向:作为海德格尔的同时代人及其理论“遗产”的真正“继承人”,阿多诺自然明 了海德格尔在此问题上的看法,不过,在他看来,从胡塞尔到海德格尔的现代哲学并没 有像它自己所认为的那样超越传统哲学,它不过是以一种新形式重复了从康德到黑格尔 的古典哲学历程,因此,ontology固然是存在论,但从本质上讲它还是黑格尔意义上的 本体论,就像在胡塞尔之后,idealism固然是观念论,可本质上还是唯心主义一样。) 海德格尔说:“此在这样或那样地与之相关的那个存在:总之此在无论如何总要以某种 方式与之相关的那个存在,我们称之为生存。”⑥(注: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 第16、16、17、176页。)生存是此在具有优先性的一种存在方式,此在作为存在者,它 的与众不同之处即在于“它存在论地存在”,“因而其它一切存在论所源出的基础存在 论必须在对此在的生存论分析中来寻找”。⑦(注: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第16 、16、17、176页。)就生存在海德格尔那里具有超越自身存在的能力这种意义来说,“ 此在”也就是“自由地为对最本己的能在而自由存在的可能性”,在这个意义上,“此 在”与领会有关,“领会是此在本身的本己能在的生存论意义上的存在”。⑧(注:海 德格尔:《存在与时间》,第16、16、17、176页。)用阿多诺的话来说,在海德格尔这 里,生存的意义“被标示为了解释性的本体论追问的意图”。⑨(注:Adorno,Construc tion of the Aesthetic,pp.68、69.)按照阿多诺的解释,克尔凯郭尔的生存不是通过 “意义”来解释自身,而是把自己从无意义和偶然性中分离出来,在引证了《重复》中 匿名的朋友10月11日信中关于生存的那段著名的疑问之后,⑩(注:Kierkegaard,Fear and Trembling and Repetition,trans.,Howard V.Hong and Edna H.Hong,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83,p.200.)阿多诺说:“克尔凯郭尔自己只是在论辨的意义上使 用本体论术语,它等同于形而上学。如果它适用于真理,那么,……生存不应以本体论 的方式进行术语表述。……既然本体论是在生存领域被发现的,那么,它就不能同时是 本体论‘问题’的解答,‘意义’远非生存可能性的结构……应标示为超越生存的、确 定的‘无限’”。(11)(注:Adorno,Construction of the Aesthetic,pp.68、69.)尽 管都具有“生存论-本体论”的哲学旨趣,但与要在生存中发现本体论问题的解答的海 德格尔不同,克尔凯郭尔“为了最终使它们分开,他的凝神辩证法(dialectic of engr ossment)才把生存与本体论连在一块”。①(注:Adorno,Construction of the Aesthe tic,pp.70、70、70、71.)在“简单生存”、“纯粹生存”与克尔凯郭尔的“历史性生 存”,生存的静力学与生存的“动力学”之间进行了一种并不是非常清楚的界划之后, 阿多诺得出一个结论:“克尔凯郭尔想保存一个作为显明的先验意义的竞技场的内在意 识,与此同时在黑格尔那里,这个意义是内在于先验意义之中的。”②(注:Adorno,Co nstruction of the Aesthetic,pp.70、70、70、71.)——在我们看来,尽管存在类主 体和个人主体的差异,但克尔凯郭尔生存哲学的逻辑结构其实与青年马克思的异化史观 是极其一致的:异化是历史地形成的人的生存状态,人的本质不是消失了,而就存在于 异化之中,只不过是以颠倒的形式存在着罢了,因此,我们不是要在异化中认识、领会 人的本质,而是要通过对异化的认识扬弃异化,回复人的本质、找寻到生存的意义。就 此而论,克尔凯郭尔是黑格尔学派解体后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一支,我们相信此时的 阿多诺对这一点应当是有所领会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