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道家对老子社会思想的修正与发展

——兼析韦伯有关道家理性之论断

2017-10-31 16:43 来源:《无锡轻工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邓子美

  The Revision and Development of LaoZi’s Social Thought by the New-Taoist ——Concurrent Analysis on Weber’s Conclusion on Taoist Ethic Department of Social Science,Southern Yangtze University,Wuxi 214063,China

  内容提要:对老子与新道家的社会思想之间的区别与联系作了新的探索。详前人所略而略前人所详, 重在体现新道家对老子社会思想的推进及其积极意义。同时,对德国法律社会学奠基者马克 斯·韦伯否认道家思想合乎理性的论断作了分析。最后,广泛吸取国内外研究道家与黄老之 学的研究成果,强调重估道家思想对中国社会思想史与法律社会学学科建设不无启示。

  This paper makes a new exploration into the differences and connections betwee n the social thought of LaoZi and New-Taoist.By stating what people neglected an d neglectsing what people dwelled on,the author lays emphasis on the promotion a nd the positive significance of the LaoZi’s social thought made by the New-Taoi st,Meanwhile,he analyses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Taoist thinking is not rational made by Max Weber,the founder of German sociology of law.At last,this paper tak e s in the findings of Taoism and Huang Lao learning at home and abroad and emphas izes that revaluating the Taoist thinking is of instruction to the construction of Chinese social ideology history and sociology of law.

  关键词:道家思想/中国社会思想史/法律社会学/Taoist Thinking/the social ideology history of China/the socialogy of law

 

  一、老子的社会思想

  老子约春秋(公元前770~476年)晚期人。曾任东周守藏室(藏书室)之史,博览周室秘藏。 后又任柱下史,“见周之衰,乃遂去”[1]。据刘节考证,其时史官职掌包括天文历数、占 卜、为王起草文书、记言记事、管理图书等[2]。由于天文历数乃其职掌所关,所以他对“ 天道”即自然法则把握最为深刻。加以博览群书,“历记成败、存亡、祸福、古今之道”[3 ],因而面对当时礼崩乐坏的社会局面,提出了依据“天道”重建社会秩序的主张。

  重建社会秩序,首在以“善”治国。即“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 故几于道”[4]。所谓恶,王弼解释为“人恶卑也”。所谓善,既有“慈”的意义(注:即“吾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又有 与人为善与“善于”的意思。就是说,最好的治国之道像水一样,水性善,有利于万物而自 己不争,处于低洼处,所以与万物归向的“道”接近。老子说,“居善地,心善渊,(施)与 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王弼注:此句“言人皆应 于治道也”[4]。老子还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 。”“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4]。总之,治国依治道,其基础 是善德与民心。

  在强调慈善与顺应民心的基础上,老子进而提出“以正治国”。即“以正治国,以奇用兵 ,以无事取天下”;“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 朴”;“清静为天下正”[4]。相反,“其政察察(苛察,只注意小处),其民缺缺(不再朴实 而变得虚伪)。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 之迷其日固久。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4]。就是说,不正 的话,一切都会向反面转化,使人迷失。所以,圣人方正、廉正、正直,虽然去除邪气,但 不伤人;光明正大,但不耀光行威。总之,只有圣明的统治者自己清静、无为、正派,社会 上才能有良好的秩序。

  他主张从强固社会秩序的根本上着手,“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4]。其他治国之术,如善于用人(注:如“善用人者为之下”,“善人之资”。)

  ,宽容(注:如“容乃公”。),不要耍小聪明(注:如“以知治国,国之贼;不以知治国,国之福”。)等,都是为总的 治国之道服务的,不能割裂来看。老子似乎还反对儒家的“仁义”、“礼”、“智”、“孝 慈”、“忠”等,但他反对的只是儒家为救治礼崩乐坏局面而针对性地提出的上述措施与药 方,即“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4]。并 非反对这些观念本身。这些措施与药方,在他看来是本末倒置,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故不 利于重建秩序。

  老子的社会观与其自然观一样,可用一个字概括,即“道”。道乃宇宙万物运行的自然法则,而这种自然法则又被老子用作反对对原始的社会秩序(注:即众所周知的“小国寡民……”(详见《道德经》第八十章)。)加以过分的人为干预的依据。他

  之所以主张顺应民心,清静无为,正派无私,都是为了不要过分人为地扰乱这一秩序。相反 ,如顺应之,就会天下大治。因此老子的社会观的核心就是“治道”,“治道”分为两大方 面,一为道德秩序,即以善治国;二为法律秩序,即以正治国。当然在老子的“正”中,法 律与道德还未分离。这也是古代中外普遍现象。有学者认为老子反对法律,“法令滋彰,盗 贼多有”[4]。其实,依老子对道即自然法则的推崇,他决不可能反对社会法则,即习俗惯 例及由此发展起来的习惯法。作为“守藏室之史”,他也了解一些法律,尤其了解夏、商、 西周早期法律简要,及其后期法律转为繁多严苛的历史教训。法令“滋”反而“盗贼多”盖 指类似历史教训。例如,夏桀商纣繁多严苛的法律不仅无济于事,反而激化社会矛盾。尽管 严刑恫吓,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他还反对非司法机构擅“杀”的做法[4]。当 然,老子的法律观也有局限,即不赞成法律之“彰”,此盖指自公元前7世纪开始,齐、晋 、宋、楚等国相继公布成文法。但老子也强调法律的特性——公正普遍:“公乃王,王乃天 ,天乃道”。王弼注:“荡然公平则乃至于无所不周普也”[4]。因而,这一思想被战国秦 汉新道家所发扬。至于老子常被非议的“小国寡民”说,且不论其“原意决不是单纯反对物 质文明的进步”[5],实际上老子在此只是把上古社会秩序理想化,但并非只有小国寡民才 能体现其心目中的理想社会。以大国小国为例,他说,“大国者下流(譬如江河之下游 ,容量大)……则取小国”。王弼注:“小国则附之”[4]。就是说,大国只要遵循治道,宽 容谦让地对待小国,小国自然向心归附。所以,国大国小无关紧要,关键只在效法自然、清 静无为的道能得到遵循。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