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荣经陋史”到“六经皆史”

——宋明经史关系说的演化及意义之探讨

2017-10-31 15:28 来源:《史学理论研究》 作者:向燕南

  经史关系的问题,是中国古代学术史中的一个重要论题。由于对这个问题的讨论,涉及史学在中古时期的发展中,力图摆脱经学的笼罩获得“史学自主”的理论问题,所以前贤学者 ,对此有过不少的讨论,尤其是对清代史学理论家章学诚提出的相关理论,论述得尤多。本 文考虑到这一命题在学术思想史中,往往因学术语境的不同而表现不同内涵的复杂特点,试将此论题,置于思想学术史的演进过程当中,考察其提出的学术思想史的渊源及其演进的内 在理路,从一个新的角度对其予以阐释,进而揭示它在史学史中的意义。

  一

  经史关系的讨论,虽然很早就有学者提及,但是真正展开对二者尊卑关系的讨论,实际是 从宋代开始。对此,清代的钱大昕曾有所论述。《廿二史札记》钱大昕《序》云:

  经与史岂有二学哉?……初无经史之别,厥后兰台、东观,作者益繁,李充、荀勖等创立四 部,而经史始分,然不闻陋史而荣经也。自王安石以猖狂诡诞之学要君窃位,自造《三经新 义 》,驱海内而诵习之,甚互诋《春秋》为断烂朝报。章、蔡用事,祖述荆舒,屏弃《通鉴 》为元祐学术,而十七史皆束之高阁矣,嗣是之道学诸儒,讲求心性,惧门弟子之泛滥, 无 所归也,则有诃读史为玩物丧志者,又有谓读史令人心粗者。此特有为言之,而空疏浅薄者 托以藉口,由是说经者日多,治史者日少。彼之言曰:经精而史粗也,经正而史杂也。

  按照钱大听的观点,在学术的发展中,虽然早就出现了经、史分途,但是始终“不闻陋史 而 荣经也”。直至宋王安石废汉唐经注,倡言新学,“诋《春秋》为断烂朝报”,其后则又有 理学的兴起,“诸儒讲求心性,惧门弟子之泛滥无所归也,则有诃读史为玩物丧志者”,发 展至此,经与史在地位上才出现尊卑高下的差异。(注:宋代之前,虽有隋王通提出“昔圣人述史三焉”,即“六经”中的《尚书》、《诗经》及《春秋》三经“同出于史”的观点。但是王通此说实质意图是强调三经的体裁与立意的不同,并未提出经史尊卑的问题。所以他结论说:“此三者同出于史,而不可杂也,故圣人分焉。”见王通《中说·王道》篇。)

  我们说,钱大昕的论述虽然明显带有清人基于汉学立场对宋人学术批判成分,但也确实在 某种程度抓住了经史关系变化的关节所在,即理学的形成和发展对于人们经史关系的认识产 生有很大的影响。史称:“自王氏之学兴,士大夫非道德性命不谈。”(注:赵秉文:《滏水集》卷一《性道教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册119 0。)王安石作为北宋著 名思想家、政治家,虽然一直受着理学中人的批判,但是其开启一代学风,在一定意义上促 进理学发展之功,却是学术思想史不争的事实(注:如钱穆先生即云:“(王)安石虽是宋学初期的人物,但他实已探到此后宋学之骊珠。” 见钱穆《宋明理学概述》,台北:台湾学生书局1984年版,第23页。)。钱穆先生认为王安石对待读经的态度是“ 在致我之知以尽圣,然后于经籍能有所去取。此见解,竟可谓是宋人开创新儒学的一条大原 则”。(注:钱穆:《宋明理学概述》,第22—23页。)所以在一定意义上,钱大昕是以王安石为经史关系观念发生变化之橥,揭示了学术 思想演化中,理学思想的形成对经史关系观念影响的内在理路。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