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凯/杜胜利:现代系统论与中国传统形神观

2017-10-31 16:27 来源:《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曾凯 杜胜利

Modern System Theory and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Theory about Body and Mind

  内容提要:长期以来,人们一直习惯于以西方哲学中的还原论的思维方式来分析、评估中国传统哲学 中的形神观。可是,形与神的关系原本就是一种整体的关系、一种系统的关系,中国传统哲 学中的形神观也是一种整体观、一种朴素的系统观,因此,用还原论的观点是无法作出合理 评价的。为此,本文试图从现代系统论的角度对中国传统哲学的形神观进行重新评估。

  For a long time,the "body/ and the "mind/ category in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philosophy has been analyzed according to the reducing theory in western philos ophy,and as a results,it has not been gotten reasonable evaluated in the acade mic circle.Howeverm,the relation between body and mind is a system one,the tr adit ional theory of body and mind in China is a kind of integrated theory,which is a plain and original form of modern system theory,so this article tries to reva lue it from the modern system theory.

  关键词:系统论/中国传统哲学/形/神/心/system theory/Chinese traditional philosophy/body /mind

  标题注释:形神与心理 中图分类号:B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2646(2001)05-26-06

 

  中国哲学、印度哲学与西方哲学并列为世界三大哲学体系。多年来,我们一直在用西方哲 学中还原论的思维方式解释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形神关系,没有看到中国传统哲学对形神关系 的解释采用的是与西方哲学中还原论的思维方式截然不同的系统论的思维方式。现代系统论 和自组织理论的产生为我们正确理解和认识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形神关系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 方法。我们认为运用西方哲学中的还原论的思维方式解释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形神关系是不正 确的,中国传统哲学是用系统论的思维方式解释形神关系的。中国传统哲学对形神关系的认 识 主要体现于中国传统医学理论中。

  一、中国传统的形神观

  《黄帝内经》是中国传统医学理论,产生于秦汉时代,包括《素问》和《灵枢》两部分。《黄帝内经》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它系统地阐述了中医学的理论原则和体系结 构,中国传统医学理论就是在《黄帝内经》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黄帝内经》在吸取了先 秦《管子》和《荀子》形神观点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自己独具特色的形神理论。

  管子认为“凡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以为人”(《管子·内业》)。荀子在 管子形神二元论观点合理成份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形具而神生”(《荀子·天论》)唯物 的一元论观点。形与神是《黄帝内经》中的两个基本概念。《黄帝内经》认为形与神是构成 人的两个基本要素,是人生命不可缺少的两个部分,人就是形与神的统一,缺少其中的任何 一个要素——或形或神,人都不能成为人。一旦形神分离,人的生命也就结束了,人也就不 存 在了。

  那么什么是“形”呢?人们习惯认为“形具而神生”中的“形”指的是用眼睛能够看到,手可以触摸到的肉体,它包括生理解剖学中所指的各种肌肉、骨骼、器官,以及肉眼无法看到的 处于人体不同层次中的细胞、分子、原子等,即构成人的形体的各种实体物质。实际上,仅 仅把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形”理解为构成人体的各种实体物质是不正确的。中国传统哲学 认为“形具而神生”中的“形”指的是一种活体,一种处于运动中的活体,而不是现代生理 解剖学中所指的那种静止的尸体。这种观点主要体现于中医对人体的认识当中,通过中医脏 腑理论可以了解中国传统哲学所讲的那种“形”。

  脏腑古代称之为藏象。《内经·素问》中有“六节藏象论”就是专门讨论人体脏腑的。《内经·素问·六节脏象论》中问:“帝曰,藏象如何?”唐代医学家王冰认为:“象谓见于 外,可阅者也”。明医张景岳又进一步明确指出:“象,形象也。藏居于内,形见于外,故 曰藏象”。可见,脏腑概念是通过对人体内部器官的生理活动及其病变的外部征象的综合分 析和概括而得到的,脏腑概念不是通过对人体的解剖而得到的,它不是现代医学所指的那种器官,也不具有实体性。因而,理解中医学中的脏腑和现代医学中的器官应采取不同的思维 方式。

