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传统理性概念,构建当代理性形式

——理性与非理性关系再认识

2017-10-31 15:11 来源:《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作者:袁振辉 辛望旦

  Beyond Traditional Logos to Construe Modern Expression of Rationality ——Reconsideration of Rationality and Irrationality YUAN Zhen-hui/XIN Wang-dan Faculty of Law & Politics,Southern Yangtze University,Wuxi 214063,China

  内容提要:后现代哲学对传统理性概念的批判,以及后现代哲学的社会基础和科学背景,值得我 们去分析和揭示。西方现代性的内在矛盾是:一方面是充满了不确定性而又渴望确定性 ;另一方面是人们在获得了一些东西的同时又失去了一些甚为珍贵的东西。现代科学所 揭示的事物的相对性、非确定性、不完全性破坏了人们旧有的确定性世界观。因此,超 越传统理性的概念框架,构建当代的理性形式,已经成为历史的必然和时代的呼唤。理 性结构的当代内涵在于:理性是规定与超越、确定与不确定的统一;理性是逻辑与非逻 辑(隐喻、直觉)的统一;理性是基础(中心)与非基础(边缘)的统一;理性是认识(真)与 价值(善美)的统一。

  The paper has an analysis of postmodern philosophy's criticism of traditio nal logos to discover the social and scientific backgrounds of postmodern ph ilosophy.The inner contradiction of western modernism lies in its uncertaint y and devaluation.The relativity,uncertainty,and incompleteness discovered b y modern science damage the old belief in the certainty of the world.Therefo re,it's necessary to construe modern expression of rationality beyond tradit ional logos to echo the history and modern time.This paper ends with the dis cussion of the modern connotation of the structure of rationality:rationalit y is the unity of regularity and irregularity or certainty and uncertainty;l ogos and irrationality(metaphor,intuition);center and margin,and cognition(t ruth)and value(morality,beauty).

  关键词:理性/非理性/逻辑/隐喻/认知/价值/rationality/irrationality/logos/metaphor/c ognition/value

 

  在当代西方社会,特别是思想文化领域,产生了一股在思维方式上有别于传统思维, 被称之为“后现代主义”的思想潮流。这是一种专事摧毁的否定性思维:“非哲学”瞄 准的是传统的哲学观;“非理性主义”的对手是“理性”;“后人道主义”发难的对象 是“人”;“非中心化思潮”攻击的是“中心”;“反基础主义”摧毁的是“基础”; “解构主义”志在消解一切二元对立结构;“后现代解释学”对确定的、终极的“意义 ”发出了挑战;“视角主义”否定了认识事物的单一“视角”的存在等等。[1](P2)尽 管后现代思想家大多视理论为游戏,拒斥传统的“哲学”概念,但仔细体察便不难发现 ,他们所进行的却是地地道道的哲学运思。海德格尔经常喜欢引用荷尔德林的一句诗: “危险孕育拯救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后现代思想家告诉我们的,正是他们 用忧郁的目光洞察世界的结果。相比之下,伽德默尔的看法则比较乐观:“难道人们就 可以目送傍晚夕阳的最后余辉——而不转过身去寻望红日重升的最初晨曦吗?”[1](P33 )这也正是本文探讨构建当代理性形式的初衷。

  一、后现代哲学对传统理性概念批判的启迪

  哈贝马斯认为非理性主义是后现代主义的主要特征,而非理性主义则以对传统理性的 “非难”和批判为表征。

  首先,非理性主义向理性的权威性进行了发难。按照理性主义不证自明的假定:人是 理性的动物,理性是人的本质,理性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地位。理性的自主为王,是与 它以绝对真理的化身自居相联系的。非理性主义从根本上摒弃了这种“绝对真理的幻想 ”,尼采将它讥讽为“幻影崇拜症”。当尼采宣布“上帝死了”的时候,同时也意味着 宣告了“绝对真理”的终结和理性的死亡。尼采指出,“我们不相信有所谓永恒的概念 、永恒的价值、永恒的形式、永恒的灵魂。”[2](P148)传统哲学家对理性体系的迷恋 是孩子气的,是不成熟的表现。因为人的存在是变动不居的,开放的,而体系则是封闭 的。所谓理性、真理的体系一旦建成,就把思想自身囚住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尼采 称传统的理性哲学家为作茧自缚的“大蜘蛛”、“苍白的概念动物”。因为他们缺乏历 史感和生成意识。

