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道教学研究的反思

2017-10-31 16:42 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强昱

  内容提要:本文对百年道教学研究的反思,主要是从研究者对道教的不同态度及定位来考察不同的道 教观,以期获得具有代表性的见解,展示道教在文化精英中究竟居于什么位置。并通过对中 外学者不同治学方法的比较,揭示百年道教学研究的趋势及未来意义。

  关键词:道教学/知识结构/同情了解/方法

 

  以近代学术观念把道教作为研究的对象是发生在二十世纪初的事情,它与至今为学人推崇 的学术大师如章太炎、王国维、陈寅恪、刘师培、陈垣、汤用彤、胡适、梁启超、冯友兰等 密切相关。在这些深为学人敬重的大师们中间,很明显可以发现对道教具有不同的认识,或 基本肯定,或基本否定,或某些方面肯定某些方面否定,分歧颇明显。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 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在知识结构与心态上。从肯定的一方,可以举陈 寅恪为代表;从否定的一方,可举梁启超为代表;游移于中间者可举冯友兰为代表。分析这 三种道教观,不仅有趣,而且启人深思。

  梁启超、陈寅恪曾同为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导师,同是著名的历史学家,但是梁启超的道 教观却与陈寅恪有着天壤之别。梁启超如是言:

  就中国原有的宗教讲,先秦没有宗教,后来只有道教,又很无聊。道教是一面抄袭老子、 庄子的教理,一面采佛教的形式及其皮毛,凑合起来的。做中国史,把道教叙述上去,可以 说是大羞耻。他们所做的事,对于民族毫无利益;而且以左道惑众,扰乱治安,历代不绝。 讲中国宗教,若拿道教做代表,我实在很不愿意。但道教虽然很丑,做中国宗教通史又不能 不叙述。他于中国社会既无多大关系,于中国国民心理又无多大影响,我们不过据事直书, 略微讲讲就够了[1](p.304)。

  道教无聊、很丑是梁启超对道教的第一定位,其无聊是因为道教无文化上的创造性,浅薄 的巫术泛滥成灾,教理上抄老庄,形式上抄佛教的皮毛。就价值判断而言,对民族毫无利益 ,就个人情感而言,把道教列入中国史的研究是大羞耻。别的不说,以梁启超对中国典籍的 熟悉,断不至有道教“于中国社会既无多大关系,于中国国民心理又无多大影响”的判断。 其实他在说这番高论的时候,本身是自相矛盾的,前面说道教“以左道惑众,扰乱治安,历 代不绝”,而又说道教对中国社会无多大关系,于中国国民心理无多大影响。我们不知道历 代扰乱治安的道教,是通过什么手段将大众吸纳进去,为什么道教能吸引大众,参加到对王 朝统治不满的抗争中的。相反,倒是道教对社会大众深有影响,才有能力“历代不绝”地成 为抗拒王朝统治黑暗的重要力量。因此,梁启超对道教的判断不是在知识上完全缺乏了解, 而是在价值观与情感上的拒斥态度决定的。梁启超论述的背景,正是当时科学主义已在中国 思想界占有绝对优势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梁启超不愿拿道教作为中国宗教的代表, 终究还是无可奈何地承认道教是宗教,只不过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宗教。像梁启超这种极端 的意见,虽然不能说表达了中国学人的全部见解,但主流的观念应该离此不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