  例如,心,现代医学指的是心脏,是血液循环系统中的一个器官;而中医学则认为心主血脉和神志,是对心脏和神经系统的概括和抽象。再如,脾,中医学认为它是主管消化、吸收 和输布津液的系统,为后天之本,没有它生命就无法维持;而现代医学则认为它是造血系统 中的一个器官,切掉它照样可以生活。

  脏腑理论是中医学所特有的。整个脏腑理论也就是以五脏(心、肝、脾、肺、肾)为核心的五个功能系统。中医在治病时就是把人的形体划分为心、肝、脾、肺、肾等五个功能系统来 进行诊治的。它不像西医那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采用辩(辨)证施治。中医的这种治疗方法就是把人的形体理解为一个整体,理解为一个大的人体系统整体。这个系统整体一旦 发生病变,往往是由于组成它的各个子系统或要素不能协调一致而造成的。因而,中医治病 是按照系统稳定、系统协调的原则进行治病的。某个子系统不协调、不到位往往是另一个系 统不稳定、不到位而造成的。例如,《内经》中有“肾气通于耳,肾和则能闻五音矣”,就 是说耳有病可通过治肾获得疗效。由此可见,中医学并不是不科学,它正是按照系统的方法 把人的形体理解为各个子系统或要素组成的系统整体来进行治病的。中医学所说的形,乃是 由五脏六腑等各个子系统有机结合、协同运作所形成的系统整体。

  正因为如此,我们说“形具而神生”中的“形”不是指手可以摸到、眼可以看到的那种外在的静止的肉体,而是一种内在的有机的系统整体。当然,强调形的内在系统有机性并不否 认 形的外在实体特性,内在有机性与外在实体特性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方面,只有把外在实体特性与内在有机性辩证地结合在一起才能准确地理解好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形。中国传统哲学 中的“形”指的是一种具有动态学意义上的活体。

  那么“神”指的是什么呢?

  “心者,君主之官……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 中 正之官,决断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 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凡此十二官,不 得相失也”(《内经·素问·灵兰秘典论》)。这段话以古代统治机构的职能和分工来比喻和 说明各脏腑器官的职能和作用,明确指出心是君主之官,主宰和支配其它脏腑器官,各个脏 腑器官必须各司其职、协同运作,才能进行正常的人体生理活动。

  “心者,五脏六腑之主也”(《内经·灵枢·口问》)。

  “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内经·灵枢·邪客》)。

  中医理论认为,人体的各个脏腑都是在心的主宰和统帅下各司其职、协同运作,维持人体 正常生理活动的。离开心的主宰和统帅,人体各个脏腑都无法进行正常的生理活动。系统“ 整体对局部或要素起支配、统帅、决定的作用,协调各局部或要素朝着统一方向运动发展, 而局部则处于被支配、被决定的地位”。[1](P.131)因此,中医理论所说的心便是人体脏腑 各个系统有机结合、协同运作所产生的新的更大的系统,它对其它各个脏腑系统起支配、统 帅、决定的作用。

  “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内经·素问·六节藏象论》)。中医理论认为心不仅对形 体起支配、统帅、决定的作用,同时也是产生精神活动的场所。

  “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内经·灵枢·邪客》)。

  “心者,神之舍也”(《内经·灵枢·大惑论》)。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内经·素问·灵兰秘典论》)。

  “心藏神”(《内经·素问·宣明五气篇》)。

  中医理论认为心就是人们精神活动的场所,思维的器官。“积神于心,以知往今”(《内经 ·灵枢·五色》)。中国古代一些哲学家也认为心是精神活动的场所,思维的器官。“心之 官则思”(《孟子》)。“人何以知道?曰:心”(《荀子·解蔽》)。即只有通过心,我们才 能认识和了解事物,掌握事物运动发展的规律。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常用的词汇,如“一心 一意”、“专心致志”、“心领神会”等中的“心”指的就是人的精神方面。因而,中国传 统哲学认为心才是人们的思维器官(非实体性的),精神活动的场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