  其次,非理性主义强调:传统理性的无限权威,是建立在对非理性贬低、压制、扭曲 的基础上的。柏拉图认为理性是灵魂中最高贵的、不朽的部分,斯宾诺沙认为只有理性 克服了非理性才能达到自由。一句话,把理性抬到无所不能的绝对高度,排斥、抹杀、 扭曲非理性的东西,是传统理性主义哲学家在认识论上的主要局限。在非理性主义者看 来,理性并非象它自认为的那样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人并不能理性地控制自己的行动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业已证明,所谓统一的理性是由原我、自我和超我三个部分组 成的,而由非理性统摄着。在推翻了理性的权威之后,非理性主义者将各式各样的非理 性的东西推上前台。从尼采的“权力意志”到拉康的“欲望”,从德里达的“本文”到 福柯的“历史”,从海德格尔的“思”到列维那的“异”,无不以混沌、流动、无序为 特征。

  再次,与早期非理性主义从认识论角度颠覆理性的权威性相区别,战后的非理性主义 者进一步从政治上揭露了理性的极权性和压迫性,从一个新的视角对理性展开了批判。 列奥塔称黑格尔哲学为“理性的极权主义”。而德里达则认为,西方理性是与一种压迫 性的、极权性的生活方式和种族中心论的文化帝国主义相同一的。霍克海默在《理性的 黯淡》一书中认为,理性话语的核心包含着一种暴力的因素,极权主义的因素,是对现 实的奴役和对机械论的捍卫。正是理性自身本质中包含的病态,使得最初作为神话的解 毒剂而出现的理性,最终转变成了一种新式神话,一种奴役人的力量。在这一过程中, 科学与逻辑成了理性的重要帮凶,语言也变成了一种工具,抗议之声不再发出,思想本 身因此也被摧毁了。一句话,理性已经成为一种工具,一种统治工具。[1](P110)福柯 则认为,一部西方文明史,就是一部残酷监禁、野蛮驱逐“疯人”的历史,是人类以理 性名义对无理性的病人进行血腥镇压的历史。理性将非理性排除在社会之外,从而确立 了自己在近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正统权威地位。福柯利用自己的谱系学成功地将理性历 史化了,即理性在根本上是历史的,理性不是自己的根据,理性是历史地与权力联系在 一起的。理性与非理性的现代区分正是理性权力运作的结果。福柯指责笛卡尔从他的怀 疑方法圈定的理性园地里排除了非理性的冲动(动机)。

  最后,当代非理性主义揭露了理性的工具性、理性方法的局限性。传统哲学的方法可 以分为两类:一是经验归纳法,二是理性演绎法。对此,非理性主义以非理性的情感思 维和直觉方法对之进行了强有力的挑战。有的非理性主义者赋予情感以方法论的意义。 克尔凯郭尔就把情感当作个人把握自己存在境况的认识方式。在他看来,只有融入生活 情感体验才是正确理解对象和自我的唯一途径。海德格尔也强调,人是用他的整个身心 、整个存在,而不是单用他的反思来理解自己的。人对世界的知觉,首先是由情绪和情 感揭开的,而不是靠概念。还有的非理性主义者用直觉和体悟来对抗传统的理性方法。 所谓直觉,按照柏格森的界定,就是一种“理智的体验”。柏格森认为,理性、逻辑的 框架只适用于僵死的无生命物质,对有生命的东西用逻辑的、静态的、几何学的方法进 行处理,必然会把它所有的一切本质的东西统统剔除干净。概念虽然作为满足于我们生 活的实用目的的工具是有用的,但决不可能通过它们达到事物最内在的本质。因为它们 只能变动为静、变个别为一般、变复杂为单一。一句话,把川流不息的、活生生的实在 肢解成一堆毫无生气的碎片。而惟有直觉才能完全地把握变动不居的实在。因为真正的 直觉总是对于一个不可分割的连续体的直觉。它代表了思维方式上的一个重大转向:人 由外在的冷静观察者、分析者变成存在的关心者、参加者。

  综上所述,非理性主义确实看到了传统理性主义方法的片面性和局限性,看到了理性 主义将概念等同于整个知识的误区。这种思维方式上的转变是对传统哲学和当代逻辑实 证主义的否定。尼采曾深刻地指出:“几千年来凡经哲学家处理的一切都变成了概念木 乃伊,没有一种真实的东西逃脱了他们的手掌。”[3](P22)阿多尔诺则以“否定的辩证 法”来消除对一切概念的崇拜:“哲学致力于通过概念而超越概念。”他认为传统的“ 古老形式”的概念有两个缺陷:一是只体现普遍,不能与作为特殊的对象同一;二是不 能把握运动。当然,阿多尔诺的目的并非取消概念,而是试图将人们从对概念的魔力的 痴迷中解脱出来,阻止概念不断升级自身的绝对。他主张思维应从形式逻辑的同一律中 解放出来,辩证地进行思考。他的否定辩证法是批判逻辑的代名词,而所谓批判的逻辑 就是在逻辑的实施中对逻辑的东西进行批判的理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