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子对“道”的三重规定及其哲学启示

2017-10-31 16:32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孙熙国

  “道”是一个关系到中国哲学和文化全貌的概念,但是,在哲学的语境中,“道”的确切 含 义是什么?学界并未形成统一的认识。从历史上看,以韩非、《淮南子》、王充等为代表, 主要从唯物主义角度诠释老子之“道”,以庄子、何晏、王弼等为代表则主要从唯心主义角 度理解老子的“道”。20世纪50年代末,围绕老子之“道”,出现了唯物、唯心的论战。但 是,在论战中无论是以范文澜、杨兴顺等人为代表的主张老子是唯物主义的派别,还是以吕 振羽、杨荣国等人为代表的主张老子是唯心主义的派别,都只是彼此“将”上一军,最终都 没有把对方“将”死。因此,任继愈先生先是主张老子是唯物主义,后来“发现主张老子是 唯 物主义有困难,改变了观点”(第32页),又主张老子是唯心主义。为什么围绕老子之“道” 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呢?笔者认为,原因就在老子对“道”的三重规定上。透过老子 对“道”的规定,我们可以发现古代哲学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现象:物质与精神的互渗现 象。充分认识和理解这一现象,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和把握中西哲学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方法论 意义。

  一、“道”具有物质属性,但并不是纯粹的物质一般的概念

  首先,“道”中含有物质的属性。老子说:“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 。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老子》21章。 下引《老子》只注章数)意谓“道”作为一物,尽管从其形态上看恍惚不清,但其中有“象 ”、“物”、“精”、“信”。“象”即物质实体,因为在老子哲学中,“象”有小大之分 ,“大象无形”(41章),为“道”之别名,“小象”则是通常所说的物质实体。老子说“道 ”中有“象”,盖“小象”也。因为老子不可能说“道”中有“道”(大象),故“其中有 象 ”只能解释为“道”中实际存在着具体的物质形态。“精”就是“精气”,正如《管子·内 业》所说:“精,气之极也。精也者,气之精者也。”至于“信”,今人多释为“诚”,与 前文“其精甚真”语义重复,故不妥。王弼释“信”为“信验”(王弼《老子道德经注》21 章),盖由“诚”引伸而来,亦失之牵强。窃谓“信”当通“伸”也,有伸展变化之意。《 集韵·真韵》云:“伸,经典作信。”《易传·系辞下》云:“往者屈也,来者信也。”陆 德明《经典释文》曰:“信,本又作伸……韦昭《汉书音义》云:古伸字。”(1985年)《荀 子·不苟》云:“糜所不信。”杨倞注曰:“信,读为伸,古字通用。”因此,老子这段 话的意思应当是说,“道”作为恍惚幽冥、无形不见的宇宙本体,其中存在着实物,存在着 极细微的精气,存在着伸展和变化。

  其次,“道”作为世界本体,不仅“其中有物”,而且它本身就是“物”。老子说:“有 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25章)又说:“道 之为物,惟恍惟惚。”(21章)本来“物”就是“物”,一清二楚,但不知为什么有些论者硬 是把“物”解说成“东西”(“东西”可以是物质,亦可是精神)。杨柳桥先生在他的《老子 译话》中,把“道之为物”解为“道这个概念”,这就走得更远了。依笔者之见,先人的头 脑尚不至于复杂到用“物”来指代“非物”的程度。更有甚者,在50年代末的老子哲学大论 战中竟有人牵强附会地把“道之为物”改为“道之生物”,把“有物混成”说成是有一个浑 然一体的绝对精神产生了,但他们又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来。我想,这里面是不是带着一 些个人的私见,潜意识中存在着老子注我的思想?

  最后,“道”有生化万物的功能。老子认为,“道”作为世界本体,尽管其“冲”,“视 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但却“用之不足既”(35章),“用之或不盈”(4章),“用 之不勤”(6章)。试想,能够被使用和消耗的东西能是绝对的空无吗?何况在老子的时代人们 对世界本体的思考,恐怕还很难做到不借助于具体事物进行。正因为“道”有生化天地万物 的功能,因此老子说道“象帝之先”,“似万物之宗”(4章),为“玄牝之门”、“天地根 ”(6章)。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道”具有物质的属性,但并不是纯粹的物质。它既不是我们今天所 说的物质一般,也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物质具体。如果把老子的“道”看作是物质一般的话 ,就“超出了老子时代(春秋)的人们的认识水平”,“把老子思想说过了头”,因为“‘物 质一般’的概念也是近代科学以前不可能有的”。(任继愈,第32、33页)受时代思维水平的 限 制,老子之言“物”与今日之言“物”,其含义已相去甚远。因为在老子的时代,人们对物 质世界和物质本体的认识还带有浓重的原始思维的遗痕,亦即存在着物质和精神的互渗现象 。因此,老子所谓“物”,大致可以理解为“物活论”者所说的物。如果我们把“道”理解 为物质具体,也明显不妥。因为凡是物质具体,都是有形可见的有限之物,而作为世界本体 的“道”所具有的产生和决定万物的使命,决定了它必须是永恒、无限的存在者。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