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的终结”:一个“后现代”神话?

2017-10-31 15:04 来源:《天津社会科学》 作者:何中华

  内容提要:20世纪有关“哲学的终结”或所谓“后哲学”的呼声几乎不绝于耳。一般地说,对哲 学的合法性真正具有解构作用从而构成威胁的,主要有海德格尔、德里达、罗蒂、利奥 塔等人的观点。通过对他们的思想进行剖析,可以发现,“哲学终结论”对以往哲学的 颠覆,在很大程度上乃是基于对传统哲学的某种误解。他们对哲学所作的解构,不过是 一个“后现代”的神话而已。

  关 键 词:哲学的终结/后现代/神话

 

  整个20世纪,有关“哲学的终结”或所谓“后哲学”的呼声几乎不绝于耳。今天,哲 学的确面临着这样一种抉择:它要么放弃自己存在的权利,要么为自己的存在辩护。对 于当代语境下的哲学来说,这是一个问题,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

  大致说来,哲学的合法性在20世纪所遇到的危机,主要是来自两个方面的挑战:一是 逻辑实证主义对形而上学的“拒斥”;二是来自所谓后现代主义的“解构”。至于前一 个方面,由于逻辑实证主义内部所暴露的悖论和困难,哲学形而上学可以说已经“不战 而胜”。蒯因的“本体论承诺”以及逻辑实证主义对所谓“证实原则”所作的自相矛盾 式的修正,早已表明拒绝形而上学是不可能的。现在的问题是,哲学如何应对来自后现 代主义的挑战?

  在严格的意义上,后现代主义不是一种具有统一模式和清晰边缘的思潮。即使按照后 现代主义本身的信念,这样一种有其“硬内核”的状态,也恰恰跌入了为后现代主义所 反对的那种“元叙事”的陷阱。“后现代主义”本身就反对什么“定义”,因为任何定 义都不能不包含“元叙事”,而这恰恰为后现代主义所抵制。有人甚至说:“有多少个 后现代主义者,就可能有多少种后现代主义形式。”(注:Featherstone语,转引自波 林·罗斯诺《后现代主义与社会科学》,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年版,第18页。)所以, 对于被纳入后现代思潮的各式各样的主张,我们很难作出一种抽象式的概括,而只能根 据它们各自的修辞和叙述来加以具体分析。一般地说,对哲学的合法性真正具有解构作 用从而构成威胁的,主要有海德格尔、德里达、罗蒂、利奥塔等人的观点。下面让我们 对这些有代表性的观点进行一番剖析,看他们对哲学的“解构”究竟是真实的,还是一 种“神话”?

  一

  海德格尔明确宣布:“哲学在现时代正在走向终结。”(注:海德格尔:《面向思的事 情》,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60页。)当然,海德格尔并没有把“哲学的终结”天真 而肤浅地理解为哲学的“中止”,而是理解为哲学的“完成”。因此,他指出:“哲学 之终结是这样一个位置,在那里哲学历史之整体把自身聚集到它的最极端的可能性中去 了。作为完成的终结意味着聚集。”(注:海德格尔:《面向思的事情》,第59页。)问 题在于,他所谓的“哲学”究竟意味着什么?而哲学的“完成”又意味着什么?

  在海德格尔看来,当我们追问“存在是什么”的时候,已经期待着得到一个关于存在 的定义了,而“‘存在’这个概念是不可定义的”(注: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 商务印书馆1987年版,第5页。)。于是,“在的遗忘”就植根于形而上学的提问方式本 身。“在的遗忘”意味着“思的贫乏”。因为当在者凸显出来之后,科学技术就必然成 为人们把握在者的最恰当和最有效的方式。所以,当技术统治完备之后,那种使“在” “在者”化的“哲学”也就“终结”了。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哲学之终结显示为一 个科学技术世界以及相应于这个世界的社会秩序的可控制的设置的胜利。”(注:海德 格尔:《面向思的事情》,第61页。)显然,海德格尔所谓的哲学的“完成”,也就是 他所说的“在的遗忘”及其展现方式——技术统治的充分实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