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尼采的哲学解释学思想

2017-10-31 15:03 来源:《四川大学学报.哲社版》 作者:李知恕

On Nietzsche's Thought of the Science of Philosophical Interpretation LI Zhi-shu Editorial Department,Journal of Sichuan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s Edition,Chengdu 610064,China

 

  内容提要:在尼采看来,人的认识是由人的强力意志中心发射的对世界的透视,这种透视所得的 结果是“外观”;透视在本质上是评价和解释,是意义的置入,只是表达的不同价值主 体的“视界”;解释是通过语言完成的,语言作为隐喻预先就构成了人们解释的基本“ 视界”即“先见”,人们只能是在一定的语言“先见”的“视界”内实现对世界的解释 ;因此,任何解释都只具有相对的意义。尼采的这些思想对哲学解释学的产生与发展具 有极大的启发意义,并由此使他自己在现代哲学解释学的发展过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According to Nietzsche,man's cognition is a perspective into the world by the transmission from the center of strong willpower,and the result of this perspective is something“external”.In essence,perspective is comment and i nterpretation,is the insertion of meaning,and is the“view”expressed by dif ferent value holders.Interpretation is achieved by way of language,which,as a metaphor,constitutes people's basic“view”of interpretation,namely,the “ foresight”.Only within the “view”of language“foresight”can people inter pret the world.Therefore,any interpretation is relative.Nietzsche's thought is rather inspiring for the emergence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cience of phil osophical interpretation,and he thus plays an important part in the developm ent of the modem science of philosophical interpretation.

  关键词:尼采/解释学/透视/解释/Nietzsche/science of interpretation/perspective/inte rpretation

 

  对于哲学解释学之发展史的研究,人们通常只是由伽达默尔回溯到海德格尔和狄尔泰 ,再往前便只是施奈尔马赫的方法论的解释学和中世纪的《圣经》解释学了。随着对解 释学研究的深入和对尼采思想研究的深入,人们越来越注意到,尼采在现代哲学解释学 的发展过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狄尔泰、海德格尔、伽达默尔等几位哲学解释学发 展史中的关键人物都研读过尼采著作并从中获得启发。所以,费格尔在一篇《尼采与二 十世纪哲学解释学思想》的文章中明确指出,应该重新考察尼采在哲学解释学奠基中的 作用,否则不可能弄清解释学发展的决定性线索[1](368页)。

  哲学解释学的兴起,基于两个方面的重要认识,一方面,一切认识都是解释,并不存 在纯客观的世界“文本”;另一方面,解释必须借助于语言,人类的语言在相当程度上 决定了人的世界图景。尼采在其透视主义认识论和对形而上学的语言根基的考察中已非 常敏感地触及并讨论了这些观点。本文将从认识与透视,评价与解释,哲学与语言三个 方面梳理尼采的哲学解释学思想。

  一、认识与透视

  尼采把世界看作一个由强力意志的永恒轮回所规定的生成世界。世界作为生成,是变 易、是混乱,并无规则、形式、目的和意义可言。但是,作为生成世界的一部分的人的 生存不能对这种混乱和无意义无动于衷,因为“生命建立在对持有者和有规则地重复者 的信念的前提上”[2](481页)。因此,为了生存,就必须把“生成”存在化,即必须建 立一定的行为图式。而为了建立行为图式,就必须把世界图式化。人的认识就是这种把 世界图式化的过程。尼采说:“目的不在于认识,而是模式化,——要强加给混乱以足 够多的正规性和形式,以满足我们的实际需要”[2](481页)。模式化即图解作为一种“ 解释现实”的特定方式,是强力意志通过人的生命活动征服混乱在认识活动中的集中表 现,在形式上,它表现为知性逻辑。尼采说:“逻辑学试图按照一个由我们设定的存在 模式去认识现实的世界,更确切地说,它使我们学会了图画和算术……”[2](257页)。

  由于人的生命本能天然地厌恶混乱、寻求秩序,所以,通过简化、图式化来排除混乱 ,建立秩序,乃是由生命本能直接派生出的一种能力。“我们身上有一种起整理、简化 、伪造、人为分割作用的力”[2](261页)。这种力量就是化身为求知欲的强力意志。我 们的整个认识装置都是用来抽象化、简化、以便“强占”事物的。当这种装置指向外部 世界时,便有了科学。“迄今为止,科学就是通过‘解释’一切的假说来达到完全消除 事物复杂性的方法——也就出自理智对混乱的反感。”[2](640页)而当作为认识的强力 意志指向我们的内心世界时,就有了道德。“同一种反感又在观察我自身时拨动了我的 心弦。因为,我也想通过某种模式形象地设想内心世界,并且以此超越感理智的混乱。 而道德就是这样一种简化的图式。”[2](641页)无论是作为对内心世界的图解的道德, 还是作为对外部世界的图解的科学,在尼采看来,都是从不同的强力中心发射出的对世 界的透视。所以,尼采又把他的认识理论称为“欲望的远景观”或“透视主义”[2](28 5页)。

  “透视”(Perspektive)本是绘画术语,有透视、远景、视角等含义。尼采用透视来说 明认识的本质,一方面表示认识取决于认识者的生存条件、生存实践需要,正如透视画 面取决于画家的位置、视角等;另一方面在于强调认识的相对性,这种相对性既表现在 范围上认识是有界限的,就像透视画面是有地平线的一样,也表现在性质上认识如同透 视画面一样是错觉,而不是对现实的镜子式的直接反映。尼采有时又把这称为“光学” ,因为“光学”是反对力学的、机械论的认识论的,正如透视主义是反对平面式反映论 的。比如尼采称审美为“剧场前台的光学”,“对美和丑的判断,总是近视的”,“这 样看来,一、对美的判断是近视的,这种判断只能看到切近的结果;二、它通过一种受 各种有关美的判断联合制约的魔法而纠集了刺激自己的对象——而这种魔法同对象的本 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2](305页)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